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剑穿心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剑穿心

    “安得弯弓似明月,快箭拂下西飞鹏。”这是后人形容箭法**的诗句。

    这一箭,来自于十里之外,却灿如流星。箭来劲急,破空之声极响,如风狼的嚎叫一般。中原一般武林高手均少熟习箭术,而匈奴武士箭法虽精,却无浑厚内力,箭难及远。这枝箭破空之声如此响亮,几乎是呼啸而来,我生平还未见过谁有此功力。

    那箭几乎是贴着我的脸庞过去的。

    箭靶是于夫罗。

    那箭并没有正面去射于夫罗,而是转了一个圈,绕到了他的身后,才发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于夫罗平直伸出他那双如金石般的蒲扇大手。

    他穿着锦袍,袖口宽大。见到箭来,他挥袖一卷,再卷,三卷……如春风舞柳。那麻布编织而成的广袖,在这一刹那间变得极其柔软。就像天气晴朗时,盘亘在天空中的那一朵白色的云朵。

    柔软而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衣衫碎裂,袖口在这一箭之间已经破烂不堪。而那支带着锐响而来的箭,却在这样的温柔缠绵中耗尽了精魄,它的杀气、杀意、杀神都悠忽消失不见,变成了一支寻常的铁箭。黯淡无光,乌黑而卑微地堕落。

    就像男女之间的情事。

    箭虽然已被击落,但射箭的人呢?202

    人仍在。

    一道白影十里而来,她好似不是在奔跑,而像是脚下踩着祥云。如腾云驾雾一般。

    她终于停下。

    我看到她的真实面目的时候,却是吃了好大一惊,全身都开始僵硬了起来。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脚底抹油,能跑多远跑多远。

    她是匈奴第二大魔头——慕容碧!

    那日我打了她一掌,将她打落在黄河的河水之中,她果然没死。今日到此,难道是来找我报仇的吗?

    那一箭幸好是射向于夫罗的,不然我真没信心能挡得下。

    于夫罗眼睛眯起,道:“慕容碧?”

    慕容碧傲然挺立,道:“不错。你在四大魔头榜上压我太久,今日也该清算下旧账了。”

    于夫罗冷哼道:“今日你非要帮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是鲜卑人,那是我的王。”慕容碧冷冷说道。她说话时,眼神却有意无意扫过我,直看得我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出招吧。”慕容碧从腰上抽出一柄软剑,迎风一抖,那剑便站立的笔直。她凝神看着这把剑,似乎这把剑中蕴藏着千万个鬼魂,杀气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好,我也早想和你一战。”于夫罗长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慕容碧并不啰嗦,在雪花中疾跑而前,那一瞬间,雪花都静止了下来,唯有一名女子寒如冰雪,提剑直指前方之人。

    于夫罗脸色严肃,双手抱圆如明月一般护在身前,强行镇住了那杀气重重的一剑。慕容碧身体颤抖起来,一身白衣如被电流袭过,剧烈地震动着。但随着她身体的颤动,一股惊天的剑意浩浩然直达天际。

    剑意肃杀,挣扎着要杀了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于夫罗跟着颤抖了起来,似乎面前的并不是一把剑,而是一头洪荒猛兽,要突破藩篱吞噬了他。

    雪仍在下着,似乎比刚才下的更大了。但那雪花下得极为缓慢,细腻地感知着大地的吸引力,在两人的身前变为一朵温顺的花,停留在他们的头上、肩上、手上。

    慕容碧剑交左手,右手一拍剑柄,剑气卷珠帘!

    这一剑,势破天地,看似只是一道剑气,但须臾横纵十余丈,在周围炸裂开来,惊起了数堆暴风雪。

    于夫罗怯于这一剑之威势,不自觉地后退十丈,而慕容碧则轻轻飘起,剑上芒尖狂吐,如银蛇乱舞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而就在剑气卷珠帘,一剑快要触及于夫罗的身体之时,于夫罗眼瞳中骤然间大放光芒,如乌云背后的日光,熠熠生辉。他闷哼一声,拱成圆环无极的双掌,将天地之间压成一线,双手硬生生一合!

    啪的一声脆响,空无一物的空气却像是坚硬的金属,被这双肉掌硬生生压碎,合在了剑身之上。

    那剑却不如空气般易碎,在于夫罗的掌中疯狂地咆哮了起来。慕容碧脸色不变,催动真气,竟然发出了“滋滋”之声,那剑似乎突然变得高温了起来,倏地蒸发掉了附近的雪花。雪花变成了水滴,晶莹剔透掉落地下。

    在令人毛骨悚然的金石摩擦声中,看似柔软无比的长剑向前硬生生突进了一寸!

    于夫罗依然低着头,他的双臂衣袖因为被搅烂,此时只剩下光着的手臂。那手臂依然坚定无比,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颤抖。

    可片刻之后,他手上的皮肤开始寸寸裂开,就如翘起的鱼鳞一般。池塘中干涸的鱼,缺了水还如何能活?

    他的双眼之中却没有丝毫的惊慌,尽管,那长剑依然一寸一寸地逼近他的心脏。这个高大的汉子,却忽然以特别温柔的声音吐出了一个字:

    “水!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发出,他的双臂忽然变得如水一般温柔,风一般飘忽。大江东去,那是宿命之水;惊涛骇浪,那是愤怒之水;深海之中,那是静谧之水……

    而这潭水,比小溪流淌更加温柔。

    强大的到了极点的剑势骤遇温柔,不得不在途中暂歇。

    温柔是最能shā rén的wǔ qì!

    他没有说一句话一个字,只是眼神之中忽然充满了暴戾之气,他忽地尖啸一声,暴戾不可阻挡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未曾出剑,却带有无穷无尽的杀意。

    他有一剑,刺我而来。

    这是我下山以来见过的最强一剑,是于夫罗整个人的生命,精神,信念凝结成的一剑,剑势之凌厉暴戾,已有逆天之迹。但奇怪的是,他这剑却选错了对象,没有杀向慕容碧,而是朝我而来。

    我正在一旁观战,却飞来了横祸,我当然竭尽全力回刀一掠,这一刀却也是刀风霍霍!

    然而,毕竟来的晚了一些。

    于夫罗的剑气太过凌厉迅猛,越过了我的大刀,突破了我的护体真气,刺入了我的心脏位置。我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胸前的大洞,只觉得生命都随着这一剑而流逝了。

    鲜血滴在了雪白的草地上,我茫然跪倒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得耳边一个女子凄厉的呼喊道:“大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