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章 后患无穷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五十章 后患无穷

    五百铁甲下山。

    乌熊好似远行悠游,轻声笑道:“匈奴人嗜杀,可都说我是魔头,我也的确杀了不少人。可今日一战,对我来说,输得憋屈是憋屈,却还不算委屈。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我语气平淡道:“我只是一名大汉朝的将军,和一个江湖上的刀客。”

    乌熊一脸讥诮,语气冷淡了几分,“你身上藏有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到了僻静处,我一刀真的杀了你?”

    乌熊哈哈笑道,嘴角又渗出鲜血来:“你要是真敢,不妨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笑起来,“还是算了,我临死之时都拼命,你要真拼起命来,可能我还真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乌熊望向道路两旁在匈奴难得一见的青黄稻田,明晃晃的似镜子一般,轻轻说道:“那样杀起来才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队伍走的极慢,只因沿途来在暗处有人影幢幢。天蒙蒙亮时,眼前景色又是一变,满目黄沙荒凉,我终于停下马,回头望去,一直闭目养神的乌熊也睁开眼。

    我拔出屠龙刀,和乌熊一起下马,问道:“就此别过?”

    乌熊淡然说道:“好,你我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你还会杀我?”

    “不死不休!”乌熊大笑,突然咳出一口血来,“留着你,终究是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背对我的乌熊眼眸逐渐红中泛紫,气息运转则并无丝毫异样。

    他要一脚踏洞玄,一脚强行踩入纵横。

    既然我能强行突破境界到伪纵横境,他又如何不能?

    我将刀入鞘。

    乌熊的身体就开始炸裂,一阵阵血雾喷出,他在短时间内强行通窍提境,伤敌一千难免自伤八百。他披头散发,眼神红紫的吓人,伸出双臂,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有一种睥睨众生的狂傲。

    天地骤然响惊雷,乌云密布。眨眼间,乌熊紫色双眸变金眸。

    我站在乌熊身侧,但觉气机汹涌,有一股天地之间的强烈共鸣。他受伤颇重,刚入纵横伪境,只怕却又要入了魔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似是完全不受控制,只能缓慢僵硬地艰难转头。远处,有万匹铁甲奔腾而来,他们不再藏。太阴山的两万铁甲重骑雄霸匈奴,此时在乌云下如魔兵降世,直让整个太阴山脉都震颤不已。

    这便是乌熊的屏障!

    时机就此一瞬。

    他以为我还不敢杀他?

    我猛然把刀,一刀亮光如乌云中的一抹闪电,割下了乌熊的脑袋。

    周围压力骤减,天地复归清朗。

    在太阴山上,如果他要是舍得和我拼命,我恐怕怎么都得交代在山上。我都豁出去了,你不该死谁该死?

    现在,才想起拼命,晚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跌境了。我本已经进入了洞玄境中段,可现在却跌入了伪纵横!伪境犹如镜中花,水中月,不过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罢了。

    它根基不稳,还不及我的洞玄境。我如果进了大洞玄,就是妥妥的一个高手了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尴尬了。

    杀了乌熊,周围的太阴山铁骑都勒马愣在了当地。

    呼厨泉跃马大叫道:“各位将士,乌熊意图谋反,现已经被诛杀。我乃是羌渠单于之子,匈奴单于的继承人呼厨泉。你们可愿意跟我一战?”

    重甲之下,各将士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呼厨泉拔刀喝道:“乌熊已经伏诛,我有匈奴单于金刀在此,你们还不下马行礼?”

    沉默了几分钟,几位兵卒下了马,单膝跪地右手放在左肩之上,这一来,重甲铁骑纷纷下马表示了效忠。

    呼厨泉刚刚进入匈奴,就收服了匈奴最为彪悍的太阴山铁骑!

    当下,我们随着呼厨泉上山,打算在此停歇几日。一方面呼厨泉需要重新对军队进行编制,抹杀乌熊痕迹;另一方面,我也受伤颇重,需要安心静养。呼厨泉出身行伍,对治兵很有一套,重新划拨了各军归属,又提拔了一批青年将领,这太阴山的两万重骑算是稳定了下来。于是,呼厨泉又分兵一万,和我们一起前往单于王庭。这一来兵强马壮,却是大大增加了此行的底气。

    我连日来勤奋用功调息,但总觉得体内长生诀难以运转如意。再查视丹田之中,一百零八朵金莲此时竟然只盛开了四十九朵,也是颇为奄奄一息。此番一战,竟让我折损了不少功力,不知何时才能复原。

    许褚每日都来找我喝酒,他长的粗犷,酒量却不是我对手,我千杯不醉,许褚每次都喝了个大舌头,颤悠悠说道:“段兄弟,这几日来弟兄们水土不服可就服你,一个人能单挑了太阴山主乌熊,真是了不起啊!”

    我也自然谦虚几句:“论单打独斗,我认识一人,那可比我厉害多了。我不是对手啊!”

    许褚双眼一瞪,“是谁?改日我定要和他斗上一斗!”

    我道:“刘备有个弟弟叫张飞,是个纵横境的高手。武艺厉害着呢!”

    许褚一仰头又喝了一碗酒,道:“我还不信了,下次别让我遇见,不然一定打得他趴在地上叫娘!”

    他是没和张飞比试过,我也不好打击他。又喝了几句,聊了会女人,便都安心睡了。这些日子过去了,雪儿也不知道如何了。

    有了一个女子做牵挂,再远也觉得不孤单了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五日,我的伤情也基本痊愈了,呼厨泉心急如火,我们便率领军队出发了。我和许褚为前锋,仍然带领五百虎豹骑,呼厨泉自带一万大军压阵。

    走了几日,秋高气爽,一路平坦。这一日,已经到了匈奴腹地,见到一条绵延不见尽头的深邃峡谷,似是“一线天”。

    许褚犹豫,担心如果匈奴兵马在此埋伏,那可不就不给人瓮中捉了鳖。我自告奋勇爬上山顶查看,让大军在外侧休息。荒山峻岭之中无路,我便手持大刀一路披荆斩棘。

    待上得山顶,越过了一线天,果然见得峡谷另外一端,有一直数千人的匈奴兵马。但最恐怖的是,恍惚天地之间有阵雷声响起!

    我俯身一看,只见数名匈奴士卒正在指挥着一群野牛,不知道有几千上万只,拥挤如洪水般冲入一线天。我头皮炸开,这招也忒狠毒了,如果我们带兵进入了这峡谷,岂不是要被野牛群碾压成肉泥吗?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