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刀势如冬雷阵阵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四十七章 刀势如冬雷阵阵

    刀阵其实就是一招,它的名字叫“断壁残垣”,是我全真刀法中防御威力最大的一招。原本我初入江湖,武艺尚浅,现如今却已经是洞玄境的高手,因此一招就成了一个刀阵。

    乌熊停足不追,斜着眼看着我的刀阵。看了半晌,道:“果然没看错你小子,竟然入了洞玄境,确实可以和我一战。”

    那边,呼厨泉虽然受了伤,但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,抽出了他的弓和箭。他的刀法虽然一般,但是箭法却极尽玄妙。

    搭弓上箭,一弓三箭!

    箭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射向乌熊!

    乌熊大喝一声: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他托大并不用刀,而是将刀入鞘徒手去抓三支箭。抓住了一支箭,三支箭中的一支却没了。乌熊猛然转身,一支箭正瞅准了他的玉堂穴,突刺而来。乌熊堪堪伸出右手两指,在羽箭突破衣襟之前,抓住了这支飞箭。

    第二波羽箭又至,这次却是六只箭!呼厨泉六箭发出,似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,身子摇摇欲坠,单膝跪倒在地。乌熊面色凝重,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般随意。

    一刀疾卷,发出了一阵撞击之声,乌熊每接一支箭,便退一步,一共退了三步!

    后三支箭,却是接一支箭,向前走一步,一共走了三步!

    六支箭下来,却是不进不退。

    乌熊哈哈大笑道:“箭法不错,但是想伤我,还差得很远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他面色一变,猛然凭空跃起,一支黑色小箭从地底冲出,乌熊一刀将它斩为两段。可乌熊落地时,左腿上有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乌熊仰天大笑,“不错,这手箭法俊的很呐!”

    他受伤之后,气势竟不减反而急速凝聚,果然是一代枭雄!只是,没有人会喜欢那种占据上风就跟人念叨大道理的刀客,更不可能位于劣势就嘴硬,一件事一刀了!一边厮杀拼命一边说些类似今儿天气不错的废话,要不就是相互感慨人生,这等婆婆妈妈算怎么回事,早干嘛去了?

    我此时就很烦,压抑不住的想出手。

    这是刀意。

    我对呼厨泉叫道:“呼兄,你先下山,给许褚将军送个信!”

    呼厨泉发出第七箭后早已精疲力尽,此时虽然勉强支撑,但已到了强弩之末。他不过是一个准一品境的高手,对上了洞玄境巅峰的人物,能伤了人已经是拼尽了全力。这时听我说,虽然还很犹豫,但知道自己在此地并无多大作用,便提气抱拳道:“段兄你自己小心!”就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我却知道,这一个来回至少一个半时辰,高手相争哪能如此之久?我和乌熊都使刀,用刀不比近战,往往数招之间就可以决胜负。倒是拉开距离以后,只要入了一品境界,谁都可以打斗得花样百出,可真正的死局死斗,往往都是近身后几回合就要生死立判。

    乌熊并不追呼厨泉,而是看着他离去。

    对于乌熊而言,我只是他练手的一枚棋子罢了。武学高手不管境界如何高耸入云的超一流武夫,一样可以始终博采众长,熔冶一炉,化为己用,尤其是乌熊这些几乎“定势”的顶尖强者,能看到的秘笈肯定早已翻烂,该杀的人都已杀掉,反而需要一些个惊采绝艳的后辈,去带来极为难得那种灵犀一动。

    少年江湖人物,自然能带来某种不一样的新意。这对高手而言,自然是份意外惊喜。显然,乌熊追求的是一些羚羊挂角式的创意,这对他武道的磨砺很有好处。我错就错在,让他刮目相看了!

    屠龙刀迎风怒斩,龙吟海啸,青光如狂龙出海,立时将四面八方那笼罩的真气击得激涌开来。

    刀势刀气翻滚如冬雷阵阵。

    我已出手!

    乌熊站在原地,跟我一直保持一柄屠龙刀加上一柄乌金刀的距离,任由我刀气肆意绞杀,他自不动如山。颇有“他强任他强,清风拂山岗;他横由他横,明月照大江”的韵味,我的刀始终与他之间,像有层捅不破的窗户纸,看似很薄,却伤不了他。

    乌熊单手提乌金刀抵御刀气,淡然提醒道:“该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刀势本已臻于圆转,又深得我派掌教祖师的真传,称不上任何瑕疵,只是当乌熊轻轻一刀挑,我的刀气就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裂纹,紧接着我全身一震,一股大力隔着刀法中的缝隙朝我传递而来,我勉强守住,可几乎是一瞬间就溃散。底蕴这东西,毕竟还是需要日积月累,老姜理所当然比嫩姜要辛辣上许多。

    虽然身处劣势,我却没有任何惊惧,刀势搅动,正面冲他而去。乌熊的守势滴水不漏,我不奢望刀中携带的长生诀真气翻滚能够乱了他的阵脚,攻守一隙,往往就是转机,但对敌这样的老狐狸,我不能自作聪明地主动卖出破绽,就等着乌熊这一刻的变守为攻,乌金刀撕裂了我的刀气,我便一报还一报,一气不曾吐的他咬牙再纳一气,我的刀气粗如一道龙汲水,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乌熊皱了皱眉头,刀法不再是横砍竖劈,第一次由简入繁,我的龙卷刀气被他劈得支离破碎,乱战之中,只见他左臂探出,一掌拍在我肩头。

    我身体的上半身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,但仍是一脚,趁势踩在了乌熊胸口。

    我这个断线风筝屈膝倒滑,落在了溪水中央才停住脚步。在水中站起身后,我略带嘲讽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乌熊提刀缓行,乌金刀在这秋色之中,本就不彰显的刀芒愈发收敛。“小子,你要是能够离开这条小溪,我就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看似是对我的一个承诺,但实际上,他是想让我赶紧逃命。用刀之人,遇到强敌有进无退,如此方能发挥出刀法中最大的威力。而他,却故意提醒让我逃跑。一旦有了退意,这场架就不用打了。

    我吐出一口浊气,骂道:“乌熊,你好歹是武林名宿,和我这么个小辈玩心计,难怪你就只能郁于洞玄境了!”

    武品如人品,都得修心。

    乌熊摇了摇头,“与人较技动不动一招取人性命,那是我很久以前才做的事情。猫捉老鼠都是玩够了再咬死它,这样才有乐趣。好不容易逮着你这只小老鼠,实在是不太舍得杀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我忍不住爆出一句cū kǒu。

    说话间,乌熊再度一刀劈出,手臂抡出的幅度远远超出之前招式,声势同样远胜起初压断马背那一刀!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