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鲜卑的王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八十章 鲜卑的王

    这几日,我的当下和裆下都很忧郁。因为,青青要回鲜卑了。昨日,鲜卑国王特意拜会了我,这个粗犷的大男人有些坐立不安,不停地搓着手。我才知道,他几次想见青青都被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所以我就成了理由。

    轲比能知道我好酒,特意给我拎了两瓶鲜卑国特酿的美酒“闷倒驴”,傻笑着:“段兄弟啊,你看我来都来了,还带了十万大军,就是为了迎接我这个女儿。可是,她连她亲爹都不见,这……这……这可不是个事啊!”

    趁他说话的功夫,我已经一口烧刀子下肚。这酒果然邪门,一口下去从嗓子眼到肠子里都是火辣的,不禁有些晕乎。我大马金刀往椅子上一坐,说道:“轲兄啊,这青青姑娘很有脾气,她不见你你不去找她,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一时糊涂,便也和他称兄道弟起来。

    轲比能完全没有了一国之主的威风,腆着脸道:“听呼厨泉说,青青和英雄你走得很近,那个……两小无猜,如果有一个人能说得动她,肯定就是英雄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岂止是走得近……但这些话可不能告诉他。

    便假装为难道:“既然轲兄瞧得起在下,那我便为你走一遭,好好劝劝青青姑娘,希望你们二人能早日合家团聚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大喜过望,连连拜谢于我,说道:“我这几日就要回鲜卑,最好能带着她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“咯噔”了一下,暗付这老小子要把青青带走了,那我可怎么办?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单纯姑娘,就这么没了?

    于是,我脸有怒气,说道:“轲兄请回吧!”

    轲比能不料我翻脸比翻书还快,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得罪了我,唯唯诺诺几句,就离开了。他走之后,我喝了好一会儿闷酒,却也是毫无头绪。青青既然是鲜卑国的公主,那么肯定是要回鲜卑的,总不能跟我一溜烟再去到中原。

    而我,也总不能去鲜卑当个驸马爷吧。

    一个人喝酒的时候,总是很寂寞也很忧愁的。所以我打算去找许褚喝酒,这几日也没见他,倒是有些冷落了他。

    许褚正在干活,满头大汗,在床上。看来呼厨泉单于对他真是不错,好酒好肉吃着,还有美人一起滚床。我硬生生在门外静候了他一个时辰,内里却是呼喝声连连,叫了多少声,我便喝了多少口酒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事情完毕,许褚打开房门看到了我,先是一愣,才笑嘻嘻地走了过来,和我坐在门前的石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段将军,你啥时候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老许啊,以后别叫我将军,咱哥俩就称兄弟。”我把酒瓶递给他,他抱起来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许褚乐呵一笑,叫道:“段兄。”

    “老许啊,你一般都什么时候喝酒。”

    许褚道:“杀过人后,我一定要喝酒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道:“没有shā rén,我也喝酒。”

    许褚道:“喝过酒后,我一定要去找女人。”

    我大笑,道:“想不到你竟是个酒色之徒。”

    许褚反问:“哪个男人不是酒色之徒?有些男人好色无胆,有些男人好酒无量,都活得太累,藏得太深。”

    我竖起大拇指,道:“看你一个糙老爷们,讲起道理来倒是头头是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?”许褚问道,“为了女人?”

    “恩,呼延姑娘要回鲜卑了。”我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女人如衣服,像段兄这样的人中豪杰,走了一个还很多,何必唉声叹息呢?”许褚道,“人生快活,就是要喝最烈的酒,睡最温柔的女人!”

    我又喝了一口酒,说道:“其实我找你就是想问问你怎么看待这件事的,现在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许褚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从何时起,我竟如此多愁善感了起来。

    告别许褚,我一身酒气,胡乱在呼厨泉的单于府中穿梭,不知不觉间,来到了呼延青青的房间。我敲了敲门,青青出来了,眼睛红肿,还带着泪珠。

    梨花带雨,往往是男人最想拥女人入怀的时刻。

    我一怔,酒醒了一半,问道:“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青青一扭头,趴在床上大哭了起来。我顿时手足无措,安慰道:“你不哭,谁欺负你了,大虎哥哥给你去讨个公道!”

    她哭的更凶了。

    果然女人的眼泪都是毫无道理的。只是我这么一个大老爷们,却是不懂得如何安慰女人。直急的我连连搓手,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青青哭了一会儿,终于不再哭了,说道:“大虎哥哥,你带我走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的父王想要见你,要带你回鲜卑,你可是鲜卑的公主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!”青青斩钉截铁地说道,“我要跟着你,你去哪我就去哪!”

    “可是,轲比能毕竟是你的父王啊,你们父女十几年不见了,回去住一段时间,我们再在一起也好。”我安慰她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……你不懂。你还记得当日在我的箫上看到的四个字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写的是‘鲜卑巫女’?”

    “嗯,”青青脸色发白,“这是鲜卑国女祭司的称谓,从我出生,爹爹为了给我保命,将我任命了‘巫女’,这支玉箫是鲜卑国大巫女的信物。我不仅是公主,还是巫女啊,爹爹这么着急来找我,除了我是他的女儿,还因为这鲜卑巫女十分重要,是国家的精神象征,所以,但凡继承巫女之位的女子,必须纯洁无暇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愣,道:“你是说必须是处女?”

    青青咬着嘴唇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我暗付:很多次都快要和青青恩爱,结果都没有完成,难道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?

    “大虎哥哥,我不要去当什么鲜卑巫女,我……我要你。”说着,她扑倒在我的怀里。她出身草原,个性奔放,自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一阵惆怅,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紧紧抱住了她。她双目如水,粉颈犹如羊脂一般,玉雪可爱。我忍不住亲吻一下,说道:“你放心,我这就带你走!”

    突然,门外一名士卒大声叫道:“鲜卑单于驾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