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二章 多情伤离别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八十二章 多情伤离别

    呼厨泉遵守约定,亲手书写了一份国书,大意是匈奴永远向大汉天子称臣,每年缴纳一定的税赋,以及匈奴最好的马匹。约定二十年内,双方再无战事。

    我怀揣国书,心想此番总算是功德圆满,不辱使命。兵营大帐之中,众王也都十分高兴,恭祝两国得享太平,纷纷向呼厨泉和我道贺。

    呼厨泉大笑道:“此番两国议和,段大虎兄弟居功甚伟。要不是他为义出手相助,力战乌熊,死战于夫罗,恐怕匈奴也难得有今日的hé píng局面。本王一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段兄弟能否应允?”

    我拱手一礼道:“呼兄客气了,我们二人经历过同生共死,有事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道:“这一路三千里,要不是段兄第拼死相护,我早已经死了。趁着今日两国交好,我愿和段兄弟结为异姓兄弟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呼厨泉此人是条汉子,心中又有国家大义,一个堂堂匈奴单于要和我结为兄弟,我自然无不应允。我大喜道:“一切但听哥哥安排!”

    众人无不喜悦。呼厨泉大声吩咐道:“上酒!”

    一时,婢女们端上了十几碗烈酒,营帐中酒香四溢。呼厨泉道:“按我匈奴人规矩,需要将血滴到碗中,歃血为盟,喝了这碗酒才算是结为了真正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他掏出金刀,划破中指,将血挨个滴到碗中。我也学他模样,将血滴入杯中。我二人同时举碗,我喊了声: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贤弟!”

    两人便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众王也都饮下了此碗血酒,算是为我二人的结义做了个见证。我们将碗摔在了地下,众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忽然,侍卫来报:“鲜卑单于轲比能求见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快请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进账道:“呼厨泉单于,此番事了,特意来向你辞行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此番匈奴之事,多亏了单于援手,鲜卑国的事情我已经知晓。单于请安心回国,如有需要,我将陈兵东境,以为单于后援。谅那步度根也翻不出什么浪来!”

    轲比能抱拳道:“若能如此,步度根必然投鼠忌器,不敢再起兵戈了。多谢单于!”

    呼厨泉道:“不必客气。不知大王何时起身?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送单于一程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和轲比能两人大踏步出了营帐,帐外青青坐在马车之中。她撩起帘子,下车扑倒在我的怀中。轲比能一声叹息,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隔了良久,轲比能一声叹息,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呼延青青抹干眼泪,说道:“今日分别不知道何时才能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故作潇洒,安慰她道:“不用担心,我会来看你的。等我在中原混的好了,你也可以来看我呀。”

    青青道:“你就会哄我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还是一酸,道:“快走吧,路途遥远,还要赶路呢。”

    当下轲比能辞别了呼厨泉和匈奴诸王,上马走了,一行人浩浩汤汤,朝着鲜卑国而去。我终究还是想起了那日在湖畔,她吹弄那玉箫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湖天一色,有玉人chuī xiāo,多美的记忆啊!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匈奴一应事了,我牵挂着汝南城,也不知刘备三兄弟现如今怎样了。于是,也向呼厨泉辞行。连着三日,都和诸王轮着陪我喝酒,却也是不舍得让我这么快就离去。

    到了第四日,实在不能再拖下去了。天还麻麻亮,我便吩咐许褚领着虎豹骑,前去接了蔡琰,一同随我们回归中原。

    临别时,刘豹恋恋不舍,嘱咐她一定要“好好吃饭,夜晚临睡前一定要喝牛乳”之类,听得我却也是颇为肉麻。小两口不舍分别,似乎这会儿才有着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候,刘豹按照中原礼数给我一揖道:“段将军,贱内这一路就拜托将军了。她身子弱,请将军一定替我嘱咐她多加衣物,小心风寒。”

    我抱拳道:“左贤王请放心,我一定将夫人安然送归中原。”

    刘豹点点头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蔡琰进了马车,合上了帘子。

    我大喝一声:“驾!”也不再向呼厨泉辞行,众士卒簇拥着马车和呼厨泉赠送的金银珠宝等,往南归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刚出城门不远,一兵卒叫道:“将军你看!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却只见旭日东升,将人的影子拉的修长,呼厨泉领着大队人马,站在王庭的城门口上,为我送行。城门上有人号角吹起,古韵苍凉。

    我遥遥向呼厨泉一礼,大声道:“谢兄长,谢诸王!兄弟走了,请回!”

    才行了半日,却听得背后一人大叫道:“段将军留步!”

    我勒马向回看去,一人骑着军马风风火火而来,却正是刘豹。刘豹挥鞭打马,终于赶上了我,气喘吁吁道:“段将军留步,蔡琰忘带了一件物事,幸亏被我发现了,我这就给她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痴情,也令我颇为感动。我努努嘴,道:“那你自己交给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豹兴高采烈,走到了马车边上。说道:“文姬,你也太粗心了,走的时候怎么把这块火龙玉落下了,你身体寒,戴着这块玉有好处!”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来,那玉呈亮红色,却十分晶莹剔透,一看便知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蔡琰在马车中也不出来看刘豹一眼,道:“王爷,这玉是我故意落下的,它本就是你赐给我的物事。现如今我走了,也不能要你这么珍贵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刘豹笑道:“这是什么话?我赐给你的东西就是你的,难不成还有收回去的道理?你快拿着,就当我给你送行的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良久,蔡琰才从马车中伸出纤纤玉手手来,接过玉佩,道:“既如此,文姬就多谢王爷了!北地风寒,你也多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刘豹温柔道:“这你放心,我身体一向很好。倒是你,以后没有我在你身边,可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蔡琰道:“嗯。”她继续说道:“王爷,时辰不早了,你也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回去了。”刘豹说道。却站在当地一动不动,我知他想看蔡琰最后一面,但不知为何,蔡琰却不愿意下马车。

    刘豹无奈,道:“那……那我走了。你多珍重!”他又向我抱拳一礼,也不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一骑朝着黄沙中而去,终于消失在沙海的尽头。蔡琰这才下了马车,撕心裂肺地大呼了一声:“夫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