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三章 姑娘,请你自重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五十三章 姑娘,请你自重

    三十多骑饶是色胆包天,此时再也顾不得调戏少女,抱头鼠窜而去。来得也快,去的更快。我报出了呼厨泉的名号,是担心以后于夫罗的兵马来找这个小小的部落算账。

    冤有头债有主,可别找错了无辜的旁人。

    我走向那一脸惨白的女子,她见我来,下意识地躲开视线,缓缓后撤了两步。她曾见我力挡群牛,以为我是天神下凡一般;却在刚才,她又见我杀了两个人,手段残忍。

    此时,恐怕她也不知道这个人是魔鬼还是天神了吧。

    我故意冷笑几声,道:“那我还是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少女猛然一惊,说道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?”

    少女想了想,挺起丰满的胸膛,道:“你救了我的命,我为什么要害怕?”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个天经地义的dá àn,我也无话可说。只是有些累了,当时天色仍十分晴朗,我就地躺在茅草丛中,嘴衔干草,闭目晒起太阳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只听得一阵悠扬的羌笛声响起,音律婉约,似乎一曲吹尽了大漠的草原风光。

    “敕勒川,阴山下。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。风吹草低见牛羊。”

    举目望去,远处是这批逐水草而居的牧民搭建的黑白帐房和大小毡帐,几匹马悠闲地吃着草。冬天里,北方的牧草都干黄了,他们便储备着干草喂养牛羊;每当冰雪消融,就要赶着马车牛车为各类畜类寻找新牧场,当下四月至以后八月,气候温暖,水草丰茂,是放牧的黄金季节,他们就又四处迁徙,愉快地度过每一个夏天。

    我循着悠扬羌笛,见到少女正面对着湖水吹着玉箫。美人侧目,湖水倒映着她的美丽,真是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。她鼓腮换气,独奏竖吹,就如这草原中的公主一般,充满了温柔的野性。

    我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。想起了许千雪的那一身黄杉的温柔,想起了赵云那些英姿勃发,更想起了白衣观音纯洁的yòu huò……我赶忙咽了一口唾沫,默念道家“清心普善咒”。可浴火这个东西,偏偏就是你要压住它时就越压不住,越是想让思维离开自己思慕的女子,却满脑海中却是春宫图的各种姿势,体内气机翻江倒海,欲火焚身直要把我吞噬。

    这一定是我重伤之后的反噬。体内真气不精纯,受伤越重就越无法克制**。越克制反而越强烈,因为气机混乱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此时,有美人薄唇含羌笛,天色明媚,湖水中碧水荡漾。我难免有些浮想联翩,刚经过了一场生死之战,紧绷的弦终于松懈了。这世间,唯有美酒和美人不可辜负,漂亮的女子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,让男子不知为何,总想霸占她们的美丽。

    我一阵头疼,摆在眼前就两条路可走:要么现在就去霸占了那个chuī xiāo的女子,做一回禽兽;要么就强压浴火,做瓜田李下恪守礼仪连畜生都不如的呆子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。

    经历过起先的一阵燥热之后,我已心如止水。我走过去,从少女手中拿过羌笛,道:“你chuī xiāo可真好听。是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要知道,在这牧民之中,要学得高雅的乐器可并非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我们部族之中有一个女祭司,她交给我的。”少女看着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的南朝语言怎么说的这么好?”我这才想起来,和她交流上竟没有语言的瓶颈。

    “我们部族很多人都是汉朝的人,只是因为边境不稳,连年打仗,所以就都迁徙到草原来放牧了,也自由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父母也都是汉朝的人吗?”

    少女摇摇头,道:“我不知道。我没见过他们,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抛弃了我,是族长爷爷收了我,把我养大chéng rén的。”少女眼眶一红,硬生生忍住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们身世差不多,我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。”我怕她哭,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她低头“嗯”了一声,把玩着她的羌笛,两根深紫竹管并列,金丝银线缠绕,管孔圆润,哪怕历经多年吹奏抚摸,不见半点损耗,可见是上品质地的珍贵羌笛。但是笛身上却刻着几个小字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上面写的什么字?”我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支羌笛是我父母留给我唯一的信物,上面写着的‘鲜卑巫女’。”少女道,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应该是鲜卑族的族人啊。”我说道。出使匈奴之前,我对少数民族的历史还是有些了解的,当时在北方除了强大的匈奴之外,还有一个民族也很强大,就是这个鲜卑族了。只是,当时的鲜卑族也是四分五裂,内部战火不断。看来天下大乱,乱得并不仅仅是一个汉庭。

    我拿过笛子,微笑道:“这支信物,好好保存,你长得这么漂亮,说不定可能还是鲜卑族的公主呢。真有这一天的话,记得念我的好。”

    少女见我将这支羌笛摩挲得温柔细致,俏脸绯红,愈发娇艳动人。也是妩媚一笑,却让我看到了芊芊玉舌下的的小舌头,顿时,却又让我燥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还给她羌笛,继续躺在草地上,这般闲逸无忧的日子,恐怕以后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刚才不该怕你的。”少女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女孩子哪有不怕打打杀杀的。”我本想调侃她几句。没想到,我话音刚落,这位异族的少女竟然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腰上。

    我全身一僵硬,道貌岸然道:“姑娘,请你自重啊!”

    懵懂的少女羞红了脸,却伸手去解我的衣衫,低声说道:“你救了我的命,以后,我就是你的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难道,在这充满野性的草原上,有这样一个规矩?

    可这时我欲火焚身,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规矩,就算是个天大的陷阱也要往进去钻了。于是,我顿时换了副嘴脸,见他解不开我的衣衫,便念叨着我来我来,一点不含糊地自己解开了衣衫,露出了毛茸茸的胸膛。

    和充满着野性的美人野地苟合,席天慕地,肆意的欺凌着她,该是多少男人的梦想!

    我一翻身,将她压在身下,迫不及待地要解开她的衣衫,双手下滑,手到处有一丝轻微的战栗,像是害怕,又像是喜悦。

    她无疑有一双灵气的眸子,不是那种讨厌的将人心看得晶莹剔透的明亮,而是不沾惹尘埃的纯净。她的眼神如同身侧这座草原上的清冽湖泊,内有风情万种,泌人心脾。

    我有一剑,可斩美人。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