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四章 呼延青青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五十四章 呼延青青

    可是,这一剑却终究没有斩下去。

    正在我浓情百倍心猿意马力求一战之时,部落里响起了敲锣声。这一声显得极其仓促,它让我受了不少惊吓。紧随着,部落一大批人马扛着野牛回来了。

    敲锣,原来只是为了报一个平安。匈奴风俗豪放,既有被律法许可的放偷日,也有抢婚的习俗,以及那姊亡妹续、妻后母报寡嫂的女子改嫁,都是中原衣冠士子作为抨击蛮夷之邦的绝佳理由。

    可我在这众目睽睽之下,要和一个女子做那种事,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。侠客笔记小说中看过,轮到自己却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还好,并未完全脱去她的衣衫。我坐起身,搂住她,轻嗅着她青丝的香气,感受着她处子之身的娇柔颤抖,叹了口气,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来日方长。

    我心中自有一番计较:如果将来有一日回归中原,大不了带着她一起回去。在古代,男子有个三妻四妾不也正常,雪儿也不是个醋坛子。到时候万一江湖上评个十大美人之类,那我岂不是一人占了两个?这可是一大风流快事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便觉得不那么郁闷了,恨不得偷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准备在这个命途多舛的牧民部落逗留几天,问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她轻声道:“呼延青青。”

    我喃喃自语:“那我以后就叫你青青吧。”

    她柔声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翻了个白眼,弹指在她额头,“我说什么你都说好,就你这榆木脑袋瓜,真要是去了鲜卑,也做不来心思百转千弯的公主郡主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提了提嗓音,兴许这就算是天大抗议了,“我本来就不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,部落的族人们都已经临近了。我恋恋不舍地放开她,平复了下心情。

    猛然醒悟,这事有些荒唐!我怎能见了一个异域女子,就如此草率地要和人私定终身?我摇摇头,真是不知哪根筋不对了。但是,她确实很可人啊……

    族人们抬了十多头野牛回来。见到了我,不论老幼,都虔诚跪在地上,年迈族长更是流泪不止,好似满腹冤屈都一扫而空。得知我要在此住上几日养伤,都是喜悦异常,那些年幼孩童与少年少女,更是欢呼雀跃,除了呼延青青,其余几名少女也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,希望我入住他们的营帐。

    但老族长热情,做了一个让我咬牙切齿的决定,让我住进了他的营帐。

    晚上,部落举行了庆祝晚会。虽然这一天过得坎坷,但还是要庆祝丰收,以及感恩于我。我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以后,低头走出帐屋,青青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苍穹上繁星点点。

    我缓缓走上一座小土包,除了少女青青,远远还鬼鬼祟祟跟着老族长的小孙子,好像乳名是叫阿棘勒。

    小兔崽子古灵精怪,还以为我没有发现他。呼延青青笑笑,道:“他从小就喜欢粘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没关系,小孩都喜欢有你这样一个姐姐。”

    我们坐在土包上,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。

    呼延青青说起,其实他们这次迁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。而是此前,一位匈奴贵族的儿子要轻薄于他,却被他们部落属地的贵族王挡了回去。两个匈奴贵族之间引发了一场争斗,无奈之下他们才千里迁徙。

    我才知道,匈奴单于之下还有很多的贵族王,如呼延王、须卜王、兰氏王、昆邪王、休屠王、东胡王、楼烦王、白羊王……,各自划分有自己的领地,像呼延青青这样的小部落,每一个都是归属于自己领地的贵族的,不得在其它领主的草原上放牧。

    偌大个草原,原来也是不得自由啊。

    夜凉如水,我们在一起说了很久的话,直到她靠在我的肩上睡着了。长长的睫毛之上,在霜气的侵袭下,挂着一滴晶莹的露珠。

    如她一般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,我都是跳水砍柴,做一些粗活。部落里人多,竟没有了再和青青长时间独处的机会。闲暇时,也教部落里的孩童一些基本的武艺,他们也都叫我“大虎哥哥”。

    恍然间过了五日,我连日打坐调息,伤势也好了大半,再有内伤也只能是慢慢调息了。虽然呆在部落中岁月静好,但总还是有使命要去完成。离开了这些时日,一直也没有呼厨泉等人的消息,不知道现下如何了。

    当天清晨,我便辞别了老族长和呼延青青,要继续上路去匈奴王庭了。青青送我离开,拉着我的衣襟,说道:“你快些回来,我每日都等你。”

    我心下感动,香了香她的脸颊,便上了马,向前方奔去了。也不敢回头去看,生怕一回头就舍不得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我沿途边走边打探消息,听牧民说,呼厨泉他们已经过去了三日,但他们大军行走缓慢,远不及我每日里的快速追赶。照这般速度下去,可能在明日天黑之前就能追上大军了。

    一路风餐露宿,好在我闯荡江湖多日,也早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夕阳西下,我却没能追上大军,想沿途打问牧民还是不太靠谱,结果走错了路。因为语言不通,很多牧民给我连说带比划,他们虽然都热情好客,但指路方面却不在行。根据他们的指导,我本以为跑不多远会有条河,却没想到一滴水也不曾见到,反而有座大山拦路。

    因此这一路跑的我辛苦不已,马背上也都尽是汗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却连一个大军的影子都没看到。但运气好的是,只见前方有一座城池颇为热闹,这在匈奴甚是罕见。我长途跋涉了几日也是累了,便进去歇歇脚。走在城门口,看到城头之上歪歪曲曲地写着三个字,竟然是汉字:“三皇城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听过,但却是想不起来了。也不管那么多,找个店吃顿饱饭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进了当地一家馆子,叫了二斤牛肉和一碗羊杂碎,北地的“烧刀子”自然是免不了的,便放口大嚼了起来。正吃之间,只听得隔壁一人说道:“听说城主这几天已经回来了呢,正在全城通缉一名江湖大盗。”

    我一向比较喜欢这些侠客笔记中的情节,听他们说,便留上了神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说道:“那大盗可是犯了什么事吗,竟敢有劳城主大人亲自通缉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听说这人无恶不作,shā rén越货,烧杀抢夺真是坏到了骨子里。最可恶的是,是个大大的采花贼,从八岁的女童到八十岁的老太婆都不放过,和禽兽无异啊!”

    我顿时义愤填膺,这种贼子要被我遇到,我等江湖中人,为民除害行侠仗义本就是英雄本色。

    另一人问道:“那这人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那食客道:“听说是从中原那边来的,名字倒是好记。叫做段大虎,通常身上还背着以这一把大刀!”

    我一口烧酒差点被没喝到鼻子里,筷子一抖“当啷”掉在了地下。这通缉的江洋大盗,说的不就是我吗?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