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 十里之外射来一箭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七十一章 十里之外射来一箭

    这一杵虎虎生风,是“一百零八路疯魔杖法”的路子。昔日在终南山上阅读各门派秘笈,知晓这路仗法却是需要使用之人,外家功夫登峰造极,并且要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果然达谷巴抡起这个重逾百斤的黄金杵来,丝毫不觉得笨重,反而灵活至极。于夫罗虽然武功厉害,但也不敢空手与之对敌,将身子一侧避了开来。达谷巴得势不饶人,“怒魔碎甲”、“魔尊灭世”、“疯魔乱舞”三招连环使出,端的是仗法威猛,方圆一里之内卷起泥沙漫天,士卒纷纷退让。

    于夫罗怒道:“秃驴你找死么!”

    竟施展开空手夺白刃的功夫,去抓那黄金杵。可达谷巴这黄金杵力大绝伦,岂能让人随便抓走,一招“狂魔撕海”掠起漫天杵影,于夫罗狂笑一声,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手法,竟然突破了杵影,一指点在了达谷巴的手腕之上。

    达谷巴从外表看去并未受什么伤,但他挥舞黄金杵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,再一指,复一指……如此点了七八指,达谷巴满头大汗淋漓,这疯魔杖法却已经威势不在,缓慢的就像慢动作。

    于夫罗长啸一声,一掌突进黄金杵,抓住了达谷巴和尚的胸口,右臂用力竟然将他单手举了起来,他毫不费力将大和尚抛向天空中,自己则一跃而起,一脚踩在了达谷巴的胸口,达谷巴口喷鲜血,坠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轲比能和巴虎尔面面相觑,却是谁也没料想到他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三路兵马却是势如破竹,连连斩杀于夫罗大军,数万大军如风卷残云一般,将敌人打的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。眼看大军溃败,于夫罗见大势已去,忽地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一停,他便身形暴长,扑向巴虎尔。巴虎尔脸色大变,却已经是躲闪不及了。幸好,有我守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陆地生青龙。我大喝一声,刀气凌然,摧枯拉朽。

    直撞于夫罗。

    来到汉末之后,很多年已经过去了。似乎是一瞬间,但细想起来又很漫长。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愿下山的倔强少年,当上了将军。墨家巨子传我长生诀,又蒙全真教祖师传授大梦春秋,实则与三千道藏中所记载的“不沾因果号佛子”、“不惹尘埃曰道胎”无异,都可算是三教成就圣人的长生资质。

    可是,我远未入圣。

    入了纵横境,还只是个伪境。

    天地未曾与我共鸣,我这一刀劈出,可杀不了高手。

    可是,它的威势仍然很惊人,一道粗壮的青色刀气面露狰狞。

    那道青龙,已到于夫罗面前。

    我使劲吐出一口气,望向前方,眼神坚毅起来,回想的却是师傅。师傅是个大老粗,加上每日里还要运营道观,从来不会给我讲故事,所以从小我就喜欢看书,不论看什么书都很吸引我,觉得书里的世界真好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这世界我来了,但每打一架,都得拼命。拼命拼的多了,也就不怕死了。反正死了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,我就在拼命!

    只是这一刀,虽然气势如虹,但高手对敌,讲究的却不是比拼花哨架子,而要讲究蓄势之时敛而不发,起势后出手则一击毙命,如我这般交手之前就意气生发气势如虹,委实太托大了。

    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。

    可是,我就是要他以为我入了真正的纵横境。

    果然,于夫罗愕然而立,不敢轻捋其锋,而是闪身避开。我一刀既赢其势,第二刀便再次挥舞而出。

    这一刀是“断瀑刀!”

    断得了瀑布,难道还断不了你的项上人头?

    于夫罗脸色再变,神情凝重,猛地双足顿地,无名生出一股大力来,席卷了方圆十里。他吞气出声,双掌在胸前平推而出,以掌力迎上了我的刀气!

    两股气息相撞,天地间豁然铮铮鸣响,直如金戈铁马踏破冰河一般。

    祁连山中,有轰隆隆连绵不断的急促雷鸣。

    我初时练刀,便立志只要我出一刀,仙人于我如浮云。后又在瀑布中锤炼道心,方得此一刀,这一刀,刀意精纯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立志当存高远。练刀谁又说不是呢?

    断瀑一刀起于我终于于夫罗,如一挂长虹悬于天地。可终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我马上调整呼吸,强压住紊乱的气息,进入忘我之境。

    于夫罗笑道:“原来是纵横伪境,也了不起。你还有几刀一并使出来吧,使出之后,我便剥皮剔骨了你。”

    正说之间,一柄长枪却不知何时顶住了于夫罗的后背,只是好像无法推移分寸入肉。那长枪精光闪烁,一看就不是凡品,持枪人是轲比能。

    枪已弯曲出一个醒目弧度,几近满月。

    于夫罗似乎刚刚发现背后还有一杆枪,笑道:“轲比能,你鲜卑可有英雄?”他后退一步,再前进一步,本就弯曲到极致的长枪立即崩飞,轲比能以手拖住长枪但仍然往后荡出,滚出七八丈。

    轲比能握住宝枪,吐出浊气,咽回污血。

    世间最高深的枪法,需要雄浑体魄支撑,讲求气机逆流。北地枪王张绣的长枪便走的是霸道无双的野路子,最是伤身;而张飞之丈八蛇矛,世间也只有他一人能舞得。

    于夫罗笑道:“蚍蜉撼树,不自量力!我便先杀了你!”

    他一记手刀,带着凌冽无比的罡气,杀向轲比能。

    轲比能身后,有十名骠骑抢出。但于夫罗既为“军神”,岂是一般武夫所能挡下的,只见他一脚踏下,就将一人一马懒腰斜斜踩断。阵亡人马之后,一骑提矛突刺而来,于夫罗伸手折断枪头,将它按入马上士卒的心肺之中。

    第三骑更是彪悍,连人带马撞上了于夫罗,可犹如撞在了铜墙铁壁之上,战马当即毙命,马术精湛的骑卒临死一搏,一拍马背跃起,一刀劈下,可就在空中,他豁然分开了两半……

    在碎尸落地之前,于夫罗继续前行。正遇着一人一马,于夫罗连人带马一起向外抛出,殃及了左侧的骑兵,两人撞在一起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死士当死!

    眼看,于夫罗已经突到了轲比能的身畔,轲比能惨笑一声,闭目待死。

    忽然,远方十里之外,忽然一人朗声道:“谁说鲜卑无英雄?且接我一箭。”

    远方,是一女子声音,她的声音好熟悉。

    一身白衣,十里之外,射出一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