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 魔头与女子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五十六章 魔头与女子

    原来,“他”并不是个公子,而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在龙门客栈之时,龙沛就曾提醒过我,四大魔头中排行第二的是三皇城的城主,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子。我打赢了龙沛,又杀了乌熊,可在这女子手下,似完全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的一个魔头?

    我口吐鲜血,漠然道:“你想要抓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笨。”三皇城城主慕容碧笑道,“我找你只为让你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三皇城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在你必经的每条路上,都安排了你不得不问路的人。不论你怎么走,终究是要来这三皇城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素不相识,你这么大费周章的找到我,该不会就为了和我动手吧?”我悻悻地道。

    慕容碧道:“让你去帮我开启一座坟。”

    我愕然。

    她继续说道:“你拿的刀是屠龙刀吧?你知道为何江湖传言屠龙刀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。”我说道,“这屠龙刀是农家至宝,可以号令农家三百万将士,这算不算得号令天下莫敢不从?”

    慕容碧仰天大笑道:“真是个荒诞的理由!”她笑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你可知这屠龙刀本是秦王嬴政座下第一大将蒙恬之物?昔年嬴政病死,蒙恬蒙受冤狱。后来他才知道秦王已逝,赵高想让他死。蒙恬在狱中喝下毒酒,但却被农家首领所救,逃至匈奴。临死之时,蒙恬制造了自己的墓葬,在里面藏了一件很大的秘密。而我,想知道这件秘密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武功这么高,还用我干什么?”我干脆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他的墓葬只有屠龙刀才能开启,这把刀已经消失了四百余年。而你,现在是这把刀的主人。”慕容碧看着我,“现在我说的够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现在对你来说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,”慕容碧眼神冰冷,“要么随我去开启墓穴,要么现在就死。”

    我叹口气,喃喃道:“连盗墓也有我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明天,城门口,我等你。”话一说完,她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我苦笑。

    翌日,我和慕容碧来到了黄河边。据她所说,蒙恬死后修建的自己的墓葬,便在这黄河河壁之上。

    慕容碧凝视河流,身体则飘在了空中,她忽然抽剑,一剑劈向黄河之中。千百年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黄河水,在这一日这一时,逆流而上。河水出现百年不遇的断层,在我面前的峭壁中露出真面目,一整面九龙壁,狰狞地挂在黄河之上。

    九龙戏珠,栩栩如生。滔滔河水冲刷四百余年,龙纹依然清晰可见。当年雕工之深刻玄妙,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不是大将军蒙恬的坟墓吗?却为何上面刻有九龙?

    紧要关头,我怔怔失神。

    “走!”慕容碧轻喝一声,一掌打向我的后背,将我推转至石壁之前。她一掌摁住九龙争夺的那颗珠子,将其陷入龙壁几寸,一扇大山壁哗啦一下迅猛倒转,在黄河之水合拢之前,我二人被旋转墙壁砸入壁内。

    九龙壁外,黄河之水终于重新合拢,盖住了九龙壁。

    河水依旧奔流不息。

    壁内,却是另外一个天地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是一片黑暗。刚进入其中,一时之间眼神不能适应,便什么也看不见。刚被慕容碧一拉,我一个踉跄过后,这才定睛看去。只见面前是一条丈余宽的廊道,深不见底,估计还有很长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走在前面,听说这种古墓之中都是机关,万一一个不留神,就要被万箭穿心。要是死在这里,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殊不料这欠男人调教的婆娘二话不说,一脚就将我踢到了前头,我腹诽几句,也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,在前面开路。

    正走之间,忽然发觉前方似乎甬道从两边合并了过来,就像要夹住我们一般。慕容碧也皱眉道:“机关合山?”她继而冷声道:“不想死就赶紧向前滚!”

    我这时也顾不得万箭齐发了,向前方疾跑过去,可没跑几步两侧的山壁却已经合向了我,将我夹在中央。我伸出双臂,体内长生诀流转,咬牙撑开墙壁。如此艰难前行,每走一步便在地上踩出一个深入脚踝的深坑。再看慕容碧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合山间隔越来越短,我的换气机会也就越来越小,但仍然不见有临近尽头的迹象。双臂逐渐酸麻,墓内本就空气浑浊,阴气深重,我不知挡下几次合山,出现了练刀有成以后久违的两眼发花,这可不是个好兆头。

    我咬牙长奔,生死也就是这口气了。

    一口气奔到尽头,前方豁然开朗,有白光刺目。我赶忙掩住双眼,往前看去,只见面前出现一扇巨大的青铜门,高约四丈,宽三丈,门上篆刻有密密麻麻的铭文。后方慕容碧也是轻叱一声,一袭白衣冲出山谷,她总算还有点良心,独立支撑让我先离开甬道,饶是她武功高绝,嘴角也都出现了血丝。

    她来之后,身后合山合的完整,已经完全看不到我们来时的路。慕容碧神色冷静,在铜门上仔细地摸索着,寻找开启铜门的机关。

    我却站在当地,仔细打量这处山洞。青铜门上发出的白光照亮了整个山洞,它是一个颇为宽大的所在,估计能容纳万人。青铜门的左侧是一个土山,怕有八丈之高;右侧紧挨着山壁。头顶却如苍穹一般,穹顶镶嵌绵延如璀璨星空的珠子,熠熠生辉,左右两面石壁和地面上贴满琉璃打磨而成的小镜面,交织出一洞辉光,细一看,那些珠子竟然隐隐流动,如同四季星象,斗转星移。我内心震撼,这些珠子如何能够保存数百年之久?

    古人云:“人老朱黄”。再明亮的珠子也如人的寿命一般,用的久了自然会泛黄变质。可现如今,这天空的珠子少说也有几百年,却仍然明亮如昔。

    须知有人老珠黄一说,珍珠之流,过了年数,就会理所当然地泛黄变质。我原本一直看不惯世人一味崇古贬今,如今再看,并非全然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慕容碧仔仔细细地摸了好几遍青铜门,看来是没有任何发现。见我仰望着星空,便站在我身边,也看起天上的星星来。

    审视良久,她伸出左手,在空中顺着星图转折勾画着。

    我看了许久,说道:“这天上的星图好像一个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阵?”慕容碧眼中冒出了亮光。

    “北斗七星阵。”我不确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ps:一直在想《盗墓笔记》中的青铜巨门。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