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佛门大金刚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七十四章 佛门大金刚

    我睁开眼时,老和尚坐在我身边,微笑着走了。我实在是不懂,他为何要几次三番这样救我,竟然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和他,不过是几面之缘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佛陀的普度众生?众生又何其之多,为何独独救我一人?这一切,都没有了dá àn。我心中酸楚,竟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这种酸楚又变成了悲愤,体内有团火燃烧了起来,我如枯草要被这团火点燃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前一刻还奄奄一息的我,此刻竟然伤全好了。除了那依旧破烂的衣衫前面多了一个大洞,和躺在地下的慕容碧,就再也没有什么能证明我刚刚差点成为了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我哭,我笑,我仰天长啸!

    我握紧双拳在胸前重重一击。

    如撞洪钟大吕,钟声悠扬。以我为中心,无数的黄沙和野草向外迅猛滚动散开,如有陨石坠落人间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佛门大金刚境?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于夫罗从亲兵手中接过一剑奇门wǔ qì来,像是一柄禅杖,上面却套了五个银环。他一抖之下,发出悦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远方,匈奴单于于夫罗大喝前掠,五环震荡,向我刺来。

    光芒骤起,禅杖如卷青雷,在滚走之中直奔我而来。临近跟前,五环飞离禅杖而出,在风中回旋环舞,忽聚忽散,一股冰寒的气息袭面而来。202

    我扯了扯嘴角,握紧拳头,一拳重重砸向地面。

    在于夫罗奔来的路上,地龙拱背突出,张开狰狞的大口,如山丘碎裂,地底似有大凶之物破土而出。狂风大作,四周砂石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此时,五个银环似乎不受控制一般,道道光弧卷引狂风,逐渐形成节奏统一的巨大光旋,呜呜呼啸。滔滔真气如万顷汪洋刹那倒注,在于夫罗周围形成气势万钧的巨大漩涡,聚力于我右臂握刀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我只觉有一个怪物缠住了我的右手,被巨力突然拧转。倘若不随之转动,便要立时断折。我大骇之下,体内大梦春秋自然生出了一股防御气息,在我周围流转不停,因势力导,如陀螺般横空疾转。但于夫罗用五个银环生出的转生轮真气极强,我的真气入了他的环中,一时间竟随波逐浪而去。

    我体内真气绕转之速,竟似永远超赶不上那转生轮,为其所制,手腕越来越紧,忍不住便要撒手丢弃屠龙刀。

    眼见那转生光旋越来越强,我被卷溺其中任意旋转,右臂如被绞拧一般,心中忧惧焦急,却也想不出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然而,这并不是于夫罗真正的shā shǒu锏。他的shā shǒu锏在于他的真气。

    随着转生光旋的气劲越来越强,一股冰寒的真气在我四周变幻游离,宛如千万只毒蛇伺机待发。一缕真气趁我不备,攻到了我的左手臂之上,但却一股寒气顺着血液而走,直攻我心脏,要不是体内防御真气及时挡住,我非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于夫罗双手交叉于胸,手指诡异地曲张,五只银环聚散离合,相互碰击之时发出丁冬悦耳的声响。如雪山春瀑,寒谷幽泉。声声交织,又仿佛在弹奏无形的古琴。

    古琴发出琴声!

    这琴声犹如潇潇春雨滴下,又如潺潺小溪流过,缓缓流淌进我的心房。非但不难听,还很好听,听得我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一来,我的防御便松懈了下来,几缕冰寒真气又趁虚而入,打击我的心脉。我倏然一惊,暗付这是什么怪异的武功,竟然能借五环之音控制人的心神。传言江湖中有一种武功叫做“魔音幻影”,便能在打斗中控制人的心神,shā rén于不知不觉间。

    我不敢怠慢,当下凝神对敌,气海真气猛然膨胀,随脉激涌,将侵入体内的寒冷真气寸寸逼退。

    我双臂握刀,飞旋疾斩,北风如刀,狂风怒啸,气势威猛,山崩地裂。一道清冷的刀光在电斩而下,漫天的淡白色的冰寒真气突如水波剧荡,发出“哧”然细响,刀光破空处紫气弥漫,冰霜四溅,他那无形的真气罩被这惊天动地的一刀瞬息破入。

    那道闪电般的刀光挟带滚滚风雷,猛劈冰夷,青光狂飙般卷舞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大金刚境!”

    于夫罗双手不停变换,那五只银环倏然聚合,在我身边盘旋飞转,形成一个穿梭缭绕的圆环,气机粗壮蜿蜒如白色巨蛇。那巨蛇蓬然怒舞,猛地将我的刀光紧紧缠绕住,首尾朝外分扯。铿然脆响,刀光竟似被瞬间绞扭。

    一股阴柔强烈的气劲猛然将我的屠龙刀向外缠夺,我收势不住,那股大力吸着我朝前拖去。我大喝一声,道:“想要,就给你!”

    我将体内磅礴真气运转至刀尖,连人带刀,一气卷龙壁,瞬间撞上那转生轮的光旋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青光激爆,银光泯灭。巨大的气浪将于夫罗撞得冲天飞起,转生轮呜呜回旋,光芒陡减。

    这一击实则是借了他的力。借力打力!

    虽然将他震飞,但也撞的我几乎把持不住,险些经脉寸断。

    但现如今,我得了枯荣和尚的大金刚境,体内如古波无澜,渊渟岳持,护住了周天经脉。这借来的大金刚境,既是肉身的金刚,也是经脉中的金刚。

    他一退,我便飞身而起,轰出一拳!

    我连出了八拳,于夫罗只是身形摇摆,并未颤动。直到第八拳,他终于岿然不动,我有些淡淡的惊讶。

    这八拳,可是一拳重过一拳,而对于于夫罗,却似乎一拳轻过一拳。

    我有八龙八象之力,他却有十重山的禅意!

    于是,我面无表情、不愠不火地再度递出一拳!

    这一拳,本是一刀。

    拳中有恨意,恨他欺人太甚;拳中亦有善意,佛法如春风化雨。

    五只银环骤然聚合,挡在了他的身前。他未能用十重山挡住我的第九拳,银环一只接着一只被我装成了粉碎,在空气中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我破环直进,一拳打在了于夫罗的胸口之上。他被我砸出一个惊人弧度,跌落十八丈之外!

    ps:我其实不太擅长写打斗场面,写得我吐血半盆好吧……求给安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