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三章 战魔头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四十三章 战魔头

    龙沛还未说话,金香玉倒先笑了起来,笑得腰都直不起来,好似是听到了天下最可笑之事。她指着我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,有种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我心里其实并没底,但果真又再说了一遍:“他不是我对手。”

    龙沛笑笑,道:“有种!高手对决,怕了可就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我默然。看他shā rén的手法,实在是武功高强又心狠手辣,如果我今日输了,那可算是白白送了性命,连个替我收尸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不能怂!

    我用大刀,他用双掌,只要近不了我的身,又怎能是我的对手?刀光一闪,我已经猛地扑上,先下手为强总是有些道理的。却不料眼前一花,龙沛的双拳在我胸前如雷炸开,我严密的刀法竟然被他硬生生撕开了口子,一瞬便被攻破,这是何等可怖的武力!

    龙沛腾空的身体猛然舒展如猿臂,加重力道砸在我的胸膛上,我全身如遭雷轰,体内大梦春秋运转到了极致,胸背向后凹陷来抵挡他的双拳,强忍住一口鲜血喷出,大刀回掠斩他头颅。他武功虽高,我也可以和他玉石俱焚!

    龙沛身形急闪,闪到了三丈开外,好似整暇。我笑笑,再次凝神聚气,这次却不贸然出击,等待他来攻我。

    他说来就来,一招之间已到了我的身前,和我碰撞在一起,巨大的冲劲迫使我向后退去,后背砸穿了墙壁,在破墙出了客栈后,龙沛又一记可裂铁石的膝撞奔我胸前而来,我横刀按住,却被他一拳轰在了我的额头。我身体后掠的同时,也一掌拍在了这个大魔头的太阳穴,我如风筝般向后飞去,他也在空中打转了几圈,方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的短兵相接,出手都不遗余力,双方落定后仍是都没有半点窘态,可见这场死战想要不拖泥带水地分出生死胜负,是没有可能了。高手过招,谁愿意婆婆妈妈,能用一招的绝不会用第二招。除非势均力敌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刀为百兵之胆!

    我刚落地,便急速向前狂奔,大刀顺着我气机流转,在前方势若破竹,为我开路。初始不露峥嵘,等到离龙沛不足五丈时,一人一刀则锋芒毕露,地面黄沙尘埃被我的屠龙宝刀裹挟飞起。

    三丈!

    龙沛探手一抓,他也看出我用的刀并非凡品,不敢用手抓刀刃,而是一手抓我刀背。这一抓,却没能抓住我的刀,他仍是五指发力,手抓空中,拧去一道杀意重重的暗藏气机。

    “好刀气!”龙沛啧啧了几声。我刚才趁他抓我刀背,却趁他不备,猛然用刀气劈他左肩,正是从关羽的刀法中幻化出的绝招“两袖青龙”!

    用真气凝聚成的龙虽然不见影踪,却有两条。他见机的快,捏碎了一条青龙,第二条却气走龙蛇,眨眼便至。这一招,却融合了林震南家传的拳法“夫子三拱手”!

    一拱手,龙沛左掌挡住;

    二拱手,龙沛右掌再挡住;

    三拱手,我将体内长生诀运转至巅峰,大踏步前进,每走一步地面上便出现一个深坑,大刀再次挥出,两条气机汹涌如潮在空中纠缠,如瀑布垂泻向龙沛奔去,身体悬空的龙沛哈哈大笑,一个单手撑地,身体陀螺转动,双脚顺势踩烂那两条蕴育磅礴剑意的凶狠气机。

    但毕竟,我全力施为的一招还是让他受了伤。龙沛伸手抹去嘴角的鲜血,笑道:“不愧是道家门人,这玄门罡气看似平淡,内里却波涛汹涌,暗含杀机。不过,你这点洞玄境的功力可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轻声道:“我再来一遍刚才那招,看能不能杀得了你!”

    龙沛不怒反笑,勾了勾手指,“少逞口舌之快,你小子还嫩,不信的话,再来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龙沛撒腿冲袭而来,所到之处,风沙翻涌。他每进一步,便有无数风沙凝聚成线,进了六步,便有了六条线,在他的身边环绕,越来越粗!

    我知他这一击必然威力无穷,闭目深深吸气,一气呵到不见底,龙汲水为吐珠。

    大梦春秋倒数第二境,便是气海生蜃楼,这才是真正可以媲美金身佛陀不败的玄妙所在。

    两人撞在一起!他的六条沙蛇如沙漠中的一个魔鬼,张开了血盆大口要把我吞噬。而我则双脚生根,用刀在面前聚起一刀光幕,在黄沙中被他推着滑行,却始终不离地面,在黄沙中拉出两道深深的划痕。

    六根沙蛇如鞭打海市蜃楼,两股真气摩擦冲杀,如着火了一般,烟雾透着股刺鼻血腥味。黄沙巨蛇暂时不得近身,但龙沛却一步跨入了我的刀幕,他的拳毫无顾忌,势大力沉,每一拳击出就像要摧毁一座山脉,我每一次以力抗衡不敌,被打飞倒滑出去就是十几丈的距离,龙沛根本不给任何喘息机会,不等我身形立定,拳脚呼啸而过,客栈外沟壑纵横,满目苍夷。

    风沙中,魔头龙沛的头发也已经凌乱,双眼充血,如一头巨大的野兽。两人终于拉开了距离,我单膝跪地,想来脸色并不好看。

    体内气机紊乱,所到之处如针扎一般,冲撞的我好不难受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毕竟还是不如白衣僧人。如果得了他的大金刚体魄,别说我刚砸的十拳,就算有千百拳,他也是一般生受了。”龙沛道。

    我抬头笑了笑,缓缓站起身,“你累了?”

    在腹部双手抱圆,吐出一口浊气刀气死气。

    抱元守缺,再呵登昆仑。

    三呵游沧海。

    我的刀,便似是一艘游船,无所羁绊。就算前方是暴风暴雨,我亦一往无前!

    他打我十拳,我便还敬他十刀!

    我将气机聚于刀锋之上,如他刚才打我这般,一刀劈下!

    方圆几十丈黄风好似一瞬静止,许多飞扬尘土便停在空中。

    一静再一动,天地间骤然起风波。

    顺着一个无形弧度,所有流淌于地面的气机倒流而上,如逆水行舟,汇聚到屠龙刀刀尖。

    一切不过转瞬。

    但刹那已是幻灭。

    刀锋透过六根盘旋而上的沙蛇,透过龙沛护体的雄浑罡风,透过他带有金丝手套的双拳,透过魔头龙沛的双眉之间。

    翻天覆地的风波炸开,波及到了龙门客栈,整座结实到可以遮挡风暴的客栈摇晃不止。

    大风起,风沙遍地黄沙漫天!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