第一百三十六章 黑袍将军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三十六章 黑袍将军

    袁绍兵马人数虽众,但都聚集在这狭窄的济水河案边。此时曹操十路伏兵齐出,外围的队伍一溃,中间你推我挤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!”袁绍大声喝令约束,但阵势已乱,此时却已经没有人听他的了。不到半个时辰,袁绍大军已经被冲得土崩瓦解,大股歼灭,小股逃散。袁绍和三子骑着马落荒而逃,这一战直杀的袁军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曹操大喝道:“夏侯惇、曹洪、于禁、乐进四将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四将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我令你四人各带一千骑兵,去追击袁绍。”曹操命令道。

    四人尽皆领命去了。曹操向我道:“兄弟,还得麻烦你跑一趟,去把那个黑袍将军给我抓回来!”

    那黑袍将军差点要了他的命,他自然耿耿于怀。我道:“放心,我抓他回来!”曹操还是不放心,道:“你带五百人去。”他对众将喊道:“谁要是抓到了那个黑袍将军,赏黄金三百两!”

    刚才乱军之中,我见那黑袍将军骑了一匹黑马,落荒而走。当下我上马,朝着他去的方向,数十名兵卒大呼着追去。

    走不多远,就看到了那黑袍将军的身影。我们急速跟上,他箭无虚发,当者落马,一口气射倒了十余人。余人不敢迫近,被他催马急奔,竟尔越跑越远了。

    我不惧他弓箭,打马追上,他回头几次佯做要射,可只见拉弦却不见箭来,三次之后我便恍然大悟,他为了防止追兵射箭太多,竟然已经用完了。这一来我精神大振,大叫道:“他没箭了,兄弟们快跟跟上啊!”

    这一来众兄弟又打马追了上来,倒是他听见我这一声大喊,也不再做佯攻了。追着追着到了一个村落,百姓都见战乱,一个个屋门紧闭。他跑得几下,马匹体力不支,忽然摔倒在地。黑袍将军又拿出弓箭来要射我,我心想:这下可不能跑了你。

    当下毫不理会,挥刀扑上。却听得弓弦一声响,一阵劲风扑面而来,我豁然大惊,赶忙扭头闪过,一只羽箭擦着我的左耳呼啸而去。我大怒骂道:“好小子,胆敢使诈!”

    当下从坐骑上飞起,一刀劈向他所在之处,只见他一个翻滚,从跨上抽出一柄马刀来,回身却来斩我双足。我双脚蹬在土墙之上,一刀刺向他的胸腹之间,他又回刀削我双手。如此一来二去了十余招,这将军竟然是武功高强。

    我试探了他的底细,当下在不留情,趁他起刀正要削我双腿,被瞧出个破绽,一刀砍去直奔他双目只见,他大惊,只得回刀格挡,但我内力精纯,又是宝刀,一刀便削断了他的马刀。宝刀仍然去势不改,黑袍将军一个翻滚想避开我的刀锋,可我紧追不舍,一刀便伤了他的右臂。

    黑袍将军用左手捂住伤口,用冷冷的眼神看着我,道:“我不是你对手,你杀了我吧。”说话口气生硬,竟然不似中原之人。

    我本来也不欲一刀了解他,此时听他说话倒颇是一条好汉。我说道:“你是谁,我怎么不认得你?”

    那黑袍将军竟然也不理我,将眼睛看向别处,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,道:“要杀便杀,像个女人一样啰嗦什么!”

    我顿时火冒三丈,将大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但那黑袍将军竟然是眼睛也不眨一下,显然是并不害怕。我暗付:这人果然有些血性,如此杀了他可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当下吩咐士卒:“绑了他去见丞相!”

    一众士卒眼看要发大财,得了令将黑袍将军五花大绑了起来。回程路上可没有多余马匹,一位士卒便将他拴在马后,前面马在跑,他跟在后面跑。跑不动的时候,便被马拖着,道路上石块又多,等到了曹营黑袍将军早已被磨的全身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众兵士随我押解他去见曹操,曹操正在帐中处理伤口。只见他面前的一大盆清水,早已经被染成了红色。军医替他包扎完备,曹操穿上外衣,将这黑袍将军好好打量了一番,道:“将军好箭法,不知为何却要射我?”

    那黑袍将军甚是无礼,“呸”地吐出一口唾沫,骂道:“只恨箭不够力气,没射死你!”众兵士一看他竟对丞相如此无礼,都大骂道:“跪下!”当时就有几个人拿刀背砸在了他的腿弯之处,黑袍将军被强迫跪下又要奋力站起。

    曹操挥手止住士卒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听你说话应该是匈奴人,却和我有何深仇大恨,一定要杀我?”

    那黑袍将军见曹操说话并无恶意,也回话道:“我叫呼厨泉,是匈奴人。我和你无仇,杀你是因为杀了你之后,大将军袁绍答应出兵帮我的忙。”

    曹操笑道:“那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呼厨泉摇头道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乃是大汉丞相曹操,你可曾听说?”

    呼厨泉不信地看向曹操,道:“听说曹操长了六只眼睛六只耳朵,你真是曹操?”

    曹操大笑,比划道:“你看我是长了两只耳朵,两只眼睛,还是你说的那个怪物?”

    呼厨泉看了半晌,跪地磕头道:“小人不知是丞相,多有冒犯,还请丞相恕罪!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不必多礼!你到底是谁,又为何在袁绍军中?”

    “我乃是匈奴单于羌渠之子,我的哥哥於夫罗造反,杀了我父亲,现在自立为单于。又要杀我,我历尽千辛万苦才到了中原,要禀告皇帝,派兵讨伐于他。见着了大将军袁绍,他便把我留在了他的军中,答应我要出兵帮我报仇。”呼厨泉道。

    曹操道:“你哥哥继承了单于之位,又有何不可,我大汉朝出兵去帮助你,于情于理都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急道:“我哥哥于夫罗好杀成性,谁不听他的话便都杀了,他还要兴兵来讨伐中原。我父亲责备了他几句,他便把父亲都给杀了。父亲早已经把他的金刀给了我,要我继承他的单于之位的,要与汉朝世代修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想去怀中掏出他的金刀来,可他双手被缚,也只能干着急。我从他怀中掏出了一把金刀来,看上去大小就如同一把bǐ shǒu一般,交给了曹操。

    曹操拿在手中细细端详,良久才道:“早年我曾有幸见过羌渠单于一次,认得此刀!不错,这把刀就是匈奴单于的信物!”

    他拿刀亲手割断了绳索,扶起呼厨泉道:“少单于,让你受苦了!”

    ps:关于匈奴的这段小说情节除局势设定不变外,细节和历史有较大出入,但这是武侠小说而并非历史文,因此作者做了一些杜撰(是不是历史文也可以杜撰这个我不懂),请爱好历史的同学不必较真。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