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 孤男寡女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七十八章 孤男寡女

    偷鸡摸狗的事情我是打小就干惯了的,可是“tōu rén”却不曾做过。隔墙花影动,不是疑似玉人来,而是黑暗中站着的看家护院。

    这厮站在一棵树下正在撒尿,却是吓了我一大跳,险些叫出声来。我本想后背一记闷棍打晕了他,可心念一转,蔡琰的下落就着落在他身上了。当下我跳出从背后捂住了他的嘴,那人一哆嗦,硬生生把尿了一半的液体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只是,裤裆却是湿了,估计是被吓的。

    看他相貌,应该是王府中的一个小厮。我伏在他耳边恶声道:“大爷是来劫色的,你不要声张,乖乖回答问话,便放你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那人吓得面色苍白,哪敢说个“不”字,便点了点头。我慢慢放开捂在他嘴上的手,问道:“你们的阏氏蔡琰住在哪?快带我去!”

    “就住在花园背后,小人这就带大爷去。”这人倒也乖巧,指了指东南角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走前面,我跟着你。别耍花招,敢惊动别人砍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那小厮低头哈腰道:“不敢,不敢,小人便是有十颗脑袋也不敢坏了大爷的好事。”我冷哼一声,做了个砍头的手势,小厮脸色一变,也不敢废话,便引着我前去。

    这左贤王府也是颇为巨大,后花园倒有几分雅致,虽说是隆冬时节,后院中梅花点点,也是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转过了几条走廊,终于到了他所说的蔡琰的居所,屋中灯亮着,显然是她还没睡。我指指房门,意思是:“便是这里了?”那小厮指指地下努努嘴,就是说“没对没错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有些不怀好意。一掌打在他的背心上,将小厮打晕在地。又费了一番功夫,将他拖入到了花丛之中。

    这才轻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屋中一阵摩挲,房门打开,站在门口的女子正是蔡琰。她见是我,也是一愣,随即淡定下来,道:“将军深夜到此,不知道有何事?”

    我拱手一礼,说道:“受一位故人所托,前来搭救姑娘回中原。”

    蔡琰看了我一眼,似乎是确定我所说是真是假。但只是略一犹豫,还是道:“外面风大,将军请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屋内果然暖和,她用纤纤玉手为我斟了一杯茶,我盯着这双手看个不停,只见手指修长,竟也有说不出的高雅之意。蔡琰问道:“不知是哪位故人托将军寻我回去?”

    我如实回答道:“郭嘉郭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郭嘉?”她似乎有些吃惊,摇摇头道: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,只得把郭嘉的种种风流韵事一股脑和她说了一遍,蔡琰如春风一笑道:“看来也是个风流才子。中原离此地千山万水,没想到还有人能记得我,真是难为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了你刚才的诗句,这些年在匈奴确实让你受委屈了。那,你愿意和我回去吗?”

    蔡琰站起身来,身材修长。

    她在屋中转了两圈,叹气道:“不瞒将军,小女子无日无夜不在思念家乡,可要想回到中原,又谈何容易!”

    蔡琰退在房角,脸色惨白,闭住了眼睛,说道:“当日我被匈奴大军抓住,一路上就跟牛羊一样,被他们绑着手走了几百里路。那绳子绑的好紧,我的手腕都被勒破了。可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我心想不如就这般死了。突然有一日,刘豹骑在马上看到了我,问起了我的名字,他大吃一惊,马上就放了我,给我锦衣玉食,让我坐在马车里。第二天,他便说要娶我,还赞叹我的美貌,叫我唱曲子给他听,为我调脂抹粉,拿起眉笔来给我画眉毛。他答应要我做阏氏。这些年来,我虽然和他同床共枕,他也对我很好,可是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他。我的心在我的家乡,他对我再好都是改变不了的。他也对我发脾气,说得到了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,可我虽然感激他,但终究不会爱上他。可是,他什么时候才能明白?所以要让他放了我,却是万万不能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沉思良久,心想这事确实有些不可能。但如果强行要带走蔡琰,那势必影响和匈奴的关系,曹操让我来出使匈奴,就是为了能稳定北方,如若真的到了用强的地步,恐怕事情就难以收拾了。

    我本非有急智之人,眉头紧锁想了半晌,也没有想到有什么良策。我问蔡琰道:“你不是个才女吗,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你走?”

    蔡琰摇头道:“我哪有什么办法?要有办法,这些年可就不在这里郁郁寡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呼厨泉关系铁,要不我去给他说说?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”蔡文姬道,“他二人刚刚维持住了关系,此时,断断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心生芥蒂,给呼厨泉单于说了,也是突然让他为难。”

    我抓狂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到底要怎么办?不然,我豁出去偷偷摸摸带着你走?”

    蔡琰叹口气,道:“你是大汉朝的使臣,如果带了我走,难免两国兴兵,生灵涂炭。到时候,我可就成了那祸国殃民的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屋中烛火一明一暗,恰似她的心境。

    我见她愁眉不展,便找些开心的话题说给她听,道:“我前些日子去了一次洞香春,就是你家的产业,原来在洛阳。后来董卓迁都长安时,将洛阳一把火烧成了瓦砾,你父亲便将洞香春迁到了许都。现在皇帝也在许都,那里可是十分气派呢!”

    果然蔡琰眼中明亮了起来,想是回忆起了童年时的那些岁月。她问道:“我爹,他身子还安好吧?”

    “好得很,一顿饭能吃下一只羊!”我双手撑开,比划了一个羊出来。

    蔡琰破涕为笑道:“爹爹一向饭量小,又怎能吃得下一只羊?你又来诓我,哄我开心。”

    她一笑真是百媚横生,一个气质高雅的女人,笑起来也是这般好看。

    我呆呆瞧着她,也是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蔡琰脸上一红,道:“段少侠,今日已经不早了,你且先回去,我们再从长计议吧。如若我离开不了匈奴,也是一样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道:“也只好先如此,明日这个时辰我再来寻你。”

    站起来,刚要打开房门出去。

    忽然,房门被一脚踢开,进来一人正是刘豹!他的背后涌入不少士兵,将屋子团团围住。我一看这个架势,心道一声“苦也”,这下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