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金刚境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金刚境

    我屠龙刀一刀挥出,砍中了他的身体,竟然丝毫没有反应。这可让我大吃一惊,这是什么武功,难道类似于“金刚罩”、“铁布衫”之流吗?

    我的大梦春秋也是这般防御的内功,但也做不到宝刀砍而不入。当下我凝神运气,体内长生诀运转到了巅峰,漫天风雪都被我的刀气卷成一道若有若无的白虹,再一刀狂劈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刀,却仅是让他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我大骇。

    看着道德宗主其貌不扬,竟然具有如此神功。这挨打的功夫练到登峰造极,却也是让人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蓦然间,我想起了以前的一本侠客笔记小说中写道,但凡是练“鹰爪铁布衫”这类神功的人,身上总有两个弱点,一个是猴头,一个便是命门了。想通了此间关节,我还有八刀刀刀不离他下半身,可仍然如中败絮,竟是丝毫伤不了他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十招,我难免有些气馁。

    打不过他倒是没关系,可青青又要被他抓走,我也估计要和他的徒弟一样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这位将军,十招已过,贫道可要还手了。”龙象道人道。

    “呸!”我怒吐一口唾沫,骂道:“少在这假惺惺,乌熊我都杀了,何况是你?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笑而不语,伸出了左手。只见刹那间功夫,他的左手手掌变得通红,以掌为刀在一丈开外向外劈下,未见刀风,却闻热浪!

    临到跟前,一股热浪夹杂着强悍至极的刀风向我袭来,我大吃一惊,挥刀架住,一刀逼退我三丈。这时,大雪忽然漫天而起,天似圆盘将我们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龙象道人得势不饶人,一手刀接着一手刀向我砍来,直砍得我衣衫着火,火烧眉毛,煞是狼狈。只见他却也不是凭空乱砍一番,刀法竟然精妙无比。只见他一刀又起,里面蕴含着极厉害的后着,我一招“断壁残垣”挥出,虽是纵横伪境,但也可与天地共鸣。这一招吸收了天地精华,比我刚下山时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可他一记“火焰刀”撞击在我的屠龙刀上,我的刀向下略微一沉,右肩便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缝隙。龙象道人喝一声“着”,一记手刀乘虚而入,砍在了我的右胸之上,顿时我体内气血翻腾,火辣辣地似被洛铁烫在了身上,顿时一股焦糊味道。

    我的右肩顿时失去了知觉。刀交左手,伸手一抹嘴角的血丝。

    一刀起!我抬刀格挡住,一退三丈,暗劲伤我“璇玑穴”。

    再刀起!我再次抬刀,再退三丈,暗劲伤我“玉堂穴”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他还了我十刀!

    伤了我胸前十大要穴!

    我的背脊已经贴近了山崖,退无可退。单膝跪地,艰难地挣扎着爬起来,嘴角的鲜血流在地上,雪地之中犹如盛开的红花。

    龙象道人又待起刀,了结了我的性命。这时,青青忽然从洞穴中跑出来,护在我的身前,一脸坚毅道:“要杀他,你先杀了我!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“嘿嘿”一笑,道:“还是对痴男怨女,难得难得。”笑声中,他的身形一晃,点在了青青的穴位上,她顿时软绵绵地瘫了下去。龙象道人将她扶起,慢慢地向崖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我一抹嘴角血滴,喝道,“龙象,我有一刀自终南山来,你可敢接否?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道:“你体内真气和道家颇有渊源,今日我不杀你,你不要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想带青青姑娘走,得先问问我的刀是不是愿意!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无奈摇头,慢慢放下“青青”,说道:“你出刀吧。”

    我挺直身躯,吸一口气,再吐一口气。

    吐纳三次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一声佛号声音洪亮响起。一苍老的声音平和地说道:“龙象道友,你原来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远处,一道白虹掠起,如白驹奔腾,悠忽间而至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看时,只见一个光头和尚夹在了我们中间。那人脸上皱纹密布,已然是很苍老了。不是别人,正是前番救我性命的枯荣和尚。

    龙象眯起双眼,道:“原来是枯荣大师,不知找龙象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我寻去了你的道德宗,等候了你数日,可你总是躲着我。于是我一怒之下,发来黄河水淹了你的道德宗,你不会怪我吗?”

    龙象怒道:“你……你个秃驴,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佛曰有因必有果,时间事都逃不过一个因果。你身为国师,却为何要让匈奴灭佛?杀我三千佛门弟子,这事我却不能不管一管。”

    “哼!匈奴的事,轮得着你一个中原的和尚来管吗?”

    “道友此言大谬!天底下众生都是一般,佛门中人也是一家。我身为大浮屠寺的住持,此事原是归我管的。”

    龙象道:“既然此事老和尚想管,那我们约个日期了结可好?现下我身有军政要事要处理,可不能和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回头看了看我和青青,苦着脸道:“国师在此公干,原本不该打扰。不巧的是,这两位也是枯荣和尚的挚友,这位段大侠,又是贫僧徒孙选中的女婿。今天这事,老和尚看来是不管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龙象怒道:“你……你定要为他们出头?”

    “嗯,是一定要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依了你。我们三招定胜负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就如此办!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略一沉吟,道:“我二人即是玄门中人,那就想个文雅的办法来比试。第一场,就在这岩石之中划出一道棋盘来吧,先刻划好者为胜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就听道友的。”

    只见他二人以脚擦地,露出了地面上的岩石来。龙象道人喊一句开始,两人便飞快地用脚尖在岩石上纵横刻画,竟然以血肉之躯硬生生在地上画起了围棋棋盘来。只见二人脚尖入石一般深浅,刚开始都是画的极快,只是越往后愈发艰难了起来,两人均头顶冒汗,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正看时,却见龙象道人哈哈一笑,道:“枯荣,我已经画好了。”我定睛看去,却是纵横都是十七路,却只有三百二十五个交叉点。

    再看枯荣僧人,却是满打满的纵横都是十九路,共有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。他的也接近最后,只差了一竖一横。

    我骂道:“牛鼻子,你耍赖!这棋盘明明是纵横都是十九路,共有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,你却为何只画了十七路?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道:“我只说要画棋盘,可没说要按中原的棋盘画法。这十七路棋盘却是传自于一位棋圣大人,我以为老和尚知道,谁知他想要证明比我略胜一筹,竟然还去画十九路棋盘,这可怪不得贫道了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道友果然聪慧,这一场却是是老和尚输了。”

    我正待争辩,枯荣和尚摆摆手道:“无妨,无妨。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道:“我们可得说好了,今天这场比试,如果我三场中赢得两场,那自然是不用比了。他二人你交于我带走,你也不得再进匈奴一步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想了想,说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