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出使匈奴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三十七章 出使匈奴

    呼厨泉一愣,不知为何从阶下囚成了座上宾。曹操吩咐道:“给少单于沐浴更衣,再上一桌酒肉,我要和少单于喝酒!”

    酒肉摆在了桌上,呼厨泉也不客气,抓起一块羊腿来啃了个干干净净。曹操也不问话,只是一味的劝他酒。酒足饭饱之后,呼厨泉才讲述起自己的遭遇来。

    原来,匈奴自霍去病远征之后,势力逐渐衰微,一部分匈奴人远走异域,留下的便组成了一个新的匈奴国,号称“南匈奴”。南匈奴国力并不强大,三百余年来一直向汉庭称臣。自汉末大乱,汉献帝被董卓劫持之后,天下大势不稳,南匈奴又趁机南下,当时北方诸州深受其害。好在北方稳定较早,诸侯重视抵御外寇,南匈奴也并未讨得多大便宜。如此以来,匈奴单于羌渠也惧怕将来中原朝廷报复,不愿意再出兵侵略中原。

    此时,南匈奴中便分为了两个派系,一个是主战派,以于夫罗为首,主张趁机侵占疆土,一举攻灭汉朝;另一部分却是主和派,以匈奴单于为首。他们的理由是,汉朝廷虽然局势不稳,但天下诸侯并起,谁也不是好惹的,和则匈奴百姓可逃避战火,战则无端被卷入到了中原争霸之中,实有害无益。

    两派互相较量争执不下,派系之间隙格外分明。那于夫罗武功高强,为人又暴躁,竟然趁着单于羌渠不备,闯入大帐之中杀了自己父亲,自立为单于。形势逼迫之下,呼厨泉在主和派头领们的掩护下,以出使之名逃离了匈奴,但一路上也是惊险万分,幸好他武艺高强,才终于逃脱了于夫罗的追杀,到达了冀州。

    当时听得路人说,袁绍是大将军,祖上又是四世三公,呼厨泉便打定主意跟着他。希冀有朝一日,能借着他的兵力复国。现下他将这所有计划都向曹操全盘托出,看来是十分信任曹操了。

    曹操听完,沉思良久,道:“少单于,此事非同小可,容我向天子禀明。但匈奴之事就是我大汉潮庭之事,我作为丞相,不会置之不理,还请少单于放心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跪地再拜道:“还请丞相在天子面前代我阐明原委,请汉天子一定出手相助,匈奴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曹操又安慰了他几句,便送他下去歇息了。呼厨泉并不了解现如今中原局势,还以为凡事都是天子做主,可我知道,这些事现在做主的便是眼前这位丞相了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助他复国?”我单刀直入问曹操。

    “匈奴作用河西走廊等大部地区,古来便民风彪悍,嗜杀好斗,它如局势不稳,将来确实是北方和整个汉室的心腹大患。如真像呼厨泉所说,那于夫罗妄图难进攻击中原,则汉室危矣。”曹操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曹操点点头道:“武帝时多次和匈奴交战,大将军霍去病曾两次占领河西走廊一带,但依然无法彻底消灭匈奴。他又率军北进两千多里,越过离侯山,渡过弓闾河,与匈奴左贤王部接战,歼敌数十万,并乘胜追杀至狼居胥山,又杀敌无数,这才一举挫败了匈奴人的锐气,迫使其向北迁。但历经百余年时日,恐怕匈奴也快要恢复元气了,却是不可不防啊!”

    正说之间,帐外忽报:“郭嘉先生求见!”

    曹操大喜,道:“快请!”

    郭嘉进帐之后,道:“主公,你可是忧心匈奴之事?”

    我暗付这厮耳目真是灵敏,刚刚出去了呼厨泉,他就知道是为了匈奴之事。

    曹操道:“正是此事,还请先生教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如今袁绍新败,但他仍在兵力上胜于我军。况且此番袁绍回去后,一定严令北方诸州死守城池,我军虽乘新胜之锐气,但急切之间亦不可破。但谋士当决策于千里之外,谋当前之事,亦谋不可见之事。依我看来,目前最紧迫的并不是追击袁绍,而是有两个番邦异族,需要着手稳固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个?”曹操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是东北方的辽东氏族,昔年公孙瓒镇守右北平,辽东便多次侵袭北境,幸好公孙瓒勇猛,没有让辽西士卒过境。但袁绍为了打败公孙瓒,勾结辽东丘力居等人,现如今和袁绍互为依托,此其一不可不防也;下一个便是正北方的匈奴,匈奴古来战力强悍,据说每个匈奴人都可以以一敌十,我军虽然亦是雄狮,但和匈奴士卒相比,恐怕是犹有不及。若匈奴南侵,则我军就算占据了北方,皆是也是腹背受敌,军士疲于奔命,终将这天下拱手于人。”郭嘉闲庭信步,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曹操叹息道:“果然知我者先生也!我也忧思如焚,不知该如何处置。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我有六字真言可敬献主公,不知主公愿意听否?”

    曹操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原来先生早有良谋,快出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不外乎是‘和匈奴,战辽东’!”

    曹操抚掌大笑道:“此谋甚得我心,先生真乃旷世奇才也!”

    当下曹操更无怀疑,说道:“呼厨泉这番到来,正是一个天赐良机。帮他复国,要他一个承诺!但目前战事吃紧,可要派谁去完成此项任务才算得当?”

    最后这一句话却是向郭嘉说的。

    郭嘉羽扇轻摇,笑容暧昧道:“此人必须身负绝世武功,并且能临机应变,不拘泥于一城一事之争,方能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曹操疑惑道:“先生所说之人是谁?似乎我军中并无此等人物啊?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此人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!”

    曹操先是看了一眼他,后来把眼睛定在我身上不放开了。我正用筷子夹起一块猪耳朵吃得正香,却发觉他两人都在看着我,我心中一慌:

    “你们该不会说的是我吧?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正是阁下。”

    曹操笑道:“看来此事非你莫属。”

    我倒头一揖道:“两位先生,匈奴如此遥远,此去又凶险万分。我还想好好过几年安生的日子,雪儿姑娘还等着我回去娶她成亲,我不能这么年纪轻轻就让她守寡,你们还是放过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贤弟,我们做个交换如何?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用啥也不换!”

    曹操笑的诡秘,我头皮一阵发麻,却听他意味深长地说道:

    “拿汝南城换你走一趟,你换不换?”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