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侠之大者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三十八章 侠之大者

    汝南,古属豫州,豫州为九州之中,汝南又居豫州之中,故有“天中”之称。春秋战国时代建制,汉高祖二年始建汝南郡,景帝二年,置汝南国。

    趁着曹操和袁绍相拒于官渡,汝南黄巾军头领刘辟、龚都二人造反,背弃曹操而投刘备。当时,我正在护送关羽他们在归袁营的路上。在乌巢烧粮之时,刘备等众人先行抵达汝南,我们约定届时在汝南相见。

    汝南靠近许都,莅临荆州刘表。此时,曹操说出这番话来,想是知道汝南对我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却听曹操说道:“刘备三兄弟占了汝南,得黄巾余众约两万余人,而汝南又临近许都,实乃是我心腹大患。况且刘备手持衣带诏,必然趁我不备去破许都,我已派曹仁前去攻击汝南,可我素知刘备等人乃是你的心腹。那你说,这个汝南我是攻还是不攻啊?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付:刘备三兄弟真不是个省油的灯。但实话说,趁此良机攻击拿下,则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战略选择,也怪不得他们。

    我叹息一声,说道:“曹兄,我并无意和你为敌,也无意在这乱世争霸。但日后,我如迫于无奈和你为敌,那也是气运使然,我不得不如此。”

    曹操怒道:“你我兄弟,我真心待你。你既然无意争霸,为何就不能留在我营中?却将来一定要和我反目?要么你就去争霸,我们兄弟俩堂堂正正战一场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忽然倏然一惊。自下山来到这汉末乱世以来,我一心向着曹操,数次拼了命的救他,但终究和他若即若离。反而是刘关张三兄弟和我在北海结缘,到共守徐州,直到今时今日。冥冥之中,我却其实是一门心思都要助他们去争夺荆州,三分天下。难道,我虽然说不争霸,但骨子里却又想着争霸吗?

    又抑或,确实如我全真教祖师所说,只为了那句不得改变历史?

    但我身在乱世,其实早已改变了历史,如无我一人,或许面前的曹操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没有我,历史又会是怎样?

    庄周梦蝶,他能逍遥游,我又如何不能活得逍遥?

    郭嘉站在边上,看我神色变幻不定,轻咳一声,道:“主公,凡人皆有气运,这天下事是勉强不得的。大虎虽然不在曹营之中,但屡屡为你立下奇功,想他生性自由不羁,既如此,主公又何必强留他在身边呢?”

    曹操犹自余怒未消,听郭嘉如此说,也是缓和了不少,说道:“大虎啊,你小子我有时真是不知道如何想的?你一直想要过平稳的日子,我在许都给你置一套房产,让你娶妻生子,你从此想做什么做什么,这样不好吗?又何必跟着刘备胡折腾,能成什么大事?!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酸,听他说这番话,却是心中把我当亲弟弟来看的。但我还是“嘿嘿”笑道:“可能,我还没想明白想要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一挥手道:“罢了,罢了。你要不愿意去匈奴,我也不勉强你。至于汝南,荀彧已设计让大将张绣将城池团团围住,况且汝南军中也有我的心腹之人,到时里应外合,它一个孤城又如何守得?冲你的面子,我也让他们撤兵,如刘备答应不来袭我许都,汝南城就给他作为安身之地吧。”

    我身在曹营之中,竟然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,我见识过他行军打仗的手段,确实并非刘备能比。因此,他如此说我便丝毫也不怀疑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他如此对我动怒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这些年来我颇得他照顾,不然在这乱世之中谁认得我段大虎。当下也无话可说,掉头退出了大帐。

    夜晚时分,我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,总有很多事想不明白。便出了行军的帐篷,一个人独自在外走走,只见星空琳琅满目,夜风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尝听人说,天上的每颗星星都对应的是一个人,可是这乱世之中每天都不知要死多少人,却也不见流星坠落。

    人生一场虚空大梦,韶华白首,不过转瞬。惟有天道恒在,往复循环,不曾更改。

    正在感叹之间,忽然见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人,看样貌颇为熟悉。想来漫漫长夜,也有和我这般难以入睡之人。我本不欲打扰,想回头走向别处,却听得那人喊道:

    “段将军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话语音生硬,一听就不是汉人,正是呼厨泉。

    我回首抱拳道:“少单于,你好啊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将军可有闲暇,我有几句心腹之言,想和将军说上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少单于请讲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笑笑:“什么少单于,现在不过是个有家难回之人罢了。如果段将军不嫌弃,日后我们以兄弟相称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破符我脾气,我当下也不推辞,道:“呼兄。”这匈奴人名字很长,我也不知他是不是姓呼,但也只好如此称呼了。

    “段兄,”好在呼厨泉也不纠正于我,说道:“听说日间曹丞相意欲让段兄帮助我匈奴复国,却听得兄长不愿意前去。”他看上去年纪大我不少,却一口一个“兄长”,显然对我十分尊敬。

    我暗付:当时帐中就曹操和郭嘉两人,不知道是谁出卖了我,现下却让呼厨泉亲自出马来当说客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我也不否认,说道:“匈奴太过于遥远,并且我牵挂在汝南城的几位兄长,恐怕此行不能前去了,抱歉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兄长不忙做决定。呼厨泉虽然不懂大道理,却不知兄长闯荡江湖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行侠仗义,打抱不平,为弱者伸张正义了。”我脱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天下大乱,世间哪还有公平之事?眼前诸侯并起,如果匈奴再大军压境,大汉天下当真是危如累卵了。匈奴如果由我哥哥统领,他不日之间就将挥兵南下,倒是千百万百姓生灵涂炭,可就是我等之罪过了。但凭你我二人之力能少些战争,百姓都能安居乐业,那岂不是最好的行侠仗义?”

    我听他说的在理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呼厨泉跪地抱拳道:“请兄长帮我一次,我替匈奴所有百姓谢谢兄长了!”

    我赶忙扶起他:“呼兄的意思我明白了,容我再思量一番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兄长若愿帮我,匈奴人铭感大德,我愿请兄长为匈奴之王!”

    他说的诚恳,也确实很有道理,当下我沉吟道:“好吧,我就答应你去匈奴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ps:新一轮**就要开启了,我压力很大啊……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