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白孔雀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十八章 白孔雀

    刀光一闪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将大刀架到了书生的脖子上。这宝刀刀锋甚是寒冷,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你待如何?”书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么救人,要么你就是个死人!”我一脸凶相。看来今日之事难以善了,这时我已打定主意,行走江湖为达目的,不玩点阴的看来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哎!”书生叹一口气,用两根手指轻轻拨开了我的大刀,道:“兄台你莫要着急,佛家有云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孔圣人也曾曰过,窈窕淑女君子好逑。如此měi nǚ我岂能不救?可又不能救,所以我们得想个办法去救……”

    他啰里啰嗦说了一通,道得我是云里雾里,我是个粗人,于是问道:“那你的意思到底是救还是不救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要救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如何救?”

    “先让这位姑娘服用我的续命丹药,谅短期内不会有性命之忧。可一来小子既然是墨家门人,就要遵守墨家规矩二来,我的医术只是懂个皮毛,要真想救她,还得求助于墨家医仙华佗先生。我会带你们前往墨家机关城,去亲自求一求墨家钜子,想来,墨家和农家之间必有什么误会,况且也不关这位姑娘的事,钜子仁慈,也不会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书生兄台说得有理。”我将刀入鞘,点头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我姓萧,名寒衣,取自名句凉风率已厉,游子寒无衣。”书生一揖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段大虎,长安全真教第四十三代传人。”我简单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久仰大名!今日幸得一见。”书生道。我心想久仰个屁,我自己都是这几天才知道江湖上还有人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我和萧寒衣正自纠缠不清,只听得外面一人叫道:“黄巾逆党,还不快快出来受死!”

    “张让?”我正打算出门去骂,不知道从哪来的山贼也敢闯shàng mén来,可一想起这个名字,却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不是张让,只是他手下的白孔雀。”萧寒衣道,“张让手下有四个手下,号称四大天王,个个都勇猛无敌。他们是白孔雀、苍狼王、魔索和鬼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我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墨家除了机关术,消息术也是天下闻名。我岂能不知?”

    “我恐怕打不过他,这下可是死定了。”我焦急地直转圈。

    “段兄莫急,其实昨日你们刚一进门,我就知道他要来了。”萧寒衣从我身上取下一根孔雀毛,道:“段兄请看,这根红色的血羽毛就是他追踪到你们的原因,白孔雀一向自负,如果被他放下了孔雀毛,相当于就是下了战书,不论你逃到天涯海角,他终归是要杀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杀了我谈何容易?”我一横屠龙宝刀,“我去和他拼个你死我活,麻烦萧兄带着许姑娘先走。”

    萧寒衣摇摇头,道:“段兄能背着许姑娘能从张让手下逃脱,自然是身负绝世武功的。可是,那白孔雀最致命的wǔ qì却是一道暗器,据说天下无人可破,段兄此去估计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也打不过,跑也跑不了,真是难煞了我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我这间小屋,周围装有七七四十九种机关,这也就是白孔雀到了门前,却不敢贸然进入的原因。要不他直接冲进来,我们三人岂不是一命呜呼,都去见了阎王。”

    这江湖果然复杂,看来这书生也非等闲之辈。侠客笔记中,多是文弱书生身负绝世武功,但我总以为这是文人骚客的意淫。以前师傅也常说,行走江湖有四类人是不能惹的:聪明的女人,漂亮的女人,和既聪明又漂亮的女人,不对……是和尚,道士,女人,小孩,看来以后要加个书生了。

    我正思付间,那书生又道:“可是我这些机关,却最多只能拦住他两个时辰。过了两个时辰,我们还是得一命呜呼。”

    “萧兄,有话你能不能一次说完啊?”

    “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,我们还是得跑。”萧寒衣道。

    我正思量着门口有恶狗拦路,却是如何跑法,他已经移开了书桌,露出了一个大洞来。洞里深不见底,一个楼梯歪歪扭扭,延伸到了不可知的地方。

    萧寒衣拿着烛台在前面探路,我则背着许雪儿跟在他身后。这个地道显然很久没有使用了,蛛网漫天,灰尘遍地。萧寒衣有些不好意思,道:“段兄多包涵,本想这辈子可能也用不到这个地道,所以也未曾打理。”

    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,前方出现一个石门,见萧寒衣摁下了一块凸起的按钮,石门缓缓打开,外面别有洞天,却是已经到了密道的出口。

    外面阳光正盛,我们西边的大山中行去,又走了约莫有半个时辰,书生道:“段兄,我实在是走不动了,我们休息下如何?”

    我当然也是疲累,也就点点头。我刚拿出干粮来吃了一口,却只见书生忽然站起,从腰间解下一个长剑来,如临大敌一般。我练习刀法不擅听力,见状询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却看着天空。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天空中一只大鸟正缓缓飞过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跟来了。”萧寒衣道,“白孔雀的追踪术果然天下无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快走吧,”我腾地站起,背起了许雪儿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萧寒衣却缓缓盘腿坐下,对我道:“我以前只知白孔雀根据血羽毛跟踪敌人,却不料他竟然能利用天上飞鸟追踪,实在好生恐怖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人一剑径取萧寒衣。萧寒衣看似闭目养神,却一声清啸,抽出软剑和敌人斗了起来。他的剑法颇有名门风范,严守门户却又不失进攻机会,看来以前真是小觑了他。和他对敌的白衣人,想必就是那白孔雀了,他白色的衣衫上绣满了大红花,倒像是戏台上的花旦一般。

    我担心还有其他人跟来袭击许雪儿,便抽出大刀守在她身旁。这一路来,她一直昏迷不醒,我探了探她的鼻息,还算平稳。

    我凝神向战场上看去,只见那白衣人的长剑攻势犀利,招招都指在萧寒衣的要害,萧寒衣虽然紧守门户,但看来已经抵挡不了十招了。我大喝一声提刀上去猛砍,一把屠龙宝刀差点被我舞成了双节棍,上下左右尽是刀影。

    我二人夹击之下,和那白孔雀方才打了个平手。他的剑虽然也是宝剑,却不敢和我的宝刀触碰,显然是心存忌惮。只见他长剑一闪,剑光暴涨,却是一连几个杀招将我们逼退到了圈外,白孔雀也不追击,而是阴阴地笑了几声,从怀中拿出一个闪闪发光的圆筒,像是由纯金铸成。

    “孔雀翎?”萧寒衣猛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倒是识货。”白孔雀笑道。

    “传说中孔雀翎系由孔雀山庄的主人耗尽心血打造成功的。当时,三十六名无敌于天下的黑道高手为了毁灭孔雀山庄,竟结下血盟,联手进攻,结果全部丧生在孔雀翎下,从此,孔雀翎名扬天下。在此后的三百年间,也有近三百人死于孔雀翎,他们不是一流宗主,就是一代绝顶高手,都因进犯孔雀山庄而毙命。这样的绝世wǔ qì,又是怎么到了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竟还有人知道孔雀山庄的这段往事,很好!事已至此,告诉你也无妨,我就是孔雀山庄的嫡系传人秋小武。”白孔雀道,“好了,天色也不早了,这就送你们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我只见漫天的暗器发射而来,美丽得就像孔雀开屏一样,辉煌灿烂。它就像一个惊人的生灵,让人目瞪神迷。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