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三章 南皮夜话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八十三章 南皮夜话

    这一行,直走了两月之久。天寒地冻,北方泥泞,所以行得缓慢。这一日,已经到了冀州地界,我问明百姓,现如今曹操正在南皮城中,便快马加鞭,去寻曹操。

    行至南皮城还有二里地,忽然听闻前方喊杀声大作,我急忙吩咐探马去查看,回报道:“袁尚领兵三万,正在攻打南皮,曹丞相现在城中拒敌。”

    许褚一听来了精神:“他奶奶的,谁是袁尚?黄毛小儿也敢攻打丞相兵马,真是活腻歪了!”他“嗷嗷”大叫道:“各位兄弟,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,随我杀向南皮城,增援丞相!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一百虎豹骑齐声呼喊,跟着许褚杀向袁尚军中。只见他如黑旋风一般,将那大刀轮成了一个圆圈,如砍瓜切菜一般,径直杀向中军帐下。曹操本来坚守南皮,只为等待袁尚兵马疲惫,好一举杀出。

    此时城内士兵早已按捺不住,恰逢许褚威武无比,所到之处袁尚军大乱,城内一声炮响,曹操亲自率军杀出,顿时将袁尚军冲了个大乱。袁尚本无带军的本领,此时见几路兵马杀出,更是慌乱,不等大军稳定,反而自己慌忙后撤,几万兵马群龙无首,被曹操大军杀了个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我站在远处,护着蔡琰,却没有卷入厮杀之中。等待战场安定,曹操骑着白马,领着夏侯惇和曹洪兄弟,往我立足处山坡而来。

    远处看到我,便下马大笑道:“你小子可回来了!”

    夏侯惇和曹洪等人亦下马朝我打招呼道:“段将军!”

    曹操给了我一个哥们的拥抱,但见我身旁站着蔡琰,不由得双眼冒光,转移了目光焦点。他故作深沉问道:“这位便是蔡琰xiǎo jiě吧?”

    蔡琰施礼道:“见过丞相。”

    曹操言语之中已经多了一些贱贱的味道:“当世才女,果然气质卓尔不凡。”

    蔡琰莞尔一笑,曹操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意,都被我瞧在眼中。

    曹操和我并辔而行,缓缓回到南皮城中。入了城门,曹操大叫道:“诸位,段将军平定北方匈奴,居功甚伟,今日我为他牵马入城!”

    他也没有问过我一句匈奴此行形势,便如此高调宣布起来。一时间,众军士齐声欢呼,连声大叫道“段将军”,可是给足了我面子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是大汉丞相,让他牵马甚为不妥,我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小道士了。没走几步,便下了马,和他并排而走。

    到了曹操临时下榻的相府,曹操约了众将,为我和许褚接风洗尘。席间,许褚大吹大擂,说了我如何英勇,杀了乌熊,夺了太阴山兵马,又大战于夫罗,杀的昏天黑地等等,他语言粗俗却颇为受众将喜爱,众人都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我将呼厨泉的国书拿给了曹操,曹操看后甚是高兴,大声念了出来。众将一看几乎是不费一兵一卒,竟平定了匈奴势力,也是不吝溢美之辞。我本是低调,可许褚这个大嘴巴却说了呼延青青和我的男女之情,我也不得不说起了鲜卑。

    当下,便将和青青相识,到一路护她,最后与鲜卑国王轲比能的交往,曹操更是大喜,道:“鲜卑国力之强盛不在匈奴之下,你此番出使匈奴没想到一举两得,实在可喜可贺!这天下虽大,你却是集天下气运于一身,真乃当世英雄!”

    我又想起青青,心中却殊无喜悦之情,说道:“托丞相洪福,幸不辱命,我干了此杯,与众兄弟同贺!”

    众人举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晚上,曹操拉我一起睡,说起了当今和袁绍之战的形势。原来,自我走后,曹操又与袁绍几次交战,袁绍屡败屡战,忧郁成疾,竟然咳血而死。曹操又听从郭嘉的计谋,故意迟缓进兵,结果袁绍的三个儿子袁熙、袁谭、袁尚为了争夺基业,又互相打了起来。这一来,河北势力一夜瓦解。曹操遂重点重点进攻袁尚,逐个击破,今日之战便是和袁尚一决胜负了。

    我听他说,实则北方大局已定。便问起刘备、赵云等人情况,曹操说道:“他们看汝南孤城难守,去荆州投了刘表。”

    他叹气道:“你莫不是也要去荆州?”

    我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曹操也不介意,说道:“如果安定了北方,荆州地处中原核心,不论是江东还是蜀地,它都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如果真有那一天,我定当南下讨伐刘表,平定江东,则天下大势可定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道: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我俩之间,恐怕不可避免,必有一战。”

    曹操平躺着,说道:“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你不是一般的将领,总是觉得你身上有不同寻常的神秘之处。你能告诉我,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一战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,”我琢磨着用语,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你是当世的枭雄,这天下有你的一分之地,可是江东和蜀地都有称王的气运,这是注定了的。我虽然无意争霸,可总要给我的兄弟们谋个饭碗,我欠他们的。再说,我总觉得乱世之中我下了山,就有来到乱世的使命,但是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明白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一脚蹬在我的屁股上:“你一个杂牌的茅山道士,还跟我讲什么气运,要不是我知道你的底细,还真被你小子糊弄了!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,道:“你也别害怕我,打仗估计还真不知道鹿死谁手。”

    曹操“噗嗤”一声笑道:“说你小子胖你还真是喘上了,你要是真和刘备他们拿下了荆州,改日这场仗是一定要打的,我可不会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话别说的太满,谁怕谁也不知道呢!”我亦笑道,“论单打独斗,你可是我的手下败将!”

    “胡说!不行了咱俩再比试一场试试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有力气能提得起剑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隔多日,再和曹操一起聊天,还是当年刚刚认识的场景。他已经有了一丝白发,而我还是当年那个鲁莽少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怔怔看着屋顶,突然说道:“曹兄,我再留几日,帮你最后一次,我们一起打下冀州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