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道德宗主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六十五章 道德宗主

    夜凉如水。

    今天也着实是有些累了,打坐调息了一会儿,便昏昏沉沉睡去。睡了一会儿,只见青青趴在炕上,背脊微微起伏,显在低声哭泣。

    我从梦中惊醒,慌道:“青青,可是受伤了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青青连忙擦去泪水,低声道:“我没事,大虎哥哥你自己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我走上前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安慰道:“你是不是想家了?”

    青青咬着嘴唇:“想起前几日还和族长爷爷他们在一起,多欢喜的日子,可是现在,他们一个个都不在了。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他们收尸,莫要让天上的鹰糟蹋他们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我劝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也不要过于自责了。等你回到鲜卑,见到了自己的爹娘就会有了新的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青青说道:“大虎哥哥,你不和我一起去鲜卑吗?我要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便在此刻,忽听远处传来细细的脚步声。我心中一惊,低声道:“有人来了!定有敌人上崖!”料想到那群道人在崖下没有找到我们的尸首,不死心竟又上崖来搜捕,青青也是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我伸脚踏息火堆,暗暗伏在洞口。只听得一人骂道:“宗主也太小心了,这对狗男女肯定死了,已经被虎豹吃掉了,非要让我们大半夜还来搜寻,真想累死我们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快爬!高拉儿你怎么这么多牢骚!”

    我偷偷走到崖边,只见一人刚上得悬崖,也不管他是谁,朝着洞口这边走来,登时一脚猛力踢去。这一脚便是一头猛虎也抵挡不住,那人胸口肋骨喀地一声,当场断折,跟着身子远远飞出悬崖,一声未发,便已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一旁刚才和他说话那道人发觉不对,低声道:“高拉儿,你在哪里?”我隐在大石之,屏住呼吸。那道人东张西望,四处寻找同伴下落,不知不觉走到了我的身前。我当下飞身跳出,一刀挥去,已然割断那人咽喉。那人双手捂住了脖子,但却发不出声音,挣扎一阵,便摔在地下,一动不动了。我将他尸身拖过,悄悄丢下悬崖。

    其余两名道人不见了同伴,都是低声叫唤。发现不对,刷的一声都抽出弯刀来。我哈哈一笑,跳将出来,大喝道:“兀你两个老小子,可还认识你爷爷吗?”

    那两人不见同伴,却陡地见到了我,都是霎时神色惊慌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原来我刚刚杀那两人,不小心在脸上和身上都沾满了血污,却也来不及擦。此时黑夜之中,也难免他两人害怕。

    我狰狞道:“我死得好惨呐,你们还我命来!”

    一道人甚是胆小,登时就跪在了地下,呜咽道:“鬼爷爷,今天都是他们杀你把你逼下悬崖的,我可是连你碰都没有碰到,你可别杀我啊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脸色惊疑,回头就跑,我追了几步赶上,屠龙刀夜卷风雪,一刀从背后劈出,将他劈成了个两半。胆小的道人更加害怕,磕头如捣蒜,哀哭道:“鬼爷爷饶命啊,小道我有老小,实在不能死啊!你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我见他说的可怜,又神情卑微,却也有些不忍。但既然他们都能寻来,一会儿再来了强敌,我岂不是又要分心,行走江湖可不能心慈手软。我拿起屠龙刀在他脸上晃了几晃,说道:“鬼爷爷我可以不杀你,但是你们今日不杀你我又不能超生,可是我又不忍心。这样好了,既然你今天逼得我跳崖,你也从悬崖上跳下去吧,是死是活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道教中原有恶鬼报仇,杀了债主才能超生的说法,这道人竟然深信不疑。可他又神色犹豫,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我凶恶道:“你再不跳,我一刀砍掉你的头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见我心狠手辣,将牙一咬,眼睛一闭,就从悬崖上跳了下去,我隔着好远,都能听到他的惨呼声。我心想这道人也是个实心眼,身负绝世武功就不能想想办法保命吗?不过此等恶人死了也好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我回到洞中,青青见我无恙这才放下心来,她这些日子饱受惊吓,便躲在我的怀里渐渐睡去。到了清晨时分,犹自未醒。

    此时,忽然洞外却传来一声长啸声,那啸声来得好快,初听时还在崖底,啸声停歇之时已经在耳边一样。我大惊,举刀在手挡在青青之前,低声道:“这人是个高手,你先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听洞外一声长笑,跟着走进一人,那人头顶上戴着一顶玉束发带,约莫五十来岁年纪,身穿大红色锦袍,赤手空拳,却是一名中年道人,想来方才便是那人长啸了。

    我擎刀拦住去路,喝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道人倒也彬彬有礼:“小道乃是匈奴道德宗宗主龙象,也是匈奴国的国师。奉于夫罗单于之召,前来护送公主下山。”说着双手一摆,竟是伸手肃客。

    我虽然心底戒备,但也不能露了声色,冷笑道:“国师大人,那六名道人都是你的徒弟吧?他们都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笑道:“这只能怪我的六名徒儿学艺不精,还想请公主下山?须怪不得旁人。”

    这道人冷血非凡,却也是噎的我说不出话来。我骂道:“兀你这牛鼻子国师,说话何以如此无耻?既然是你徒弟,连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,你怎么当师傅修道的?”

    龙象道:“这位施主,你莫非要替我几个不成器的徒弟打抱不平?”

    我颇有些尴尬,他的徒弟明明是我杀的,现如今当师傅的不着急,我这个shā rén的“凶手”反倒着急了起来,真是十分可笑。

    “牛鼻子,你要动手就动手吧!你我心知肚明,何必惺惺作态。”我将刀一横。

    龙象淡淡一笑道:“真要动手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地?”

    “鲜卑国主轲比能早年曾与小道有数面之缘,今日看在鲜卑公主的份上,十招之内,我不还手,算是我一点故人的香火之情。”龙象说道。

    他如此托大,想来真是有真功夫在身,我却也是不敢小瞧了他。提着刀绕着他走了几步,可这龙象道人果然一动不动,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自我下山以来,谁敢在洒家面前如此嚣张?

    我大喝一声,一招“枯蓬断草”砍向龙象道人。我气势满满,他并不躲避,我心中一喜,一刀砍向了他的胸前!

    可没料想到,这一刀如砍钢铁,在他身侧几寸之外被一道无形的气墙挡住,却发出了“铛”的一声,像是砍在了一块岩石之上。

    龙象道人双目含笑,略带嘲讽地看着我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