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 太阴山下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四十五章 太阴山下

    天色已大亮,暖阳照耀塞外大漠,细沙如鳞遍地金黄。客栈外马蹄声响起,听起来似乎是一匹马,但一匹马绝不可能发出如此巨大的震动之声。

    许褚带领的五百虎豹骑到了,五百匹马,行进时如一匹一样规整。马蹄声到了龙门客栈门口,便不再前进了,齐刷刷地停了下来,万籁俱寂。就像很久以前,这些士卒早已经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才来,而是不曾离开。如秦俑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按照路线的约定,现在方才来到。定是许褚发现有异,才令虎豹骑在此停顿。

    我走出客栈,拱手道:“许将军,我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许褚翻身下马,惊讶道:“段将军,我看这个客栈昨晚一定经过剧烈的打斗,你们都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多谢将军挂念,没事!将军你下马来喝一杯水酒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许褚拍拍自己的水囊,笑道:“不用,我带了。”他略一停歇道,“过了这个雁门山,就是匈奴的地界了,此趟去恐怕危险万分,我看我们还是一起走比较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也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当下,告别了龙沛和金香玉,给店小二丁黑私下里塞了银子。我和呼厨泉便和五百虎豹骑一起上路了。龙沛独自前去联络旧部,和我们同行反而不便。

    大漠之中,我和呼厨泉二人走前面,虎豹骑离我们不过半里之遥。

    许褚虽然加入曹操军营不久,但是绝对是曹操的心腹大将,他替代的人物便是英年早逝的典韦。典韦使双戟,重八十斤。逐虎过涧,单手执旗,曾多次救曹操性命。

    在宛城之时,太守张济投降曹操,可曹操大意,看到张济之妻,貌美如花,当夜便行那苟且之事。可张济之侄北地枪王张绣看不过眼,当夜率兵反叛,差点杀了曹操。幸亏典韦不离左右,背插十余支小戟,五步取人,百发百中,救得了曹操姓名,自己却死在了宛城。典韦被曹公誉之“恶来”。

    这许褚却也是大有来头,本是我黄巾军将领,投降曹操后,几次听曹操说起,论武艺曹营之中许褚第一!他曾和吕布单打独斗二十余回合不分胜负,可谓挣足了面子。

    曹军之中,另有几位将领值得一说,夏侯惇和夏侯渊是他的本家兄弟,曹仁、曹洪、曹纯是他的族弟。另有张辽、张郃、徐晃、乐进、于禁等人,都是曹操用得最顺手的武将。

    金戈铁马名将辈出的汉末春秋,那是武夫最璀璨的时代,曹操手底下这些将领,正是从一场场生死之战中崛起的将领,功名都是踩着一位位敌军大将的白骨积累出来的,身上自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傲骨枭气。

    战场相争,比武将更比士卒!武将以武功决胜,士卒以精良为胜。在天下战力之中,曹操的五千虎豹重骑在冠绝天下,尚未有败绩。在汉末乱世之中,曹操悟得了一个鲜血淋漓的真理,那就是:战场胜负从来不是士卒数量的比拼,而在于兵种搭配,奇正双管齐下,再由最精锐力量在僵持中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他在和袁绍官渡之战中的作战技巧。

    雁门关下,这座历代拼杀无数的古战场阴气逼人,队伍过时,煞气冲天而起,连虎豹骑都忍不住颤抖起来。许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说道:“你们这帮狗崽子,谁可曾还没碰过女人?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听他说起了女人的话题,顿时来了精神。雁门山的冷煞之气似乎也减少了不少。一位士卒道:“将军,我们都是刀口上过日子的人,哪敢娶妻?最多也就去窑子里逛逛,倒也风花雪月,跟那些名人雅士操同一个娘们,十个文人也得认怂,他们怎能是我们的对手?”

    只听得许褚呸了一声,狞笑道:“我去他娘的风花雪月!老子前年带着六百黄巾军抢地盘,抢了一位刺史千金,在马背上就让剥光了她,完事了捅死挂在长矛上,这才是老子的风花雪月!”

    一位副官模样的人和许纯较熟,打趣道:“我听说将军有一次玩完女人,喝了个大醉。光着屁股在雪地上躺了一页,听说你那玩意儿都被冻得瞧不见了,现在还能使唤?”

    许褚也不以为意,一拍肚子豪迈笑道:“照样可粗可细,我老许在马上床上那可都是没二话,你们谁若不信,把你家闺女借来一试,保你不服不行!”

    副官笑道:“这些兄弟可都没闺女。将军若是憋得慌,找个青楼的女子我们兄弟凑点钱,也还是够个十次八次的。”

    许褚叹道:“这一走一个多月了,也不知道曹丞相和袁绍打的怎样了?我确实憋得慌,能去打几仗杀他娘的几员虎将,那才爽快!”

    我故意留在原地等他,微笑道:“许将军领了这份苦差事,可是要气闷到天天睡不着觉了?”

    呼厨泉却望了望头顶天色,喃喃道:“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雁门关,突然就变天了。原本还是艳阳高照,此时却阴风阵阵,变得寒冷无比。此时已经是深秋,怕是要下雪了。

    行得十余里路程,忽然一支军马大概有十余人,拦住去路。见到我们到来,其中一位首领模样的人率先向呼厨泉跪下,叽里咕噜地说个没完,应该是匈奴这边的语言。呼厨泉大声斥喝,显然颇为愤怒,但那首领再说个几句,呼厨泉沉思良久,却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呼兄,他说的什么啊?”我听不懂他的话颇为着急。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段兄,我决定独自前往太阴山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太阴山?”我大惊道,“那不是四大魔头之一乌熊的地盘吗?你要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乌熊手中握有重兵,如果能说服他归顺于我,那将是一大强助。他一直对我两兄弟态度暧昧,并未表明立场支持我哥哥,此番我独自前去,就是要说服他,许诺他一些好处。”呼厨泉道。

    我将马鞭一指那些头领,问道:“这些便是太阴山的人?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正是。他们奉了乌熊的命令,早已在此等候多时,便是为了请我上山密谋。乌熊既然有此意,我如不去便是显得胆怯了,我匈奴男儿岂是贪生怕死之辈?此也是天赐良机,我和乌熊能单独商议,把握还是很大的。”他沉吟道:“再说了,我如果不去,这太阴山咱也过不去啊!”

    我听他如此说,也觉得颇有道理,说道:“你可以上山去,但是必须我和你一起。此趟吉凶难测,万一有个闪失,我也对不起陛下和曹丞相的重托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颇为为难,但还是点头道:“如此也好!”

    他又前去和那位带队的头领交涉,叽里咕噜说了一堆,那位头领本来不大乐意,两人争执了几句,呼厨泉很愤怒不再理他,那首领无奈,但看了我几眼之后,还是勉强点了头。我便和许褚商议了几句,许褚带着人马在山下静候。

    太阴山下,我和呼厨泉带刀上山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