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章 王的战争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七十章 王的战争

    谷口易守难攻,谷外大军连着冲撞几次,却始终打不破防御。此时,谷口死尸越堆越高,竟如小丘一般。

    却又在此时,传来了一阵战马的轰鸣之声。于夫罗的兵马本来就有十万之多,此时如再来了援军,那我等一众好汉只有引颈就戮的份了。

    呼厨泉和我一起上马前去查看,刚走到谷口,却发现谷外敌人纷纷后退,毫无章法,不知是他军中发生了何等大事。我站在马背上极目望去,只见远处黑压压地一片军马,一条黑色的大纛上写着:“呼厨泉”,另一面写着“替天行道”。

    想来,是龙沛联络的诸侯王到了。他们观望已久,见呼厨泉撑住了首战,便都信心百倍,提兵来援。

    西北方却另有一军,那几个字我可是认识的,上面写着:“鲜卑单于轲比能”。看到这个大军时我心中先是一喜,后是一惊。喜的是这轲比能单于是青青的亲爹,这样一来两人终能相遇;惊的是不知轲比能为何率军前来,难道是要趁着匈奴内乱,也来个趁火打劫?

    假使如此,那可就大大不妙了。但事到如今,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呼厨泉也看到了两面大纛升起,虽是惊疑不定,但他本是杀伐果断之人,大手一挥道:“众将士,我们来了援军,随我杀出去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来了精神,毕竟能活的时候谁都不想死。谷口大开,众人一声呼喝,杀将了出去。我率先冲出,大刀挥舞一路砍杀,直冲入了地方军阵之中。大纛之下站着一人,皮肤黝黑,身材魁梧,却不是于夫罗是谁?

    江湖传言,他是匈奴“四大魔头”之首。

    军中,他更是万众敬仰的“军神”。

    这四大魔头我已经见过三个,果然是一个比一个强。

    于夫罗身为匈奴单于,他的武功能有多强呢?

    恍然间,这个世道似乎进入了一个武道兴盛的时代,这是一个个人力量得到了近乎天境展示的时代。我下山以前,从未听过三国时期有过如此多的“大宗师”。吕布的以武证道,张角的一剑破甲一千六,枯荣和尚的大金刚禅,水镜先生的陆地神仙……

    难道真如水镜先生所说,是他让朝廷气运入了江湖,才催生出如此之多的宗师级人物?

    原来个体的力量竟能够如此强大。

    在这片神秘美丽的草原上,今日之战看来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我不禁紧紧握住了刀。

    于夫罗却不准备自己出手,他将马鞭指向我,大喝道:“谁敢去杀了此人,赏城池一座!”但众人曾亲见我出刀shā rén,如何敢上前挑战?一时间人rén miàn露惧色,竟是无人敢上。

    于夫罗叹道:“都说匈奴勇士天下无敌,今日见了汉朝将领的手段,才知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”

    一名将领听于夫罗出言相激,如何忍得?大叫道:“大王何出此言?且看我生擒此人!”抽出刀来,便向我冲来,我此时热血沸腾,谁来也敢杀得。也是断喝一声,叫道:“来得好!”快马飞驰过去,两骑交错,刀光飞闪,那将领摔下马去,又是一颗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众将见我凶猛异常,霎时一齐大叫,举起兵刃,百来骑同时杀向我,料来我武功再高,也无法抵挡这许多攻势。各人又调兵遣将,合成一个圆圈,将我围在核心,用弓箭牢牢指住了。料我武功再高,也无法突围而出。

    我刀光大盛,挡住众将攻势,瞅着空挡又连伤了两将。

    此时只听得号角吹起,三路兵马齐发,将于夫罗的十万兵卒围在其中。颇像当年刘邦大军将楚霸王项羽围于垓下。此时强弱易势,三路大军怕有二十余万人,于夫罗也不过剩下了八万军马。

    于夫罗临危不乱,大声命令道:“大军向东南角撤退!”

    他身先士卒,一杆大枪挥动,率先开路,杀向东南角而去。这边厢围攻我的士卒一看主帅都已经撤走,也无心恋战,都夹马逃窜而去。我跟在后面赶上,手起刀落又杀了两人。

    三路兵马齐追,追到了山脚之下。

    轲比能的鲜卑大军和匈奴诸王的大军都派出了重甲骑兵冲杀,一时间哭爹喊娘之声不绝,将于夫罗的大军阵型冲乱,他的大军没有屏障可依赖,又已被呼厨泉的大军牵绊了一日夜,早已经精疲力尽,不一会儿就被三路大军杀了近半。

    于夫罗喝道:“轲比能,我辛辛苦苦帮你寻找女儿,你却带兵犯境,又前来和我打仗,意图何为?”

    那轲比能长的瘦长,脸上露出一股坚毅的神色,答话道:“于夫罗,你狼子野心。想利用我女儿胁迫我前去讨伐中原,我岂能不知?现如今呼厨泉单于回到了匈奴,你还不投降?”

    于夫罗也不狡辩,又问道:“巴虎尔,我一直待你不薄,你又为何要起兵反我?难道,你要一辈子侍奉我懦弱的弟弟吗?”

    那巴虎尔便是众王之中实力最大的一个。只听得他厉声道:“你杀害老单于,篡夺了匈奴人的王位。现如今又要将我们真正的单于呼厨泉杀死,我等岂能容你胡作非为?快快投降,免得让我们杀你。”

    于夫罗大笑,状似疯狂,他说道:“就凭你们也想杀我?今日,我便一个个了结了你们这帮无能之人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人人均知他就要出手,却只见他从马上飞起,一步跨了两丈有余,仅仅两步,就到了巴虎尔身边,伸手一抓便凌空将巴虎尔抓了过去,手上一使劲便拧断了他的脖子,于夫罗将巴虎尔扔在地上,说道:

    “这便是背叛匈奴的下场!”

    他这一招煞是快速狠辣,我虽然早已凝神戒备,但却还是来不及去救巴虎尔,当下我轻轻移动,挡在了轲比能和于夫罗的中间,怕他骤起伤人,要是杀了轲比能那可就大大的不好了,非得引起一场战乱不可。

    于夫罗笑道:“还有谁敢和我一战?”

    我正想说“大伙儿并肩子上”,结果就在此时,来了一队人马,全是清一色的和尚。领头的便是那提着黄金杵的胖大和尚。

    那和尚道:“贫僧森罗寺僧人达谷巴,前来领教于夫罗单于高招。你杀我三千僧众,今日可是到了该还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达谷巴大喝一声:“拿命来!”挥舞着黄金杵就向于夫罗头顶砸落。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