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七章 三局两胜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六十七章 三局两胜

    第二场比试,却是枯荣和尚出题。

    枯荣和尚说道:“既然我二人已经画好了棋盘,那就开始比试一盘棋艺如何?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便仍是以十九道棋盘为准,席地而坐,要在棋艺上厮杀一番。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你是主人,我是客人,我先下了。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道:“不!强龙不压地头蛇,还是我先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我二人都争先,这可如何是好?不若我们猜枚以定先后。请你猜猜老僧今年的岁数,是奇是偶?猜得对,你先下;猜错了,老僧先下。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笑道:“这可让人如何去猜?就算是我猜对了,你可又要抵赖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道友如是不信,我们猜一个不可抵赖的。你猜老僧两只脚的足趾,是奇数呢,还是偶数?”

    这谜面出得甚是古怪。我心想:“常人足趾都是十个,当然是偶数。枯荣和尚让牛鼻子去猜这个,自是引他去想他的脚趾是奇数。但如果老和尚的脚趾本就是奇数,那可就难猜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龙象道人沉思良久,道:“你的脚趾是奇数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错了,错了。我的脚趾却是偶数。”

    龙象僧人道:“脱鞋验明。”

    枯荣僧人除下左足鞋袜,我和龙象牛鼻子均是大吃一惊,原来这双脚已经不像是一双脚,而像是一个枯树的树枝一般,干瘪老朽,竟然已经没有了脚趾的划分。如此一来,他的双足自然都是没有脚趾了,那么零便是偶数。

    龙象道人也是脸色惊疑不定,道:“枯荣圣僧果然已经大成了枯木禅,真是可喜可贺。如此功力,恐怕离飞升天界不远了吧?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合十道:“道友谬赞了,如有机缘,定当去西方极乐世界侍奉我佛如来。”

    他又要缓缓除下右足布鞋,伸手又去脱袜,龙象道人叹道:“不必验了,由你先下就是。”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两人并未真个下棋,而是闭目养神起来,过不多时,两人头上都是热气腾腾,显然是极为耗费精力。

    我却听说过一门武功,下棋之人神游太虚,依靠内功化成的意念交流,你来我往一着一着比拼棋力,更多却是比拼内功化境,想来此时眼前的两人便是如此了。这时雪下的颇大,两人头发眉毛之上都已尽白,但却也是一动不动,就像两个雪人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盘棋却下了足足有两个时辰,我见他二人口鼻之上竟然也是堆满了雪花,心中一急,伸出手指去探鼻息,结果两人竟都没有了呼吸。我这一惊非同小可,人总是要呼吸的,难道这二人为了比拼棋力,竟然死在了太虚之中?

    但既然已经等了两个时辰,青青依偎在我身边,也不知道他二人在干些什么。但她极为聪慧,虽然并不明白,但也不开口询问,以免干扰下期之人。

    却见枯荣和尚率先睁开双眼,笑道:“道友承让了!”应该是这盘棋他下赢了。我见他无恙,采访下心来。

    龙象道人睁眼说道:“失了先手,果然棋差一着,这一场是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第三场比试,我倒要看看两人比试什么。只见龙象道人缓缓道:“这位小道友,可否借你的宝刀一用?”

    我看向枯荣和尚,只见他缓缓点了点头。我便抽出屠龙宝刀,交给了枯荣和尚,心想:还是交给你保险,万一那牛鼻子拿了我的刀跑了,我打不过他你可得给我抢回来。

    枯荣和尚接过屠龙刀,问道:“不知道友这第三场想如何比试法?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道:“我二人要是比拼武艺,恐怕打上三天三夜也难分胜负。但今日正好让两位小施主给我们做个见证,看我二人的大金刚境界,到底是你浮屠寺佛门的厉害,还是我道德宗的更胜一筹?我们便各拿宝刀互砍一刀,谁受了伤或是金身被破,便算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正是如此。既然宝刀在我之手,那老僧便不客气了,我先来砍这一刀!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冷笑道:“老和尚岂能以大欺小、持枪凌弱?刚才这位小施主已经和我比试过一场,连砍了我十刀,我耗费了不少真元。现如今又和圣僧比拼,如若让你先出刀,那这场是不用比了,我认输就是。但此后江湖上,可就要说老和尚的大浮屠寺在匈奴地界,如此偷袭于我,丢人现眼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说的甚是厉害,我也暗自着急,只盼老和尚佛门中人与世无争,不要图这些虚名,一刀下去将他砍成两段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枯荣和尚到底是得道高僧,苦着脸道:“那这一场老僧就吃点亏,让你先出手。”我在一旁挤眉弄眼赶紧给他使眼色,但老和尚竟然视而不见,我心中暗骂真是“迂腐”,一点也不似我当日在浮屠寺刚见他时的精明。

    龙象道人接过宝刀,迎风在雪中一抖,一道冲天的刀气直插入云霄,我的刀不知道长了多少丈。龙象道人却不急于出刀,而是低声说道:“二十年前机缘巧合,贫道在一处洞天福地观云海起伏,风雪之中一轮赤日东升,仿佛猛然跳入天地间,又生感触,得了一剑。自此开始闭关,只想循序渐进,修习道法。可这一剑始终贫道心中挥之不去,但贫道并无不平之事,何以有如此之大的剑气?今日,方才知道原来贫道的不平在于匈奴有佛,佛道皆是虚妄之说迷惑世人,在世人需要救世的时候不愿救世,实为愚昧。因此贫道才立志要在匈奴灭了佛,这一剑化为一刀,便是‘灭佛之刀’了!”

    他的刀上气势暴涨,这是他养了二十年的刀意。

    天地相合,仅余一线,这一线便是龙象道人的刀。

    枯荣和尚低宣佛号,双手合十,也仅剩一线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这一线,还有三丈高。不用说,这三丈便是老和尚双手并未合拢的那一线。

    周围的山壁上忽然多出了很多道刀劈的划痕,刀气劈山如kǎn rén体,刀刀深入骨头的缝隙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刀,似乎无迹可寻,但却是与天地相融的一刀。这一刀是妥妥的纵横一刀,我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忽然,龙象道人眼中精光一闪,一刀如有风雷之势力,压向了在这天地之间,枯瘦渺小的老和尚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