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 众僧来援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六十九章 众僧来援

    我抱着青青攀岩而下,大雪扑面而来。高山之上北风如刀,吹得我几乎睁不开双眼。却见枯荣和尚如履平地,倒似在悬崖峭壁上行走一般。

    快到山底,大雪之中只听远处有人呐喊道:“贼子跑出来了!快把他拦住!”四下有无数人声喊叫,我心下一惊,不知道有多少好手依然埋伏在这山下。

    只见一人不待我站稳,举指向我疾点而下,有若天女散花,已将我全身要害锁住。我心中一惊,只觉得他的指力中阴劲袭体,端的是十分阴毒。我右拳一晃,往他面门上打去。他正待举臂去挡,我却又左拳闪动,后发先至,竟比右拳更快了分毫,已朝那人胸口打来。

    他双掌画圈,想要挡住我这左右双拳。可我这双拳却都是虚招,右脚抬起直踢他胸口。他又匆匆双掌护胸,想是要硬接我这一脚。这一踢力逾千斤,那人身子一震,立时向后滑开,地面留下了两行深深的足印,我知他已经断了两根肋骨。

    此时,枯荣和尚已经料理了那边的几名好手,大叫道:“小施主先去和呼厨泉施主汇合,这里就交给老僧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拉起呼延青青的手便往外冲去。遇到阻拦,枯荣和尚都伸手替我们挡住。这一奔便是几里路程,回头看数十名好手已经和老和尚斗在了一起,不过他神功无敌,我倒也不担心他的安危。

    我辨得方向向东行去,行得数里,忽见前头好一座山谷,四周高山险要,想来是个驻军的好所在。那谷外立着无数帐篷,当是呼厨泉的兵马。但此时看去,营帐中只余小半人把守,主力大军却不见踪影。我心下起疑,连忙找了一株大树,攀到高处眺望。

    登高望远,我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只见远处谷口烟雾弥漫,却有无数人马齐聚谷口,正自翻滚恶战。外头一侧的军马不住往里冲锋,正是于夫罗的大军。看来许褚和呼厨泉的军马必然死守谷中,仗着地势险要,才勉强挡下敌军攻势。

    我急于与许褚他们会面,但见谷口厮杀猛烈,不能直进,便绕过谷口,从山谷左翼攀援入谷。此时兵荒马乱,留青青一人在此也不安全,便索性将她也一同带入谷中。

    攀了一个多时辰,已至山脊。又用了大半个时辰,便进入了谷中。此时敌军一波进攻稍退,我只见许褚站在山谷口出,如一杆长枪一般。但他周围的虎豹骑已然只剩下百人左右,看来这一日夜战斗激烈,对方人多显然还是造成了不少伤害。

    本以为呼厨泉是匈奴王的合法继承人,又有大汉皇帝的圣旨在手,此趟出使匈奴先礼后兵,取得匈奴贵族的支持并不太难,却不料于夫罗果然是个狠角,路途之上竟如此凶险。早知如此别说是一座汝南城,便是一座许都城,我也绝不会来,看来又上了曹操这小子的当。

    行近帅帐,已然听得里头传出争执声,只听一人道:“少单于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我们还是投降吧!”呼厨泉低声道:“于夫罗是我哥哥,和我也没有什么仇怨,不过是想当单于而已。要实在打不过,诸将也都已经尽了,我们便都投降吧!”众人听了此言,急劝道:“千万不能!大王子若是取得单于之位,定会找机会将你除去,你可不能轻信于他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半天,只见众人众说纷纭,并没有个固定的说法,想来此事颇为难以决策。我当即走进帅营,众人正自说话,忽然见我和呼延青青回来,都是一惊。呼厨泉大喜,先是和众将拜见了青青公主,这才对我道:“段兄你可回来了,敌方人多势众,现如今我们孤立无援,你可得给我们拿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刚在帐外,大家的心思我已经知晓。但我们还有六七千兵马,只是现在被困在此,胜负并未见分晓。如果现在投降了,那匈奴的其它贵族王以后就再也不会支持少单于了,反而是坚持的愈久,得到其它王支持的可能就愈大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既然段将军都如此说,那我们再坚持几日,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,即便是死了,这草原上也会留有我们的英雄事迹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忽听谷外杀声大起,无数军马掩杀而至,谷口几百名军士士气低迷,也都已经精疲力尽,只用弓箭去射,却无人愿意上前抵挡。

    惶急之间,忽然谷口给人攻出一处缺口,敌军见缝插针,纷纷涌入,霎时冲入数千人。呼厨泉看到防御已破,双腿一软坐倒在地。他苦苦支撑到今日已经是心力交瘁,此时看到大势已去,自然灰心不已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忽听谷口传来一声长啸,我听这啸声气势雄浑,心下便自一凛,想道:“这人内力不弱,却是什么人来了?”此时在外的高手只有枯荣和尚,但他可从来没有以啸声示警过。

    正起疑间,忽见山上无数落石弓矢落下,转眼便将谷口堵住,先前冲入的数千番兵见有埋伏,连忙反身冲出,但谷口处杀声大起,无数呼厨泉处的士兵涌了上来,牢牢把守出口,登将敌军隔为两段。

    许褚大骂道:“他奶奶的,天堂有路你不走,兄弟们加把劲,把这帮番兵给我宰了!”只见他也不骑马,徒步扛着大刀一刀两人,杀的仍然十分骁勇。

    此时,悬崖两边放下不少绳索,吊下了不少僧人来。一个个都穿着武夫僧袍,在这冰天雪地之中露出左肩,右手持着棍棒刀枪,约莫有五百多号人。

    领头的是一个拿着黄金杵的胖大和尚,身材魁梧,双臂有力。和尚大叫道:“谁是呼厨泉单于?”呼厨泉知道是来了援兵,登时迎上道:“大师,我便是呼厨泉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你可就好了,我们都是匈奴的僧人,此番便是前来帮你打赢这场仗的。”这和尚说话中气充沛,想来刚才那一声长啸便是他所发。

    呼厨泉还想寒暄几句,大和尚一挥舞黄金杵便杀入了敌阵,一杵扫起敌兵非死即残,端的是力大无穷。我暗付:都说和尚慈悲为怀不杀生,此时看这个大和尚一脸凶相,shā rén还少了?

    这一番狂攻猛打,被堵入谷中的几千兵马死的死伤的伤,还剩下了一半,都跪了下来,大叫道:“大王饶命!”

    呼厨泉大喜,正要说几句苛责的话。忽然,远处号角吹起,声闻数里,似有大军骑着战马,轰鸣般而来。

    一时,众人皆脸上变。210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