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绝地苍狼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十九章 绝地苍狼

    孔雀开屏,映起漫天流星,如梦般梦幻中,它们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。能死在这么美的梦中,也是一种快乐吧。

    但是,我还不能死。人死之后,岂非所有的梦都要没有了?既然死亡是最后的终点,又何必急于一时。头脑中一丝神识清明,我一招“断壁残垣”发起,刀已经舞到了极致,将我全身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只听得“钉钉钉”数声,孔雀翎中的暗器却没有打到我的刀上,而在我的面前,忽然撑开了一把伞。

    “玄铁宝伞!”这时,该白孔雀惊呼了。

    萧寒衣道:“不错,你也很识货,正是墨家至宝玄铁宝伞!这件奇门兵器,兼有长剑、判官笔和齐眉棍三种兵器的功能,撑开来还可以抵挡暗器。它看似一把普通的雨伞,伞骨却是用玄铁铸造而成,伞面则用似布非布的天蚕丝制作,一根天蚕丝能抵御数十斤wǔ qì的冲击,割不穿、撕不破。其实,在我拿出长剑的时候你就应该发觉这就是玄铁宝伞,可是你大意了。据我所知,孔雀翎短时间内只能发射一次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孔雀翎向来例无虚发……”白孔雀还有点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为什么在四大天王里面排行老幺吗?”萧寒衣道,“作为孔雀山庄的后人,你根本就没有领悟孔雀翎的真谛。江湖上最厉害的wǔ qì,并不在于wǔ qì本身,而是在于使用他的人,孔雀翎确实无敌,但无敌的是使用他的人,而并不是这件wǔ qì本身。”

    “哼!那你说,孔雀翎的真谛是什么?”白孔雀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信心,是孔雀翎必杀的坚定信念。可是你,在我屋外而不敢进,要用言语逼我们出来追踪一路,却直到现在才敢出击,你没自信,怕输。可能,从你做太监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白孔雀脸色变了,他怒道:“不用孔雀翎,我一样杀了你们。”他提着剑大踏步而来,却忽然顿住,他看着胸前,那里插着一枚骨钉,鲜血迅速染红了一袭白衣,就像雪地里忽然绽放的红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谁?”白孔雀看着萧寒衣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在下墨家萧寒衣。”萧寒衣道。紧接着,他收起了严肃的样子,道:“好险,好险!刚才他要是真冲过来,咱俩可真打不过!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眼神炙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着我?”萧寒衣大囧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要是个娘们该多好,我就收了你。”我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段大哥,我们这是在哪?”许千雪不知何时在我背上醒转了过来,幽幽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去墨家机关城的路上。”我尚未答话,萧寒衣一个箭步蹿到了我身侧,笑道:“姑娘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你是萧寒衣?”

    “我是啊,刚才多亏我救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奥,谢谢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不必客气,我辈侠义中人,救死扶伤本就是本分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道:“萧兄,你看追兵不知道还有没有,离机关城到底还有多远啊?”

    “恐怕还得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一直背着许姑娘也不是办法,我们去找辆马车如何?”

    “段兄所言极是。前面三里地外有个镇甸,我们便去雇个车辆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此言,快马加鞭,果然走了不远就到了一个镇甸。此时天已经黑了,我三人商议是不是在此留宿一晚,但后有追兵不知什么时候便到了,也只得付了银钱,雇了一辆马车,在路上边走边休息。

    萧寒衣见着许千雪,便似有千匹马也是拉不走的。寒风中,我只得赶着马车,喝着刚买的烧酒。车厢中,不知道萧寒衣和许雪儿说些什么,惹得她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自觉上了马车以来,总觉得被什么监视了一样,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。天色已经渐黑,马车走得也缓慢了起来,我站起了起来,打算舒展下后背,猛地一回头,却只见车之后黑压压地一片,正往马车方向铺盖过来,样子像是群猛兽。

    “哇,全是狼,好多狼!”我大惊喊道。书生一掠坐到了我的身边,点头道:“我们怕是遇到了难缠的角色,你们看这些狼井然有序,应该有人在操控,而能办到这些的恐怕只有他了,便是张让手下四大天王的苍狼王!”

    “苍狼王?”我大吃一惊,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夜黑风高,苍狼敖啸,shā rén瞬息,如鬼如魅,这仓狼王全称黑夜苍狼王shā rén如麻,手段高强的很,本来我也不惧,只可惜现在要照顾许xiǎo jiě,到时他若进攻,怕是很难抵挡!”

    “他有这么厉害吗?那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动手?”我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萧寒衣沉默,即而道:“那是因为……他需要一个最佳的时机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机?”

    “段兄有所不知啊,”萧寒衣道,“他其实叫黑夜苍狼王,天越黑他才越有shā rén的**。”

    我沿着话头看向远处,远处大山如黑影,月黑风高时,正是shā rén夜,多么肃杀而不祥的景象!

    “快点,再快点!”现在我的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声音了。如果真如传闻所说的,那仓狼王异常了得,那么很可能许姑娘的性命会受到威胁,我只有各自戒备。

    “哎,雪儿命苦。如果确实危险,你们就走吧,自己逃生好了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许姑娘你请放心,有我萧寒衣一口气在,绝不让苍狼王伤害到姑娘。”萧寒衣语气坚定,朝着车厢中喊道。听他这么说,我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便道:“有我在,没人能伤你。”

    突然,马车门好像轻响了一声,我蓦然回头,只见车厢已经打开了,许雪儿坐了起来,却没发现有别人。许雪儿却笑意盈盈,只是笑的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杀了我吗?”许千雪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车厢里居然传出男人声来,好似空气中传来一样,我睁大眼睛仔细看来才勉强感觉到有个身影,原来苍狼王身上所穿夜行衣制材特殊,竟然可以和黑夜完全融为一体,而仓狼王便是凭借这点毫无顾忌地夺人性命。

    “放开许姑娘!”萧寒衣已经抽出宝剑在手,那剑光在夜里如流水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啊,把屠龙刀和农家玄铁令给我,你们两人跳下马车去,我就放了她。”黑暗中一个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苍狼王,你以为你一个人就能打赢我们三个人,未免太自大啦!”萧寒衣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白孔雀那个蠢货,你们最好赶紧照做。”他用一柄黑色的长剑紧紧抵住了许雪儿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和萧寒衣互看一眼,他虽然智计百出远胜于我,也没有了办法。我只好扔了屠龙刀过去,却一不小心撞在了门框上,掉在了地下。此时,我和萧寒衣一个翻身下了马车,只见黑夜中狼群的眼睛如灯烛,正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萧寒衣二话不说,长剑挥舞杀向狼群,我失了屠龙刀,却又怎是狼群的对手。只得赤手空拳,和那狼群大战了起来。只见一头狼张着血盆大口要咬我的脖子,我双手撑着他的双下颌,一使力将它的头掰成了两半。却只觉小腿一阵刺痛,不料一只狼却咬住了我的小腿,我一拳击下将它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黑夜之中,火光顿起,原来是萧寒衣在马车底下一戳,一股烈酒的味道扑鼻而来。他将一个火折子扔在了烈酒中,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,狼群见了火光再也不敢追击了。

    苍狼王挟持着许雪儿走出车外,忽然狂笑了起来,道:“我本欲留你们一条小命,看来却是非杀不可了!”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