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 古墓天机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五十七章 古墓天机

    慕容碧皱了皱眉头,冷淡问道:“你懂星象运转?”

    “当时在山上学艺之时,师傅教过一些,可以试着推演推演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碧转头,道:“那你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我忍住才没有白眼,蹲在地上,用手指头划来划去。我仔细观察,发现这穹顶上的明珠暗合道教一元、两仪、三才、四相、五行、**、七星、八卦、九宫的流变规律,其中的北斗七星十分扎眼,想来并不是随意为之。

    我结合全真教的阵法,在地上画着阵图苦苦思索,时不时抬头默记群星流转。这阵法一途,起始浅显,入门不难,可久而久之,犹如拾阶登山,愈发艰辛。推演至晦涩死结,我就瞧着线条杂乱的地面发呆出神,

    慕容碧本来也不催我,但见我大半个时辰还未有头绪,也还是那副冷冷的腔调道:“墓中不通风尽是死气,你大概还能再活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我猛地心念一动,人到临死,心思特别敏锐,那天罡北斗阵法的攻守趋退,吞吐开阖,竟是清清楚楚的宛在目前。我猛然醒悟:“啊,是了,这幅星图的中心便是北极星位。”顿时豁然开朗,得知若将北斗星宿中“天枢”“天璇”两星联一直线,向北伸展,即遇北极星。此星永居正北,北斗七星每晚环之而转。

    可这幅星图到底和眼前这个青铜巨门有何关联,我却是参悟不透了。我将这番参悟告诉了慕容碧,她也是毫无头绪,站在当地静静发呆。

    慕容碧好像自言自语道:“珠子一颗都不能毁坏,毁了阵法,光芒炸开,没有死角可以躲避。你必死无疑,我就算能活,今生也是无法打开这扇门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一本正经说道:“这样的话,我们一起死在这里好了,看上去还像是个皇帝的墓葬。千百年以后,后人看到你我两具尸骨,指不定会被当做殉情的男女。”

    慕容碧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其实,我对这个青铜门还是很有兴趣的。从小就读那些侠客笔记小说,也曾想当那些名扬天下的高手,最不济也要做个快意恩仇的游侠,看过许多不知真假的奇遇,跌落山崖,挂枝而活,入了山洞见着高人尸骸,嗑拜以后得到一两本秘笈,出来以后就成了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一流高手,该报仇的报仇,该和女侠快活的快活,让我差点找个终南山上最有仙气的地方跳下去,可思量再三终究是没有那个胆量。

    忽然,慕容碧道:“你有没有发现你说的这颗北极星在动?”

    我抬头望去,似乎它确实是向右了一点,七星连成了一道线,一道光芒打在了青铜门上,那里正好是龙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将刀插入龙口试试。”慕容碧命令道。

    我也不啰嗦,直接拔出屠龙刀。刚要插入龙嘴,忽然慕容碧拿出手指在我手腕上一划,顿时鲜血入注。我大怒,正要骂道:“你个泼妇真是喜怒无常!”却听得她叫道:“将血滴到屠龙刀的血槽之中,再插入机关。”

    我愤愤。但还是照着她说的做了,将刀插入到了青铜门的龙嘴之中,但也是毫无动静。我左右扳动,果然只听得一声巨大的机簧之声响起,青铜门竟缓缓打开了。

    门口,光芒骤然黯淡。

    慕容碧平静道:“这门,我只知道要皇亲宗室遗孤血液作钥匙才能开启,屠龙刀为何会选了你,我现在总算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门后不远,是一件密室。密室中放着两个竖直立起来的棺材,棺材上密密麻麻地写着纂书。我看了半天,道:“这是秦时候左庶长商鞅的两篇文章,一篇是王书,一篇是霸书。”

    慕容碧惊讶道:“你看得懂小篆?”

    我亦愕然,摇摇头道:“我本来是看不懂的,不知道为啥刚才突然就看懂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碧再不理我,道:“上血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血?”我惊道,“你该不会想要打开棺材吧?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快点,别让我动手把你榨成干尸。”慕容碧一脸讥嘲。

    我无奈只得又划破手腕,将鲜血滴在棺材板上了。只见这时发生了奇迹,左手王书阳字印铜门,红亮如旭日东升。右边霸书阴文铜门,青晦如无星无月夜幕。

    两扇棺材板上的文字如水窜流,缓缓流淌着,最终自动向外翻了下去。露出了棺材后的两件物品的真容:

    一件鲜红龙甲。

    一件藏青色蟒袍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了那日战颜良,他身上所披的红甲。我告诉了慕容碧。

    慕容碧冷笑道:“世间红龙战铠只此一件,听你所说,仿效的如此笨拙岂不可笑?”

    她言道,这两件物品都是蒙恬所有。红甲正是秦王御赐的红龙战铠,而蟒袍也是大将军独有的恩赐。

    慕容碧眯起眼,“红甲归我。念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如果想要的话,蟒袍就归你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我答应,她便伸手抓起了红甲。那红甲似乎是水做的,竟然自动包裹上了她的身体,她穿在身上竟然也是英姿飒爽,娇艳欲滴。只是受她内力催动,这战甲上了她的后,周边便有火焰飞舞,热浪扑面,也不知道她自己觉得热不热。

    密室之后,又是一条道路露出在我们眼前。

    俑人夹道,兵戈相向。

    慕容碧率先前行,我大约数了数,两侧大概有三百多尊秦俑,腰挂宝剑,看来是秦王的近卫了。到了尽头一座石屋豁然开朗,虽然不如先前的青铜门版巨大,但也算得上是格外宽敞了。

    两侧站立着秦俑制成的文武百官,个个颜色艳丽栩栩如生。九级台阶之上,摆有一张龙椅,坐有一具枯白尸骸。

    这就是秦始皇?

    可是不对啊,秦始皇嬴政明明埋在咸阳,这里却又是谁?

    慕容碧冷笑道:“大胆扶苏,竟敢自己称王!”

    这上面的人,原来是秦公子扶苏了。我隐约记得历史上,秦始皇死后,赵高伪造了一份圣旨,判处了扶苏的死刑。结果扶苏也不问自己父皇为何要杀了自己,竟然饮鸩自尽了。没想到却在这里,看来是和蒙恬一起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,身穿红甲的慕容碧却自己抬阶而上,走到龙椅附近不由分说,便将龙椅上的骸骨一掌拍的灰飞烟灭。我看得一阵毛骨悚然,暗付道:这具骸骨又不曾惹你,你干嘛要将人家挫骨扬灰?

    骸骨消失之后,出现在龙椅脚下的是一枚虎符,应该就是大秦帝国的镇国虎符了。古代的虎符本是完整一枚,但往往从中劈开,皇帝和大将军手中各持一枚,只有两枚虎符合并在一起,才能调动兵马。

    但现在,出现在面前的却是完整的一枚。可见秦始皇对蒙恬的信任。因此蒙恬知道了赵高的阴谋之后,却无力回天,只得临死前在此修建了墓葬,表达自己的始皇帝的忠心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的便是这件物事?”我问向慕容碧。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