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都是兄弟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四十四章 都是兄弟

    “住手!”客栈里出来了一人,正是呼厨泉。

    他应该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,刚才凝神和龙沛交手,也一直没有注意到他。他喊了一声住手,我一刀已经到了龙沛的脖颈之间,再晚一点,可就要砍下他的头了。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段兄,对不起你了,这是场误会。”

    我迷惑不解:“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龙沛用右手拨开我的大刀,笑道:“段大侠,我听呼厨泉兄弟说起你的武功和为人都不错,所以冒昧出手相试,果然了得!还请你见谅。现在我才相信呼厨泉的话,果然英雄出少年啊!”

    他怎么一说,倒把我搞糊涂了:“你不杀我了?是和我开玩笑的?”

    龙沛道:“还是请呼厨泉给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接过话,说道:“昨天我们刚到客栈,我就发现那些食客想要杀我们,应该是我大哥请来的shā shǒu。果然到了半夜,那些人就蠢蠢欲动,要杀了我们去领赏金,他们人多竟然为了抢功自己杀了起来。我正伏在梁上,不知道要如何计较,这时候却有一人轻轻地拍我的后背,我自然是大吃一惊,能在黑暗中这么近距离拍上我,那岂不是一出手就能杀了我?我武功也是不弱,当下就认准了方位双手插他双眼,当时在黑暗中过了几招。不料过了没几招便被制住了,这时候却听他轻声说‘兄弟,是我’,我听着声音很是熟悉,这时候他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中一摸,我只觉得冷冰冰的根本不似人手,忽然就想起一个人来,就是龙沛大哥了!”

    我左眉挑动,问道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不错!龙大哥一直是我父亲的心腹,我们从小就认识了。他的女人金香玉在这里开了这家客栈,实际上就是为了打探消息的。”呼厨泉道。

    龙沛道:“老单于一死,我就觉得这其中事有蹊跷。当时就劝呼厨泉离开匈奴,去中原朝廷寻求帮助,没想到汉朝朝廷果然派来了你,这一趟也算是行了一着险棋,但结果还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我们站在外面说话,金香玉风姿绰约地走过来,娇媚喊道:“酒菜都已经做好了,你们还不来吗?一会儿老娘可就不伺候了!”

    龙沛笑道:“连我也不伺候了?”他看向金香玉的眼神中明显充满了温柔之意,一个大魔头竟然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死鬼,不伺候你难道伺候那些野男人?”金香玉一摆手帕。

    我们齐声大笑,进了客栈,这时候,倒地的桌椅已经被店小二丁黑收拾整齐,中间空出一张桌子里,上满了酒菜。

    这一桌酒菜颇为丰盛,我掐着指头算了算,又不知道这黑心的老板娘要收多少银子。我心疼银两,赶忙道:“我身上可就有5斤金子,多了可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龙沛笑道:“段大侠这是哪里话?以后来到这龙门客栈,我们自当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这时却听得丁黑在一旁喃喃道:“老子忙碌了一宿没睡,又被那帮挨千刀的喷了一身血,你欠我的银子可不能不算啊……”

    金香玉道:“瞧你那点出息,老娘回头给你补上,不就是想娶小红那个姑娘吗?老娘吃点亏,给你做主了!”

    丁黑脸红了一下,笑道:“有老板娘这句话我就放心了!昨晚我把那死人的手指头剁了个稀烂,刚出笼了一锅包子,给你端来尝尝?”

    我正拿了一块不知道是什么肉的肉在吃,一听他这话,只觉得一阵恶心,把持不住竟然吐了出来。金香玉笑道:“段相公,这你放心,人肉馅的包子是给其他客人吃的,味道好着呢!给你吃的,可是正经的牛羊肉。”

    她话虽如此说,但我还是不放心,这一下就像肚子里吃了pī shuāng,满胃中翻江倒海,只能干喝闷酒了。

    龙沛问道:“呼厨泉,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我这次回去,打算召集封臣,和他们讲明白父亲死的真相,让他们投降于我,让我当大单于。”

    龙沛沉吟道:“此事恐怕是不好办。现如今你兄长于夫罗一手遮天,很多头领都不得不听命于他,他又任命儿子刘豹为左贤王,这小子心狠手辣,专吃女人**,吓得一个个头领都不敢出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岂能让匈奴的基业断送在他们的手中?一些头领虽然暂时为形势所迫,不得不面子上对于夫罗恭顺,但只要我回去,他们还是会投靠我,和我一起对抗于夫罗的。”呼厨泉说道。

    龙沛道:“那既然如此,我这就动身去匈奴,先联络一帮好兄弟,等你回来一起起事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站起来抱拳道:“如此就有劳龙大哥了!”

    龙沛赶忙扶起他,说道:“过了这雁门关,这一路颇不太平。你们须要小心太阴山兵主乌熊,他和我同为四大魔头之一,排名还在我之上。我虽然没和他交过手,但他这身武功应该是高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“龙兄,这‘四大魔头’又是什么人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龙沛笑道:“段大侠有所不知,这四大魔头便是匈奴武艺最高强的四个人,小弟我虽然也是四大魔头之一,但是心境平和武功也是最弱,便排在最末一位。”他看了呼厨泉一眼,脸上深有忧色,“这排在第一位的便是呼厨泉的哥哥于夫罗了,这人性烈如火,但是确实打仗的一把好手,shā rén无数,从未遇到过敌手;第二位却是一位女子,传说是鲜卑族,却常年混迹在匈奴境内的三皇城,是该城的城主,名叫慕容碧,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;第三位也就是我刚说的乌熊了,这人是于夫罗的心腹,拥兵两万,却是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我暗自咋舌,心想这四大魔头排在最末的龙沛武功已然如此厉害,那要是碰到了其它三位,岂不是小命难保?但事到如今,只能祈愿一切进展顺利了,况且我还有许褚带领的五百虎豹骑,料想别人也困不住我。

    当下心中一宽,道:“其余三位我可要去会他一会。”

    龙沛道:“段大侠豪情万丈,自然值得钦佩。但是遇到这三人可一定要小心!”

    我见他说的慎重,也暗自留意。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龙大哥也是过谦了,你的武功并不比我大哥低,只是你为人谦和,虽然是四大魔头之一,但杀戮不重,所以排名自然就低了。”

    龙沛叹息道:“于夫罗的武功我确实是比不上的,这倒不是谦虚,他怕已经入了纵横境,不是天下无敌也差不远了!”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