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大师的xiāng zǐ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三十章 大师的xiāng zǐ

    苍狼王将许千雪丢在地上,她似乎被点了穴道,一动也不能动。这时,我才看清了他的wǔ qì,那是一柄黑色剑,通体将变成乌黑色,泛着金光。

    “这柄剑来自于兵家,昔年,一块宝石从天而降,埋于地下十万年之后,被一代大侠风亦飞取出,炼化为剑。兵家铸剑高手铁隐、宗丹师兄弟苦心孤诣,终于探得乌金剑冶炼之法。宗丹不惜以身投炉,铸炼成这柄乌金血剑,赠与大侠风亦飞,以御魔道第一高手欧阳逆天。灵剑与风亦飞心意相通,剑人合一,剑毙欧阳逆天。”苍狼王淡淡地道,“这柄剑便叫乌金血剑,今日你们死在这柄剑下,也不失死得其所。”

    “大话别说的太早了!”我终于拾起了地上的宝刀,手擎大刀在手道:“我这柄刀叫做屠龙刀,重八十一斤,据我所知,这是天下间最厉害的wǔ qì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苍狼王道,“宗主让我来追这柄刀,我正想见识见识,它到底有何特别之处。来吧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他手持长剑,站的笔直。虽然丧失了先下手为强的优势,但是一股浓烈的杀气,让我几乎窒息。这是一种高手才有的独特气息,他就随随便便那么一站,我就知道肯定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我斜眼看了眼萧寒衣,他虽然也是长剑在手,表情肃穆。但很显然,从他的表情里面我只读出了三个字:打不过。

    但是箭在弦上,打不过也得硬着头皮上了,我正欲挥刀去杀,打是打不过,可输不丢人,怕才丢人。我正欲大吼一声壮胆,却忽然发现天空上突然掉下了一个黑色的xiāng zǐ,四四方方方方正正,拦在了我们和苍狼王的中间。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却只见一只大鸟飞过……

    苍狼王显然也很吃惊,不知道从哪来了个这个物事。萧寒衣却兴奋起来,道:“师傅,您老人家来了吗?”

    黑暗中走出了一个邋遢的老头,踏着破草鞋,边走边抠着鼻屎。老头边走边叹息道:“我这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徒弟,却不争气啊,连一头狼都打不过,到头来还得我出手……我要不来,他就得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傅,子曰知其不可为而为之,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你徒弟我虽然武艺不行,但却不会丢人。”萧寒衣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还算有点骨气,这点像我。”说着,老者已经走进了xiāng zǐ,摸索着那个黑色的xiāng zǐ,好像完全没看见这正在厮杀。

    我暗付道,有奇葩徒弟必有奇葩师傅,等会苍狼王杀来,还不一刀就要了你的命?于是,我暗暗运气在右臂,准备一旦有危险好去救援。接下来,那老头一句话却差点让我吐血。他面向苍狼王问道:“小子,我都来了,你看还打不打?”

    苍狼王肺都要气炸了,道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老头似乎吃了一惊,道:“我就是墨家大师萧泪血,你……你该不会不认识我吧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萧泪血目瞪口呆,嘴巴里就像突然被人塞进了一块玉米,他的手颤抖起来,再问道:“真不认识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……”苍狼王也很懵,不知道是动手还是不动手是好了。我却在一旁看的直摇头,自我下山以来,见过脸皮厚的,但如此之厚的还真未见过。看来江湖太大,各色人物倒也是不少,我毕竟是井底之蛙了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小子,竟然不认识我,那今天就让你一辈子记住!”老头子大怒,指着苍狼王的鼻子骂道。也不见他如何动手,那xiāng zǐ在他的手中忽然变成了一剑奇怪的wǔ qì,刀不像刀,剑不像剑,也不是钩,更不是环……

    老头拿着wǔ qì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,苍狼王一咬牙想看看这个人是何方怪物,却只见一招之间,那柄乌金血剑就掉在了地上,只见苍狼王的手腕处滴着鲜血。“啪!”接着,老头子一耳光就扇上了苍狼王的脸,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下你总该记住我是谁了吧?”萧泪血气犹未消,道:“回去告诉你的太监师傅,以后教徒弟要用心,要认真一些,江湖前辈怎能不讲给后辈,真没礼貌啊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”苍狼王赶忙拾起自己的剑,头也不回就要消失在阴影中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萧泪血道,“你再重复一次,我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萧……萧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打败你的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是我徒弟萧寒衣,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嗯嗯,是萧少侠。”

    “嗯,滚吧。”萧泪血这才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看着好笑,道:“前辈,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呢?”

    萧泪血道:“如果杀了他,江湖上谁还知道我的名声呢。”言语之间,竟然十分落寞。

    这时,萧寒衣才跪倒在地,道:“弟子萧寒衣拜见师傅!”

    “你呀,我救得了一时,可救不了你一世。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继承我这xiāng z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傅,你这时要去哪啊?”萧寒衣听着老头子的絮絮叨叨,赶忙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哎,还能去哪,最近天下大乱,墨家又要重出江湖了。我奉钜子之命,去调查这场大乱的根源。”

    “根源?”萧寒衣问道,“师傅的意思是,这场天下大乱是有人操纵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个猴精,说什么你都知道。此事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太早,等为师前去调查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师傅,我和段兄和这位姑娘,现在正在被人追杀,你好歹先送我们回墨家机关城,再做计较啊。”

    萧泪血把双眼一瞪,翻着白眼道:“你现在越来越出息了?行走江湖还要师傅护送你,为师这是造了什么孽,有了你这么个徒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送不送?”

    “自己的劫自己渡,为师相信你。”萧泪血说着振唇一吹,天空中忽然飞来一只大鸟,缓缓落在了地上。我低头一看,原来是只木头制作成的鸟。

    “为师去也!”那萧泪血轻轻跃上鸟背,那鸟振翅飞上九天,远远的变成了一个黑点。

    “哎,我这个师傅啊,有些神经不正常,段兄切勿见怪。”萧寒衣给我做了一揖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,江湖前辈风采,一向令我心生神往。”我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,”萧寒衣脸色突变,吓了我一跳,只听得他急道:“许姑娘呢?”

    我也一惊,心想怎么把她给忘了。我二人双双抢到她身旁,只见她气息微弱,脸色殷红,萧寒衣为她一把脉,又为她喂下一颗药丸道:“看来我们得抓紧时间了,许姑娘刚被点了穴道,气血虚弱,我现在也只有七成把握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中着急,但却见马车已经被烧成了灰烬,两匹马也不知道跑到何处去了。“萧兄,我见你师傅那只大鸟很好,不知道你能不能也召唤一只啊?”我心存希望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这只鸟说来也是小弟的痛,这是墨家机关术的奇妙所在,以小弟的道行,估计十年后才能驾驭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这么不学无术啊!”我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我一定勤奋读书,争取早日让许姑娘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还读书?再读书你就彻底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段兄有所不知,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只得又背起了许姑娘,高一脚低一脚地向着黑暗中走去。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