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刀卷龙壁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刀卷龙壁

    枯荣老和尚的僧袍无风自鼓,就像一个打饱了气的气球。

    融合天地之威的一刀击来,却似乎击在了一道气墙上,老和尚周围的一道无形气机如一颗硕大的圆球,隐隐泛出金来,那金的圆球将老僧罩在其中,如一个蝉蛹。

    刀锋已近眉心!

    忽然一阵梵音从老和尚嘴中吐出,中正平和,却激荡整个天地。金圆罩的气机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快速流转,光芒逐渐变大变强,足可与日月争辉。

    这一刀,硬生生被逼出了圈外,再也砍不下去。

    龙象道人左手捏个剑诀,将左手搭在持刀右手的脉搏之上,随着脉搏的震动,那刀势极为缓慢地一点点切入金圈中。

    “噗!”龙象道人忽地喷出一口血来,刀势终于突破金圆球,进入了枯荣和尚的护体神功之内。“刺啦”一声,枯荣和尚的僧袍裂开了一个口子,僧袍被砍去了一个边角。

    刀势已尽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枯荣和尚不喜不悲,没有金刚怒目,唯有菩萨低眉。

    他的双脚,硬生生在这石头之上,深陷了三尺。

    龙象道人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笑道:“老和尚的大金刚境果然名不虚传,我破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只出了八分力,而我却用上了十成的功力,倘若道友真的全力施为,胜负犹未可知。”枯荣和尚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龙象道人摇摇头道:“我虽然只在刀上用了八分力,却分了剩下的两分去偷袭于你,但终究只是伤了你的僧袍,还是破不了你的金身。还是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屠龙刀递给枯荣和尚道:“请大师出刀。”刚才他还一口一个老和尚,现如今却换了个称谓叫做“大师”,看来今天这一架打的颇为令他折服,是真心认输了。

    枯荣和尚在此接过宝刀,随随便便往手中一握,似是掂了掂分量,说道:“老僧这一刀乃是观潮所得,潮水有起有落,但绵延不绝终成惊涛扑岸,龙象道友可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淡淡道:“请大师出刀!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却没有什么刀势,而是缓慢向前行走。

    第一步踏出,还不足常人一步的一半。

    第二步步子稍快,与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第三步已是寻常百姓脚力的两步间距。

    以此类推。

    第七步,枯荣和尚已到了龙象道人的眼前,这才一刀劈出。

    我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只见那刀一刀卷龙壁!

    一卷是小浪,二卷是大浪,三卷是潮涌,四卷风云起最后直至翻江倒海一般。

    一刀蛟龙出,如“亢龙有悔”。

    那刀起时至刚,但此时劲力忽强忽弱,忽吞忽吐,从至刚之中忽而生出至柔来,刚极易折,可如水般轻柔,又如何抵挡?

    果然,龙象道人脸一变,刚才还淡定的姿态此时全无,他忽地席地而坐,双手举天,阻挡着刀气的侵袭!

    老和尚一声大喝,刀背上金光一闪,直接了当地突破了龙象道人的护体,直到了脖颈之间。龙象道人脸惨变,说道:“这一场又是我输了,你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道友言重了。出家人怎可妄言杀生?但须得道友立一个誓言,此后不再让匈奴灭佛。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哈哈大笑道:“今日之败,并非道门之败。但龙象从此退出江湖,不再理佛道之争,大和尚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忽地跃起,在峭壁上一阵乱画,写下了几个大字:“龙象败于枯荣,不报此仇誓不灭佛,以此为誓。”

    枯荣和尚道:“既如此,那就谢谢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龙象道人哈哈一笑,头也不回地下得山崖去了。只听他笑声不绝,在这山谷之上震荡。

    大雪仍然纷飞,似乎比刚才都要大了。

    枯荣和尚将屠龙刀还于我道:“两位施主,匈奴单于于夫罗已带兵将呼厨泉施主团团围住,厮杀就在今日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们这就随着老僧一起下山去吧。”

    有这个神功无敌的老和尚当护法,我自然乐意,也算得是烧了高香,逃过了一劫。便说道:“如此,多谢老和尚了!”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