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蔡文姬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七十七章 蔡文姬

    呼厨泉在这一刻展示了他作为一个匈奴王的胸襟,和刘豹尽释前嫌,再次任命他为匈奴左贤王。在匈奴诸王侯中,左贤王的称号地位最高,常以太子为之。这也是于夫罗立刘豹为左贤王的原因。

    此时,呼厨泉再次任命刘豹为左贤王,其用意就很明显了,他退位之后,匈奴单于之位还是刘豹的。

    刘豹双膝跪下拜谢道:“多谢单于,臣一定不负使命!”

    诸王也都上前来恭喜刘豹。

    既已经到了刘豹的府门口,刘豹便邀请我们大家一同去府中做客。国家初定,呼厨泉也需要和诸王攀扯关系,当然就应允了。当时天色已晚,折腾了一天我也饿了,便和诸王一起进入了左贤王府。王府中家丁本来都拿着刀枪严阵以待,此时见叔侄二人同归于好,也是心底下高兴,跑东跑西张罗酒菜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酒菜便已经上来。匈奴人吃饭极为简单,摆上了一只羊腿,和牛肉、马肉等,便算是一桌丰盛的晚餐了。好酒当然是不可缺少的,这酒看似清澈,内力却有一股马奶味,端的是后味十足。

    这时诸事平定,呼厨泉自然很是高兴,笑道:“贤侄,听说你府中有一位阏氏,不仅长得极为貌美,并且一手胡琴也是天籁之音,不知可否请出来让我们一饱眼福?”

    匈奴游牧民族,虽然贵族阶层也通晓礼乐,但并不像中原有这般多的诸多礼法限制。况且,当时社会风气开放,女子出来以真面目示人也无不可。

    听到呼厨泉夸赞,刘豹也是十分高兴。当下吩咐下人,请出这位阏氏来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从后堂出来了一位女子,手持胡琴,落落大方。只见这女子二十**岁年纪,身穿汉人服饰,眉目如画,清丽难言,这等美貌的女子,别说是在这匈奴,便是汉人之中也少见这等美貌的女子。那阏氏伸起衣袖,轻抚琴弦,遮住了半边玉颊。202

    那女子缓缓一礼,明眸善睐,从众人脸上掠过,我和她眼波一触,如全身浸在暖洋洋的温水中一般,说不出的舒服受用。再看众人,也适合我一般。大厅之上一时寂静无声,忽然间当啷一声,有人手中酒杯落地,接着又是当啷、当啷两响,又有人酒杯落地,就像是奏乐一般。

    她嫣然一笑,登时百媚横生。

    “铮、铮……”几声响过后,那女子琴音暂歇,低声唱道:“皑如山上雪,皎若云间月。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。今日斗酒会,明旦沟水头。躞蹀御沟上,沟水东西流。凄凄复凄凄,嫁娶不须啼。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竹竿何袅袅,鱼尾何簁簁!男儿重意气,何用钱刀为!”

    她歌声柔美,琴音激越,听得我如痴如醉。这首曲子我却是听过的,其中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为千古名句,为汉代才女卓文君所作,这首诗是说了一个渴望爱情的女子故事,希望男子真挚专一。

    一曲既罢,呼厨泉率先鼓起掌来,众人也都是大声喝彩。呼厨泉道:“今日听到这番美妙的音乐,真是大慰平生。贤侄金屋藏娇,倒是便宜了我们!”说罢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刘豹道:“我这位阏氏本是汉人女子,名叫蔡琰,为人博学多才而又精通音律,我精通汉人文化,其实也是颇受她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回想起当日出使匈奴,郭嘉殷殷嘱咐我的话来。到了匈奴,便是要让我来寻找这样一位女子,她便是蔡琰字文姬了。我正自疑惑为何她却成了左贤王的阏氏,却听得呼厨泉问道:“奥?汉人女子却为何当上了贤侄的阏氏?”

    刘豹道:“这还与数年前匈奴和中原两国交战有关。当时我的父王于夫罗任左贤王,见中原朝廷北境空虚,联合乌桓国千里奔袭,侵占了汉庭的青州、幽州一带,掳掠了不shǎo fù女。文姬便是在那时被抢夺到匈奴来的。我在一众奴隶中发现了她,得知她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才女蔡琰,便从父王手中求下了她。父王说要放她也不难,但有一个条件,就是娶她为阏氏。后面想来,其实是父王贪图侵占中原,需要熟悉中原文化,便故意掳了她来,早有意让她当我的阏氏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点头道,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只听得蔡琰说道:“小女子新进写了一首词曲,为诸位王爷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便调整琴弦,唱了出来:“我生之初尚无为,我生之后汉祚衰。天不仁兮降乱离,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。干戈日寻兮道路危,民卒流亡兮共哀悲。烟尘蔽野兮胡虏盛,志意乖兮节义亏。对殊俗兮非我宜,遭忍辱兮当告谁?笳一会兮琴一拍,心愤怨兮无人知……”

    词曲婉转妩媚,说的却是自己的身世遭遇,以及初来匈奴之时的艰难困苦,听得人不禁伤感了起来,忍不住黯然泪下。我心里打定主意:“一定要想个办法将她救出去,让她回归中原。”

    但却不露声色,只是暗暗喝酒。

    她唱完这一首词,盈盈一礼,众人又是一阵喝彩。这些粗鲁的王爷们虽然可能听不懂词曲之意,但她嗓音曼妙,唱得十分好听,再加之感情流露,却也拨人心弦。

    我坐在呼厨泉的身边,呼厨泉道:“段兄弟,我这位侄媳即是中原人士,你这几日可得多来左贤王府,和她也可多聊中原见闻,免得她多有感伤。”

    我自然从命。只是这一句一出,蔡琰便用一双妙目看着我,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诸王中很多位大王都还不认识我,呼厨泉这又将我对众人做了详尽的介绍,夸赞我如何大仁大义、英雄了得,我自然谦恭了几句。却是蔡琰,看着我的眼神又有不同。她幽幽叹了口气,回到后堂中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背影,顿时觉得惆怅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下又有匈奴的勇士献上了刀舞,和摔跤都嬉戏,看得众人也是不停喝彩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不知不觉已到了深夜。呼厨泉和刘豹等人均已经喝的不省人事,特别是那刘豹,早已经趴在桌几之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我向众人告辞,寻到了左贤王府的hòu mén,看着左右无人,施展轻功轻轻越过围墙,却不知,蔡琰měi nǚ住在哪间屋中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