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章 真的不打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四十六章 真的不打

    太阴山山势颇为雄伟,我们走了两个时辰,方才到了目的地。只见一处瀑布从山上缓缓流下,水边有个凉亭,一位中年男子正坐着饮茶,身旁几位婢女伺候着,应该就是太阴山主乌熊了。

    这位匈奴枭雄人过中年,拥有典型的匈奴男子的相貌轮廓,脸如刀刻,身材高大。只是装饰上更近中原的男子,粗犷之中却不时士族气息。他一手随意搭在乌鞘刀上,乌蟒皮制成,刀鞘系绳,尾端裹有一团黄金丝缨。

    见到呼厨泉来,他也不起身以王子之礼相待,而是随意的做了一个“请坐”的手势,呼厨泉也是抱抱拳,算是打过了招呼,就顺势坐下了。本就有三个座位,此时还空着一个,我也学着抱抱拳,一屁股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但是,乌熊却一直在看着我。

    他襟裳飞舞,长须飘飘。那随意洒落之态,由我眼中看来竟是无懈可击。巍然如山岳,莫测如汪洋,气势恢弘,虽身在下方,却宛如在万仞崖顶俯瞰我们一般。

    一只信鸽从乌熊侍女手中放出,不似中原的信鸽那般展翅高飞,而是飞得极低,但速度却很快,在离地三尺的高度悬浮,再如箭矢般瞬间没入树林。

    乌熊淡淡地道:“这信鸽是给于夫罗单于报信的,就说你们已经被我请到了太阴山上,请他放心。”竟是一口流利的汉话。想此地本就是两国交界,他率兵镇守在此,会说汉话也并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呼厨泉勃然变色道:“你还是背弃了老单于,投靠了于夫罗?”

    乌熊不置可否,道:“呼厨泉,不怕告诉你一声,你今日上了我太阴山,想下去恐怕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怒道:“那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乌熊道:“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,此时还有转圜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呼厨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若当上单于,我便是左贤王,统领匈奴兵马,和你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胃口倒是不小。当上了左贤王,你又意欲如何?”

    “到时我率兵踏平汉室朝廷,大好江山便都是我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!”呼厨泉怒道,“我已经和汉室朝廷定下停战协议,此番回匈奴,便是要从于夫罗手中讨回我的单于之位,从此两国修好,百姓安居乐业。”

    乌熊轻声笑到:“于夫罗单于说你软弱无能,还真是如此!我匈奴男儿,岂有你这等懦弱之辈?”

    呼厨泉说道:“不打仗就是懦弱吗?我为了百姓过得好,不去打打杀杀,这正是勇敢之举!须知打仗容易治理好一个国家却很难!”

    乌熊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多说了。今日在这太阴山上,我便看在老单于的面子上放过你们一马,免得有人说我不仁不义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如今投靠于夫罗就是仁义了,何必假仁假义?”呼厨泉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赶快下山去吧,免得我一会改了主意。”乌熊喝了一口茶,将茶杯捏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呼厨泉还待再骂,我拉住他道:“何必逞无谓的口舌?我们还是先下山再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“哼”了一声,扭头便走。

    乌熊道:“慢着!呼厨泉可以走,但是这位小兄弟嘛,我可没让你走。看你身背大刀,双目中精气内敛,是个不可多得的高手吧?这年头找个人练练手真是不容易了,也不知道你是中原哪家门派的过江龙?用你们中原的江湖行话,要不咱们搭搭手?”

    我一脸为难道:“你老人家贵为太阴山的兵主,又是赫赫有名的江湖前辈,跟我一个无名的后生动手,不妥啊,不妥!”

    乌熊松开刀鞘,一根手指轻轻敲打手背,摇头道:“历来都是后浪推前浪,要是按年纪按资历算,那一百年后才敢说天下无敌,这样的江湖没意思啊,太没意思!”

    我扭捏笑道:“山主说话风趣,可晚辈自知不是对手,实在不敢从命!”

    乌熊有些无奈道:“真不打?”

    我摇头赔笑道:“真的不打。”

    乌熊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请吧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也不再说话,朝着山下的来路走去。我跟在他身后,走得很快。那太阴山山主乌熊一身杀气凌厉,刚才手敲刀背,便有几股凌厉的杀机朝我袭来,幸好我见机的早,我也知他是试我斤两,用大梦春秋功法硬抗了几记,不然真的就无法下山了。但即使如此,也让我后背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这人是个高手,并且shā rén无数,真不愧为匈奴四大魔头之一。

    我们急奔了一个时辰,到了半山腰。呼厨泉却也和我是一般模样,长舒一口道:“段兄,那乌熊果然厉害,刚才差点没有能走脱。他要是想杀我们,看来我们是有死无生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道:“这人确实是个狠角色,笑里cáng dāo。武功也着实厉害,估计已经到了洞玄境的巅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能不能杀得了他?”呼厨泉道。

    我苦笑着摇摇头,“恐怕是难。”

    如此便说便聊,山路崎岖,走了一晌便有些渴了。我和呼厨泉就在旁边溪流之中蹲下喝水,却不知为何,原本潺潺流动的小溪却无风澎湃了起来,浪花击岸,有如水底有条巨龙一般。

    呼厨泉脸色一变,道:“他还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脸色凝重,道:“他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在山上不杀我们,可现如今已经到了山腰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一定不肯定就这样放我们走,可没想到会这么快!

    一匹马从山上直奔而下,正是乌熊。他胯下坐骑猛然四腿下跪,整条背脊都给折断,一抹身形暴起,瞬间就悬在呼厨泉的眼前,对着他头颅一刀劈下。他说来就来说动手就动手,倒是使人所料不及。呼厨泉反应也快,一马刀架住了他的长刀,他还是被这一刀劈斩地跪在了地下,大刀已经透过呼厨泉的马刀,伤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我抽刀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不去救呼厨泉,而是向着乌熊砍杀去。一身真气快速流转,长生诀神功攀至顶楼,一出手就是要围魏救赵。乌熊侧身避开我一刀,又是一刀朝着呼厨泉劈下,看来是誓要先杀了他。

    刚那一刀,已经拼尽了呼厨泉的全力;这一刀,呼厨泉是万万抵挡不住的!

    我虎吼一声,一刀替他架住了乌熊这一刀,溪边泥土本就不结实,一刀之下,我的脚下足足下陷了一尺,乌熊身体在空中一旋,将他的刀背牵引着我的屠龙刀一转,便将我整个人给牵引得横移侧飞出去。

    我脚下泥土翻滚四溅,双脚拔出地面后腾空黏粘在一棵大树上,败退的同时,刀出如有万物生长。

    树叶纷飞,真气鼓荡。

    一刀,就是布下了一个刀阵!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