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相濡以沫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六十四章 相濡以沫

    这几下鹘起兔落,我顿时又杀了两人。这样一来,他们的阵法便再也发挥不了威力了。

    正欲持刀去挨个击破,却不料腰上竟然中了一脚,回头一看原来是那被我拍碎了头骨的道人,临死竟然发起狠来,临死前给了我一脚。这一脚用上了他毕生的功力,我腰如断了一半,又如短线的风筝飞出了几米远,掉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其余四名道人见机也快,纷纷持刀向我砍下,看架势要将我大卸八块。我翻滚不停方才躲过快刀,然而,一名道人杀红了眼,却一把抓住了青青,用力向悬崖边甩去。青青“哎呦”一声,直直往悬崖边跌去。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,猛地一个反扑抓住了她的手,不待我站定,几刀纷纷朝我砍来。我一松手躲开了弯刀,但却又中了一名道人一掌。原本他们早已算计好,就等我来救,我一救青青全身门户大开,正好让他们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这一掌好生厉害,打的我体内气血翻涌,一口气未调息过来,几名道人的弯刀却攻的很急,尽是绝招。我脚下泥土一滑,一个收势不住,竟然朝着悬崖下跌去,我猛一伸手,抓住了悬崖边的一株青藤。

    一名道人笑道:“要你的狗命!”

    几刀看在藤蔓之上,眼看是要砍断了。

    “大虎哥哥!”青青大叫了一声,从背后一撞那名奸恶道人,将他撞下山崖。但那道人回手一抓,也是抓住了她的衣衫,扯下了一块布来。这一抓颇为凌厉,青青收拾不住,喊一声“哎呦”,也朝着悬崖下落去。这一下几名道人惊慌失措,嘴里叽里咕噜大叫不止,但也来不及救她了。

    我见形势危急,一咬牙松开藤蔓,也朝着下面急速跌落而去。

    我体型重,又身负大刀,跌的快些。快到中途,已然抓住了青青的左手,猛吸一口真气,将她抱在怀中。我喝道:“抱紧我!”她依言紧紧缠绕我的脖颈。

    当下,右脚尖点在左脚背上,向上蹿起几尺,伸手去抓一条藤蔓,却将藤蔓连根扯动了下来。青青脸上却没有丝毫恐惧,将头枕在我胸膛上,想是已经认命了。

    我心下难过,不知如何安慰她,只觉身子急速下坠,全身血液猛往脑门流去,几欲昏晕。睁眼看到下方有一块突出的岩石,心想此时再不搏一搏,恐怕真要摔死。便在这生死刹那,我急急伸出右手,大吼一声,便往岩石上抓落。此时下坠之力仍大,五指与岩石相撞,当场鲜血迸出,指甲更是断裂翻起,一时痛彻心扉。我咬牙忍耐,双手连抓,终于稳住身形,直把掌心擦破了皮,这才止住了下坠之势。

    我此时却觉得心里高兴,仰天大笑道:“果然我福大命大,不会就这么死了。”却见青青的一双妙目也正望向自己,两人眼神相会,都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此时我二人悬挂在悬崖中间也不是办法,又担心下面有匈奴兵卒埋伏,便又往上爬去。爬了一阵,我只觉五指渐渐发麻,全身力气就要离体而去,恐怕自己半路支撑不住,摔下悬崖,当即拼着一股余勇,咬牙奋力而上。半个时辰之后,峰顶便在半尺不到,但手脚已感脱力。我大吼一声,拼出最后一丝力道,连攀带爬,这才滚上平地。

    我摔倒在地,却一个骨碌翻起,怕那四名道人再从暗中偷袭。看举目一看,四名道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估计是以为我俩人已死,便自行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青青为我擦拭汗水,抓住我的手道:“大虎哥哥,你的手还在流血,疼不疼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本来是是有些疼的,可你一吹便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她当了真,便轻轻朝着我的伤口上吹去。我忍不住将她抱入怀中,说道:“青青,你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她柔美一笑,说道:“是你喜欢的样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那日看到你在湖边chuī xiāo,我突然就有些喜欢你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,草原上最强壮的骏马都不能和你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傻姑娘,你刚才为什么要跳下来啊?”我抚摸着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救了我这么多次,我便是为你死一万次都是值得的。”青青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她轻声细语,我却听得心情激荡。在这世间,却有一个人愿意为了自己不惜生命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雪儿也是如此的吧。此时美人在怀,却又想起了她,一时间僵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大虎哥哥?”她发觉我抚摸她头发的手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青青,有件事我也不能瞒你。在中原,我已经有一个心上人了。”我老实说道。

    她青青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大虎哥哥,现在和你能朝夕相处我已经很知足了,你以后终究要回到你的世界中去,我知道的。也不敢奢望能和你一起,就像草原上的鸟儿一样永远相守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,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当时夜已深沉,四下一片静寂,除了山风呼啸,丝毫听不到一点声息。我放眼望去,只见四野间一片雾茫水气,远处山岚隐隐飘舞,好一片雾蒙蒙的美景,却看不到呼厨泉的军马何在。心下发愁,暗道:“不知呼厨泉和许褚他们退到了何处?眼前若要脱险,非找到他们不可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反复打量,都在思索如何逃脱此地。然而眼前情势实在太坏,山下敌军云集,崖上无草无木,实在不知如何逃生。也只有长叹一声,只有先去打猎,填饱了肚子再说。

    我提刀走去,见到几只雪鸡在地下来回走动,当即大喜,飞身去捕,施展开逍遥游身法,当场便抓到了两只。好在悬崖上有些干草,就地生起了火烧烤起来。我烹调的手段无师自通,甚是高明,想起这鸡是要给青青吃的,更是着意炙烤,好在前几日风餐露宿身上还带了不少盐巴,更增香味。过不多时,那雪鸡已然嫩熟,肉香四溢,引人垂涎。

    我撕下半只雪鸡,递给了青青。我也不客气,咬了一口,说道:“真好吃,大虎哥哥你不仅武功好,做饭也是一绝呢。”

    我拍拍胸脯得意道:“那可不,其它的不敢说,可论厨艺江湖上可没几个人比得上我。”

    便在此时,一阵寒风吹来,在这冬夜之中如刺骨一般,青青不自觉裹紧了衣衫。我见天空中彤云密布,一会儿怕要下起雪来。此处地势甚高,冬夜定然酷寒,自己虽然内功深厚,也未必熬得起,更何况青青这般娇弱的女子,如何抵受得住?当下便赶紧寻找栖身之处,也好熬过今晚。

    过了小半个时辰,天色已然灰暗,我在崖上攀高伏低,上寻下觅,总算见到一处岩壁下有个洞穴,想来足以让青青遮风避寒。我拿起屠龙刀进去查看,发现里面并无野兽痕迹,地下也无兽粪臭气,心下更是高兴,当即引火铺草,将洞里洞外打理一遍。

    此时,天空中忽地降起了大雪来。我唤着青青加快脚步,冲风冒雪,急急往前奔去。走进洞里,洞中火光映壁,温暖如春,与外头的酷寒相比,别有一番温馨天地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青青,你就在这里休息吧,我去外面守着。”

    青青脸色绯红,说道:“大虎哥哥,你也进来吧,我害怕……”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