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高手中的高手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四十二章 高手中的高手

    客栈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呼厨泉却一点声响都没发出。自从老板娘进了我的房间,我一直都留神戒备,却一直在担心呼厨泉那边的情况。如果他有什么不测,那这趟出使匈奴可就功亏一篑了。

    他的房中出来了一位中年男子,身材高瘦,却眼神温和。我不知底细,且平心静气看他有何话要说。此时着急也没用,唯有以静制动了。

    男子先是目光看向我,点了点头。然后再次喝了一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那郭嵩好李勇都是江湖好手,武功不弱,哪能别人说住手就住手?可他这一声声音不大的轻喝,却如晴天霹雳一般,两人均停下了手来。

    郭嵩拱手道:“不知阁下在此,我们多有冒犯。”言语之中十分客气,竟然是有些害怕。李勇这样的武夫,却一言不发,靠在了墙边,一副全神戒备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我低声向金香玉打听道。

    “他啊,”金香玉咯咯而笑,大声道:“他是我男人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客栈中活着还喘气的都低下了头,看来都是知道的。我就说这么一家荒野中的客栈,一日间来来往往这么多武林中人,如背后没人撑腰,可如何能长久维持。

    此番,算是正主来了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道:“在这龙门客栈中,谁敢放肆?”

    郭嵩脸色一变,道:“今日叨扰龙门客栈,我们兄弟实感惶恐不安,客栈损失,我自当十倍赔偿,还请龙当家的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李勇却道:“我可没银子,正要杀了那两人去向单于讨要赏金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淡淡道:“看来我龙沛越来越不中用了,江湖上已经没有人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郭嵩脸色巨变,也是暗暗地抓住了自己的烟杆。却只见楼上人影一闪,叫龙沛的中年男子就到了李勇面前,“开天斧”李勇慌忙中一斧头劈下,却一点声息都没有发出,我只见一只手硬生生地挡住了斧刃,另一只手却伸进了他的身体,抓住了他的心脏。板斧“咣铛落地”,那人右手掏出了一块血红的心脏,仍在轻微跳动。

    只一回合,他便杀了“开天斧”!

    郭嵩颤声道:“好俊的功夫!”

    龙沛掏出一块手帕,擦拭着手上的鲜血,我才看到他的双手上闪烁着金色的光芒,原来是手上戴着一副不知何种材质做成的金丝手套。龙沛道:“郭大烟客,你活这么一大把年纪不容易,如何这般不明事理?如果今日让你走了,我这个魔头的称号岂不是白叫了?”

    郭嵩怒道:“你真要斩尽杀绝吗?”

    龙沛温柔笑道:“这事我听老板娘的。”

    金香玉抛了个媚眼,道:“哎呦,你个死鬼,什么时候这么听我的话了。要我说,打打杀杀的我最不喜欢了,和气才能生财,大家坐一起喝酒多好。”

    郭嵩马上脸有喜色,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,作揖道:“多谢掌柜的了!我不打扰了,这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折腾了这么一宿,天色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龙沛喝道,“香玉说放过了你,我就饶了你性命。但是你一点江湖规矩也不懂吗?”

    郭嵩脸色惨白,慢慢退回到大厅之中,道:“好,好!今日我认栽了,我就把这只左手留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捡起地上的一把剑来,削断自己的左手。龙沛道:“你这只手我要也无用,我一直看你眉心只见那颗瘤子很碍眼,也不知是几斤几两,你给我留下称一称吧。”

    郭嵩二话不说,一剑挥出,只把脸皮都削了一半,将瘤子血淋淋地抓在了手中。他满脸鲜血,看上去十分恐怖,但这老头倒也硬气,道: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龙沛道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客栈中热热闹闹的一伙人竟然走的一个都不剩。除了地下的死人,也就是我还愣在当地。

    我对金香玉说道:“老板娘,我昨晚没睡,现在可是困的紧了,我那位兄弟看来还没起床,时辰还早我再去睡会。”

    龙沛说道:“这位少侠留步。”

    我头皮一麻,苦着脸道:“我可没在客栈里打架,正经的生意人,路过而已啊。”

    龙沛道:“少侠何须过谦?我管少侠‘尸居而龙见,渊默而雷声’,体内修为惊人,形衰守玉关,分明是道门修仙的大本事,莫非是大浮屠寺白衣僧人的高徒?否则,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年纪轻轻,便有这等神通。”

    我见他认识白衣僧人,马上道:“白衣僧人李铁心前辈确实指点过晚辈武功。”意思是和他套套近乎。

    龙沛道:“昔年我闯荡江湖,被他追了我七天六夜,终于打了我一掌,差点害我没命。你既然和他有渊源,今日我就当报仇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顿时脸色一变,忙道:“那白衣僧人可是个大大的坏蛋,把我囚禁在大浮屠寺中半月有余,我也正想找他报仇。”

    龙沛道:“少侠无需多言,请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暗叫骂:这趟出来莫非没看黄辰吉日,果然凶险异常。在这荒山野岭中住得一个客栈,却先是一帮人莫名其妙要杀我,这也罢了。现如今不知从哪横空出世了一个魔头,竟因为这种荒诞的理由也要杀我,看来此番小命难保。金香玉也像个没事人一样,完全不理会我求助的眼神,实则我刚已经给她打了手势,伸出了一个巴掌,那可是黄金五十两!

    可她假装没看见,我只得暗叹命背。

    既然无从闪躲,这架看来不打是不行了。但我知道龙沛这魔头身法奇快,手掌之中又戴着刀枪不入的手套,若还是不拔刀,可一定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指教了。”我从身后抽出屠龙刀来,宝刀精光四射,一缕晨光刚好从屋顶之上透了下来照在我的屠龙刀上,却耀的整个龙门客栈都尽如白昼。

    “好刀!”龙沛赞道,“这把刀可有名字?”

    “有,这把刀叫做屠龙刀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号令江湖莫敢不从的屠龙宝刀!”龙沛鼓掌道,“龙某今日有幸一见,实在大慰平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我擎开大刀,蹲了个马步,正是我全真刀法的起手式“断手续玉”,意思是向你讨教。

    龙沛忽地把双手放在面前,说道:“我手上戴着的兵器可也不差,乃是江湖至宝的天蚕手套,刀剑不入,火烧不破,你可得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道:“多谢提醒!可是,你不是我对手。”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