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六章 无敌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七十六章 无敌

    呼厨泉抱着于夫罗的尸体,放声大哭。草原上最雄健的鹰,也有感觉悲伤的时候吧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去找慕容碧,她却已经不见了。漫天风雪中,她又去了哪里?她是不愿意让我看到她丑陋的样子吗?

    真傻。

    呼厨泉慢慢收干眼泪,站起身来。数万名匈奴士卒这才齐声高喊起来:“单于!单于!”那叫声响彻了整个匈奴的草原。

    呼厨泉擦干眼泪,大声道:“诸位将士听我一言!于夫罗单于已死,他是我们匈奴人的英雄,只是,他做错了事。他想要让匈奴的健儿去和汉庭厮杀,让我们抛家弃子去打仗,对抗人数比我们多了一百倍的军队,我不怕死,你们更不怕死!可是,你们的家人、父母、妻子和孩子,他们愿意你们这样走上战场吗?你们自己又愿意忍受妻离子散,去征战那片你们并不熟悉的草原吗?”

    人群静默无声。

    呼厨泉继续说道:“不,他们不愿意,你们也不会愿意,我和我的父王更不愿意!我们已经有了肥美的草原,有了数不清的羊群、牛群,我们还拥有草原上最美丽的女子,难道,这一切还不够吗,还要去打打杀杀,甚至不能让自己的尸体回到家乡吗?不,我不愿意这样。hé píng不好吗,不打仗,我们安心在此放马牧羊,我相信,你们都会快乐起来的,一家人也会幸福,为了我们的家园,我们的草原,放下你们手中的兵刃吧,匈奴并不需要!”

    “跟随单于,我们不打仗!”人群中一人大喊道,将手中的长矛抛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于是,众人纷纷扔掉了手中的兵器,一排排士兵跪倒在地,齐声喊道:“要hé píng,不要打仗!”

    呼厨泉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春风化雪。

    呼厨泉整肃军马,朝着王庭进发。呼延青青一直很犹豫,没有前去和自己的父亲轲比能相认。我当然一路大吹法螺,说道轲比能是多么的英雄,她很高兴,可始终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回到王庭,斥候来报,于夫罗的儿子左贤王刘豹,聚集兵马据守左贤王府,已被重重围困,问呼厨泉如何处置。呼厨泉沉吟道:“我是看着刘豹长大的。走,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到了左贤王府,已是夜晚。匈奴诸王已经在此,拜见了呼厨泉,只见左贤王府邸大门紧闭,内里却是火光冲天。匈奴的建筑比较简陋,和中原的豪门门第却是不能比的,堂堂的左贤王府,院墙也只是用土墙垒就,只不过比其他人家的更高更厚实一些。

    大门外,两万多名士卒将府邸团团围住,各个手持刀抢,要不是在匈奴左贤王位高权重,仅次于单于,他们早就杀了进去。

    呼厨泉走到大门口轻叩府门,大叫道:“刘豹贤侄,我是呼厨泉,你出来和我答话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了,里面并无反应。隔了一会儿,呼厨泉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静静等待了一会儿,前门吱哑一声打开。走出来一人,全身甲胄,皮肤黝黑,手按宝剑,长的倒也清秀。颇有几分于夫罗的风采。

    见他出来,呼厨泉的贴身护卫马上抽出刀枪,严阵以待。呼厨泉一挥手,示意他们收起wǔ qì。呼厨泉说道:“贤侄,你父王于夫罗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刘豹并没有惊讶,只是问道:“你杀了他?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他兵败之后,将单于之位传于了我,然后用匈奴的金刀自杀而死。”

    刘豹点点头,沉默良久。眼中精光闪烁,道:“叔叔这次来,是要杀我?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我知道你并无意与中原开战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刘豹傲然道:“刘豹自幼熟读诗书,知历史大势,不是不愿意和中原开战,而是时机未到。”

    “奥?”呼厨泉有些惊讶,问道:“此时中原诸侯混战,为何时机未到?”

    “大汉王朝历经四百余年的经营,早已国富民强。现如今虽然朝野动荡,但底气仍在。此时若匈奴出兵,则无疑让各路诸侯合兵打击我匈奴,向我匈奴也不过二十三万兵马,如何能是百万控弦之士的对手?此一来,非但匈奴得不到半分好处,还可能有灭顶之灾。把原本中原的战火延伸到匈奴,这又何必?”刘豹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呼厨泉叹息道:“如果我的哥哥、你的父王于夫罗早点意识到这些,又何至于今日啊?”

    “我曾多次劝过父王,可他听不进去,致有今日之祸。”刘豹亦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你手中有八万重骑,为何在我和你父王兵戎相见时,不出兵助他?”呼厨泉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士卒是匈奴的铁血男儿,精锐中的精锐,怎能去打本国的士兵?”刘豹冷冷道,“敢问叔叔,如果我出兵助我父王,今日之成败如何?”

    呼厨泉想了想,道:“胜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刘豹大笑道:“叔叔诚不欺我。”

    我在一旁听刘豹和呼厨泉这一番话,却也是心中暗暗敬佩,刘豹的胆识和眼光,真是一方枭雄。只是,不知呼厨泉要如何处置他。

    果然,呼厨泉喝道:“刘豹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刘豹道:“不知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于夫罗杀害老单于,你无动于衷,此罪一也;于夫罗抢夺鲜卑公主,意图胁迫鲜卑国,你也不曾作为,此罪二也;我取兵复国,你既然知道这些道理,却不来助我,在一旁观望成败,此罪三也。有此三罪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刘豹哈哈大笑道:“刘豹知罪!今日一死以谢匈奴!”他铮出拔出佩剑,就要往脖子上抹去。

    “当”一声,却是呼厨泉出刀,刺破了他的手腕,刘豹的宝剑掉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刘豹怒道:“我连自杀都不行吗?”202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贤侄,你雄才大略,不知高出我多少倍。以前之事,怪只怪于夫罗野心膨胀,将匈奴卷入万劫不复之地,他为人刚烈,却也怪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刘豹惊疑不定,不知他意欲何为,呼厨泉继续说道:“贤侄,你父王临死前终于幡然醒悟,当着众人之面将这单于之位传与我,当是希望匈奴国内太平,永无战争。既然我们兄弟已经尽释前嫌,我又怎会怪你?”

    “那叔叔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呼厨泉大声道:“呼厨泉听旨!封你为左贤王,兼大将军,仍旧统领全国兵马。”

    刘豹一愕,跪地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刘豹乃是罪人,叔叔你三思啊!”

    呼厨泉扶起他,道:“君无戏言,有何三思的?只是,你要牢记四个字:‘仁者无敌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