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四章 琴中知音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八十四章 琴中知音

    郭嘉生病了,病的很重。但听到蔡琰南归的消息,还是赤着脚硬生生闯入了蔡琰的房间,进了门一阵咳嗽,直咳的双腮殷红,才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多日不见,他的脸色更白了。

    我正在蔡琰房中,和她商议送她回许都的事。她的父亲蔡邕现如今正在许都,大名鼎鼎的“洞香春”便是他的产业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看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郭嘉的第一句话便是:“我看过你的书《雪过九州初晴宝鉴》。”

    蔡琰笑道:“这本书只是我待字闺中的习作,公子却也看得巧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叹息道:“看到这本的时候,我其实就已经爱上了你。”

    蔡琰虽是熟妇,但还是脸色一红,我见场面尴尬,咳嗽一声道:“军师,你莫非……莫非是喝多了?”

    郭嘉却不理我,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蔡琰,道:“尽管你不相信,可今日见到姑娘,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蔡琰无奈,转移话题道:“小女子谢过先生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听闻文姬姑娘的琴艺乃是天下一绝,能否为我这等俗物演奏一曲,就是姑娘新作的‘胡笳十八拍’吧!姑娘还未回到中原之时,这首词曲依然已经红遍了大江南北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早起,我抚琴之时就觉得琴音不稳,原来是有先生记挂着。既然如此,就为先生献丑一曲吧。”蔡琰说道。

    这首“胡笳十八拍”在蔡琰的手中,如泣似诉,让人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匈奴草原上的风光,一位女子在辽阔的草原上,放马牧羊,却饱受磨难。

    一曲快罢,郭嘉却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我大惊,赶忙去扶住他,问道:“先生你怎样?”

    郭嘉坐稳身形,叹息一声:“中原思慕文姬,乃卷芦叶为吹笳,奏哀怨之音。此番被文姬用琴演奏出来,更荡气回肠,常有不平之铮鸣。东京风格颓下,文姬才气英英。听胡笳吟,可令惊蓬坐振,沙砾自飞,直是激烈人怀抱。我听完一曲,伤感无限,只是有些心神激荡罢了。”

    蔡琰放下琴,敛衽一礼道:“先生真乃文姬知音。”

    郭嘉突然高声说道:“自董卓之乱,大汉多少儿女生灵涂炭。文姬的遭遇令人怜之、恨之,却无能为力之,实乃家国不幸。这场悲剧也该结束了,官渡之战以丞相一统北方而告终。而北方的匈奴、鲜卑已经臣服,唯有辽东势力虎视眈眈,丞相也当早图之!北方若定,则天下一统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门人忽然一人高声道:“操谨遵先生教诲,一旦平定袁绍旧部,即刻发兵辽东!”

    原来却是曹操。郭嘉朝窗外拱拱手,喃喃低声道:“只是,郭嘉恐怕是看不到那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自南皮一战后,袁绍兵马溃败,被曹洪率军追赶,退到了邺城。曹操整肃军马,以许褚为先锋,攻向邺城。许褚憋了许多时日,此番方才轮到他做了先锋,自然逢山开路遇水搭桥,不几日便攻下了邺城。袁尚败军往山中逃去,曹操又分兵追赶。

    打败了袁尚,曹操便分兵去攻打冀州。此时,冀州由袁绍的谋士审配主政,负责一应防御事宜。我听闻是由谋士守城,想来冀州并不难破。

    曹操却对我说道:“这审配在袁绍军营之中素有‘第一谋士’之称,只是袁绍军中谋士众多,又各自勾心斗角,反而埋没了他。”

    果然,正说之间,忽然斥候来报:“丞相,那审配在冀州城外摆下了‘九州黄河阵’,借天下十三州之气运,拥兵十万,与我军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曹操大惊,问向众将:“何为‘九州黄河阵’?”

    此时郭嘉因病未能与军同行,众将都面面相觑,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。许褚本是个大老粗,哈哈一笑道:“丞相,你也不必忧虑,管它是什么鸟阵,只是些虚张声势的玩意,我愿率军杀将过去,准教他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曹操点头道:“将军英勇,量他河北无大将,又能奈我何?”当下再无疑虑,发布命令道:“众将士听令,随我一鼓作气夺下冀州!”

    大军朝着冀州进发,袁氏三兄弟此时各自为政,加之冀州之新主袁尚新败,并无一军过来救援,所以这一路也走得顺顺当当。

    五日之后到了冀州城下,只见审配陈兵于外,他的兵士并不算多,却阵排天地,势摆黄河,兵士排列诡异,内中更有山石相辅助,歪歪扭扭并看不出什么来。但我观那气象,却是惨气冲霄,阴霾彻地,内中似乎另有乾坤。

    曹操并不熟谙阵法,站在高处看了一会儿阵法,也无甚头绪,一时不知如何决断。许褚骂道:“他奶奶的,装神弄鬼!丞相,请拨我一千重甲骑兵,让俺去破了这鸟阵!”

    眼见日头落下山去,我虽然也看不太懂此阵法,但还是拦住他道:“许将军,这阵法是按照九宫八卦原理排列的,内有出入门户,连环进退,井井有条。人数不过千人,恐怕其中玄妙不啻百万之师,纵使陆地神仙到此,恐怕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攻破,我们还需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可这时曹洪又上前请命,要前去破阵。曹操不忍拂他二人之意,道:“你二人各带一千兵马出战,不在杀敌,此去探探阵中虚实,万事小心,切勿意气用事,折在了阵中。”

    两人领命去了,不多时军中鼓声大震,两千骑兵从军中杀出,分两路直奔冀州城外阵中。随着冀州城门上令旗挥动,阵法一变,将两千骑兵圈入阵中。此时,阵中却乌云滚滚,四海八荒之中似有光芒聚集而来,煞气冲冲进入阵中,内中情形如何却是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但只是一会儿功夫,阵中连连抛出几具尸体来,仔细一看,便都是曹军士兵,看来是在阵中被杀,却被抛出了阵外。曹操一看大惊,大叫道:“鸣金收兵!”

    金是鸣了,兵却是一个也没收回来。曹操和我面面相觑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欲待整肃大队军马救援,但又没看头此阵,怕进去了也是有进无出,那可就败了个一败涂地。随着阵中抛出的尸首越来越多,曹操急的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我闲来无事,便坐在阵前擦拭宝刀,也不知这屠龙宝刀是用何种材质打造而成,虽说是宝刀,但也需时时擦拭,勿使它惹上了尘埃。曹操故意在我面前晃悠了几圈,我擦拭宝刀正入神,也无暇理会他。他终于厚着脸笑道:“要不你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这厮已经做了丞相,却还是这副无耻的面目。他大队人马不敢入阵冒险,却让我独自一人入阵去探个虚实。

    可我终究是个实在人,答应了他助他拿下冀州,便不能食言。我白了他一眼,慢吞吞说道:“你道我为啥要坐在阵前擦刀?这就替你去阵中闯一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