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八章 纵横伪境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四十八章 纵横伪境

    我嘴上骂得过瘾,却知道这一刀却并不易接住。当下体内气机流转,长生诀真气运转四肢百骸,丹田内七朵荷花绽放如金莲。

    跃出水面,迎向这一刀。

    断瀑一刀,也可向天问!

    真气碰撞,两道青光如蛟龙呼啸,急电奔雷,刹那间狂风乱舞,树木突然断折。我身形才起,便坠落了下去,沉入水底。乌熊刀意未绝,又直接譬如水中,以我为中轴线,把溪水劈开了一条大浪。那浪中仿佛海豚穿波逐浪,瞬息千里,直达溪水边的林中。

    密林深处,有萧萧落叶纷飞。阳光绚烂,周围树木以一种奇怪的韵律倾摇摆舞。

    这一刀,可不像是想要慢慢的杀我。

    太阴山脉刚刚下过一场暴雨,使得溪水比人略深,我被一刀迫入水底后,向下游踏着溪水而走。水面之上,乌熊提刀急速奔走,犹如蜻蜓点水。一条原本平静如一位娴静浣纱小娘的小溪,溪水剧烈晃动,浸透岸边,更有沟壑纵横,向岸上蔓延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乌熊站立于水面之上,大喝一声,真气透过刀尖急速向下,化为锋锐无匹的刀势,直指我的眉心。那密不透风的磅礴真气,随着狂风不断增生,遇强更强,将水下的我压得颇有窒息之感。

    虽然水中狂风骇浪,但溪水水面仍如清风拂拂,波澜不惊。水中气机翻腾不止,犹如沸起来了一般,却被他脚面蹋在水面上硬生生压住。

    水下,一条条气机便成了刀,一刀刀割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在等我虎跳山涧的那一刹那!(实际上就是等我“狗急跳墙”)

    也在等我出最后挣扎的一记绝招。

    我也在等,不得不等,等他失去耐心。

    人一旦失去耐心就会犯错,生死之间犯的错,就再也无法弥补了。

    我体内长生诀运转七个大周天,忍住了水中的气浪冲击。但是,仍然没有露出水面。出去了,那一瞬间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乌熊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再度斩水十二。

    溪水水面如镜,内里却已经浑浊不堪。

    以游鱼式狼狈逃窜的我虽然看似命悬一线,但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他刀斩溪水,我就是要他迫得我不得不出刀。挟生死之刀,悟生死之道!

    这一刀,必然能道意精纯,因而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以他意养我意。

    含生死一线之暴怒之击,必将撼动天地。

    溪面之上,乌熊终于失去了耐心,出言讥讽道:“你能躲藏到何时?!”

    乌熊将手一抬,将他的宝刀插在了大树之上。乌金刀一动不动,乌熊却动了,他一声冷笑,双足一坠,也掉落水中。

    他竟要凭借双拳来战我!

    乌熊本就不是以刀术著称于世,他的洞玄境,却是拳脚上的洞玄境!

    他入水,我便出水。溪水刚刚没过乌熊的头顶,我的腰已经出了溪面,我一刀劈向水面!这一刀,将整个溪水上游十里都劈得澎湃而起,但仍未到化境。一溪水顺势上浮到了空中,张牙舞爪,像一头随时择人而噬的黄龙恶蛟。

    这一刀,刀气是伤了乌熊的,他落水的那一刹那,便是他最柔弱的一刹那。他的一缕长发落至水中,随波逐流。

    可这只能让他更愤怒。无水的溪底,乌熊大踏步前奔,如闷雷撼动大地,魁梧男子每走一步,身后溪水便落下一寸。

    他离我五步!

    我一刀出刀势已尽。而他挟怒而来,只见他身形侧向拧转,一拳狠狠朝我面目抡下。我一掌撑住那摧城撼山的拳头,双脚下陷泥地,随着力气使足,污泥没过膝盖。我又伸出左掌叠在掌背,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拳。

    乌熊暴怒,和声连连。一压再压,我膝下淤泥溅射开来。

    我用足了全力,而他则还有余力。他一脚踹出,攻我胸前,面无表情的我右掌下拍,左掌推向乌熊胸口,既没有拍散那一脚,也没有触及他的身体,仅是卸去一些劲道。我当机立断,如飞鸟般往后掠滑出去,双脚跟刀子在溪底割出一条沟壑。

    不等我站定换气,乌熊已至眼前,一记鞭腿扫向我的脖颈。

    溪水中污泥深深,我的逍遥游身法便失去了作用。此时短兵相接,唯有拼真功夫了。而他的拳脚功夫我是万万比不上的,只得斜过肩头,双手挡住他的的左腿。

    可这一脚的势大力沉,我整个人陷入溪岸等人高的泥泞溪壁中。

    乌熊认准我的位置,一脚踏在我心口,将我后背推入泥墙几尺深,犹有闲情摇头取笑道:“没想到你却被憋死了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深陷污泥之中,目不能看,口不能言,只凭一口真气支撑。只觉得四方一片黑暗,就如同躺在了一口密封的棺材里。幸好,屠龙刀在我的手中冰冷颤抖,让我知道还有一口气在。

    人活一口气。这口气在,就还有拼的资本!

    乌熊双手探空一抓,然后五指成钩,抓向我的刀背。

    我绝不给他夺走屠龙刀的机会,从污泥中生出一股大力,肩撞向乌熊。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四周十余丈内犹如爆炸一般,污泥飞溅,树木激迸横飞,断枝如雨,巨石土块冲天暴射。地上陡然裂开一道两丈余深的深坑。

    一道如游蛇般的刀光,在爆裂中急速蜿蜒延展,

    乌熊则一脚踩地,高高跃起,一记肘击轰向尚未稳住身形的我。我“夫子一拱手”,溪底出现一个宽丈余长丈余的大坑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肘劲仍然有八成打中了我。

    乌熊狞笑道:“就这些斤两,也敢跟我叫板?!”

    他身形升空,拳势大开大阖,似要移山倒海砸向我。我体内长生诀和大梦春秋两大神功流转至我习武以来的巅峰,双手在胸前如八卦手势画圈,以抵抗乌熊的拳力。可他的拳一样击中我的胸腹,我顿时弯曲如弓。

    巨大疼痛袭击着我的胸腹,胃中猛烈抽搐,呕出一口苦水来。

    “我曾修道大山中!”我突然想喊出这一句。

    乌熊却不管我喊的什么,此时他已经稳占上风,就像一只黑熊正要残忍地享用他的猎物。他的眼神嗜血而疯狂,带着杀戮的狂意,留情地展开碾压式击杀。

    一拳!

    两拳!

    三拳!

    我不断被击飞倒退,在干涸的溪底,已经被足足打出了一里路距离。

    乌熊甚至都没有听清我的下一句,“我曾拔刀问苍穹。”

    他双拳成爪,抓在我胸前,将我高举过顶,转了一个大圈,朝着身后溪水扔出!

    我的身体划破了汹涌溪水,打退了挡路的污泥。

    如一艘铁船划出了了大半里路。

    我单膝跪地,将大刀横于胸前,“我曾倚天屠蛟龙。”

    屠龙刀发出一阵寒冷的光芒,我站直身体,微微屈膝,“我曾溪底杀乌熊!”

    刀势已如洪水满湖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出现了一轮明月,月光皎洁,映在溪底。

    明月当空,我心是空。

    胸中只有万千刀意。

    这便是纵横境吗?可惜,我知道这只是伪纵横!练武一道,唯有踏踏实实,一步一个脚印,方能成就天人体魄。可我并无纵横境!

    这一刀,只是让我勉强提境。但纵横境亦是无敌之境!

    一刀击出,两袖青龙。

    我的眼前出现了铺天盖地的青气,青气逐渐凝聚成龙。这头龙头身躯长达几十丈,雄壮威武,龙头窜动直扑乌熊。青色的龙气搅动着浑浊的溪水,如青龙汲水,将huáng sè的泥浆作为鳞甲,张牙舞爪吞噬向乌熊。

    一气激荡三千里!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