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金香玉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四十章 金香玉

    有蛮腰纤细的老板娘护驾,我们总算有惊无险到了二楼。临近匈奴地界,呼厨泉有些草木皆兵我也理解,但在这客栈之中,他觉得所有人要杀我们,这却是匪夷所思。我淡淡一笑,道:“呼兄,你也别过于紧张,好好睡一觉,我们明天加快赶路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犹自不放心,道:“段兄,你要累了先睡,今晚我来守夜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谨慎,我也懒得理他。不一会儿,果然老板娘亲自端来了几盘小菜,还有一壶温好的小酒。餐具竟然颇为精致,看似是江南之物,难怪敢要那么多的银子。我却颇为放心起来,做人肉包子的黑店,又何必折腾功夫用这些上等之物。

    行走江湖,如果别人想要银子,那不外乎贪心了一些。但只要自己舍得花银子,总买了个安心。老板娘妖冶地对我笑了笑,说句:“客官慢用!”就要掩上房门。

    我灵机一动,道:“老板娘,自己吃饭总是很无聊,这可得麻烦你了,我们兄弟俩要去大厅吃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满脸狐疑,不知道我要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大厅自然很大,中间摆了六张饭桌,坐了二十几人,在这深秋之际,大多袒胸露乳,胸毛横生,一众好汉都在大口喝酒大块吃肉。只是,那胸虽然路了出来,几位壮汉也没多少肌肉,喝酒吃肉时比女子胸脯还要壮观的胸肌一抖一颤,有节奏地跳跃着。

    这雁门山是进入中原的要塞之地,多有商旅在此歇脚。我观察这些壮汉,粗制劣造的刀剑斧就随意搁置在桌面上,少有一件能让人看得上眼的兵器。匈奴冶炼工艺并不如中原,况且铜铁奇缺,造就了他们先天的劣势。只是马匹却多,便有不少商人从匈奴贩马到中原,以换取铜铁之物,久而久之,这也成为了一个比较热门的生意。

    我和呼厨泉找了个角落的桌子坐下,他们也不再看我们。我暗笑呼厨泉疑心太重,觉得这世间谁都要与他为敌。这大厅之中,骂骂咧咧满嘴荤话的莽夫却也不少,倒是客栈一楼大堂几桌子相对沉默寡言的食客,一时让我摸不清底细。其中坐在我们相邻两桌人物看上去皆是雄健之辈,身上大多有一股我并不陌生的军卒悍勇气焰,众星拱月拥着一位老者,眉心有一颗扎眼的肉瘤,慢慢喝着水酒,气态却显沉稳。

    一名潇洒不羁的白衣剑客,独占一桌,悠闲酌酒,白鞘缠银丝,剑穗金黄,十分提神醒目;还有一个施板斧的,太阳穴高高拱起,臂膀上肌肉隆起,想是外家功夫十分了得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壮汉喝饱了酒,摇摇晃晃走到老板娘跟前,笑道:“金香玉,爷今儿喝大了,实在憋不住了,要不你晚上陪哥哥我在床上过几招?”

    看来老伴娘的名字就叫“金香玉”了,倒也富贵喜气。

    金香玉也不生气,笑道:“哎呦,原来是‘黄河五鬼’中的大头鬼啊!老娘不是不愿意在床上和你过过招,可你要不先脱了裤子撒泡尿照照,你的小蚯蚓够不够被剁了让丁黑炒一盘下酒菜的,够不够塞上你的臭嘴?”

    一帮食客大笑。那大头鬼涨红了脸,讪讪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几个插科打诨的,看来都与老板娘十分相熟。老板娘不知道武功是多高的高手,但嘴上的功夫却一定是大大的高手,一众汉子竟然谁也抵挡不住。我和呼厨泉吃了一回酒,仔细观察了个人的相貌武功,也是乏了,便又回楼上睡去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床上,呼出一口浊气,左右双手食指中指合拢,置于脑后,轻弹后脑勺二十四下,遍敲风府、凤池、哑门几大窍,是长生诀中的双鸣天鼓沉天水。体内则真气翻滚如黄河奔腾,堪称水深火热,但又十分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如此进入了忘我境界,调息了两个周天,不自觉已经进入夜半时分。这长生诀和大梦春秋是道门无声心法,这两年我为了练功实则是清心寡欲,却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理由,美其名曰“封金匮”,实则就是不能有男女之欢。

    早就想和许千雪成亲,但终究还是要等到内功大成之日,说出去恐怕要被一众武林人物笑话死。

    刚刚调息完毕,我身子后仰躺在床上只觉得是无比舒服,正要脱下靴子好好睡一觉,却听得楼下人声嘈杂,竟然是深更半夜打了起来。我不欲多惹事,便拿被子捂住耳朵,在床上昏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猛地一声“咔嚓”声,我的门闩竟然被人在外面用外力硬生生地撞了开来,我一手摸刀猛然坐起,却见是那小二丁黑。那小二满脸是血,身上也落了不少血迹,一脸愤懑道:“客官,我在这龙门客栈洗衣做饭喂马打杂做厨子,累死累活,一月也就只有两贯钱,这是老板娘黑心抠门,我也就忍了。可刚才有人要杀了你的马,硬生生被我拦住,可那斯武艺高强,我一个没遮拦住还是让他砍了马头,喷了我一身血。你瞧我们这件衣衫还是一个月前新买的,这你得陪,至少得三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我听他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,只有一件事我听得真切:便是我的马被人杀了!可怜那匹瘦马跟着我吃不饱睡不好,本想到了匈奴之后给他找个好人家,好让它可以舒舒服服了此残生。可现在竟然遭此毒手,怎能让我不愤怒?我抽出宝刀一个闪身抢到了客房门口,大喝道:“呔!哪个狗贼杀了爷爷我的马?”

    我自然是气的血往上涌,却没料想到身子竟然撞上了一团软绵绵肉乎乎的物事,我定睛一看,不知为何却撞在了老板娘金香玉的身上。她的胸脯高挺,看来那团物事便是这团了。

    金香玉扭了扭可以悬挂万千风情的腰肢,道:“哎呦,这位公子,看你样貌挺老实,结果也知道吃老娘的豆腐!”

    我黑脸一红,道:“老板娘,这可实在对不起了。只因有人动手杀了我的马,我才按捺不住。”

    金香玉道:“瞧不出,你还是个急性子!那,随奴家来房中吧。”

    小二丁黑怒道:“掌柜的,我正说我的工钱的事,你完了再勾引他行不行?”

    金香玉骂道:“不就是要三两银子吗?瞧你那点出息,老娘明儿个就给你,现在快给老娘滚!”

    丁黑犹自骂骂咧咧地走了。

    留我一人愣在当地。

    金香玉一拉我的手,我只觉一股大力涌来,竟被他带进了房间。她带上房门,俏脸一寒骂道:“外面那帮人都抢着要杀你,你知不知道?”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