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州黄河阵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州黄河阵

    我骑着枣红马,一晃大刀,杀入了这“九州黄河阵”中。只是奇怪的是,进入了阵中后却是两眼一抹黑,就似从白日里突然来到了黑夜之中。周围煞气漫天,侵入骨髓之中,我不自觉也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再往前行,只觉得黑雾弥漫,悠悠荡荡,杳杳冥冥,却让人有些不知所措。我大喊几声:“许将军,曹将军,你们在哪?”却是久久不见回应,仿佛这日月之间唯有我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我并不放弃,边走便扯开了嗓子大呼。忽地,斜刺里几道黑影闪过,直似鬼魅一般。我定定心神,手中大刀一舞,大刀上冰冷的幽光反而给了我些许真实的错觉。

    正前行时,几柄军中大刀向我劈来,我瞧的分明,脚下一跳跃避开了抹向脚底的两刀,又一个回旋避开了斩向我双肩的两刀,只是反手一架,便顶住了刺向我胸腹的一刀。说实话,这几个黑暗中的shā shǒu武功着实不弱,也没一定招式,刀锋专朝要害招呼,一时倒真难以应付。

    斗了五六回合,我灵机一动,趁他们攻势稍歇,向后退了三步,等他们冲上来的时候,将手中大刀冲其中一rén miàn门扔去。那些阵中的shā shǒu只道我会以刀为兵器,却没想到天下还有如此巨大的暗器,只听“啊呀”一声,其中一人仰面倒下去。

    屠龙宝刀重达八十四斤,他哪里受得了这一掷,当时晕了过去。另一人大惊,还未回过神来,我一个“懒驴打滚”滚到他面前,大喝一声,一记“铁牛撞壁”直击他胸口,生生将他放倒在地。

    刚刚了结了两人,黑暗中却又出来几人,将我团团围住。我“嘿嘿”一声冷笑,暗骂道:“跟老子比大刀,你们还真不是对手哩!”

    却不料这时,阵法忽变,这阵中从黑暗忽然变成了白昼。四周流光溢彩,似有万千七彩萤火在空中飞舞一般。那隐含的威势,似乎内有漫天刀影。只是,那七彩的荧光遇到我,就由单白转为纯白,光辉万丈,彷佛是一柄就要破天而去的狂刀,狠狠地刺向我的胸膛!

    我擎刀斩向那柄狂刀!

    一刀碰,我退了十步!

    二刀碰,我退了百尺!

    三刀碰,我被击退了二十丈!

    此时,恐是那柄狂刀觉得杀不了我,于是,一刀又领了数百把小剑如幽灵一般,漫天朝我冲杀而来,我运起大梦春秋,使起一招“断壁残垣”,刀光和内力将这些流萤小剑挡在了圈外,但那刀气、剑气凌厉,仍然是破了护体神功,穿透了我的衣衫。

    只是,我新得了枯荣和尚的大金刚境,身体发肤只是觉得有些刺痛,但却倒是无碍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付:“这是什么阵法,竟如此厉害,不亚于与一个纵横境的高手为敌了。可这阵中竟然连敌人也看不见几个,又要如何破法?怪不得许褚他们进了阵便悄无声息,看来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只见大刀如尖矛,领着七彩小剑向我直刺而来,我心道总是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,瞬间提升真气到达巅峰,一招“卷龙壁”,将大刀翻滚如蛟龙出海,正面迎上了来的刀剑群。这一刀,破剑一百二,却在遇到白色狂刀时被阻住,两刀争持不下,好似两名武功高手在比拼内力一般。

    我大喝一声,将屠龙刀向前推进了两寸,但终究是无法再前行一步。长生诀虽然运行不息,但终归人力有穷尽,还是有了缝隙,被对面的狂刀抓住了我吐纳之机,一刀势如破竹,突破了我的宝刀防御,硬生生刺向了我的胸前。

    幸好我反应迅速,一个“铁板桥”躲过了迎面直刺而来的狂刀,我就地一滚,将屠龙刀抓在手中,急急往前方奔去。

    好在这漫天刀光剑影并不是针对某个人而设,它们只是在阵中毫无规律的穿梭,遇到敌人时便穿身而过,不自觉间便被捅出几个血窟窿来。我虽然安然无恙,但我的枣红马可就没有那么xìng yùn了,被几柄长剑穿过了马腹,它甚至都来不及哀鸣一声,便肠子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死了。

    但既然已经入了阵,我也并不惧怕,再去寻找许褚和曹洪二人。行得里许,只见前方喊杀声大作,像是有人在此厮杀。我加快脚步,果然见两军正在交战,可曹操的重甲兵卒此时却只剩下不足两百人,尸体铺满了一地。

    袁军的士卒皆是轻衣亮甲,但只是站定了九宫八卦方位。只见许褚正和一军厮杀,他们却忽然后退了起来,其余方位一声呐喊,又冲出了一彪兵马,他们利用迷雾隐藏,端的是毫无踪迹可寻,却又是shā rén利器。

    再加之漫天飞舞的刀剑,曹操别说这次只派了两千兵卒试阵,便是再多来十倍,也是一般的下场。

    眼看着许褚已经支持不住,我猛地从边上杀出,挥刀挡住了几柄长枪,砍断了他们的枪头。但就一瞬间功夫,仅存的两百余名士卒就又还剩下了一半。

    我大叫道:“许将军,风紧,先撤!”

    许褚此时样貌犹如被雷劈了一般,头发竖起,衣衫皆碎。他拿刀刚刚架住了几人的枪矛,大骂道:“他娘的真是邪门,爷爷我改日再来报仇!”

    我便前面带路,留他在后面断后。

    这阵法何为生门,何为死门,我本是不懂的。但俗话说一窍通百窍通,我精研本门的北斗七星阵,对于阵法之说也颇有些领悟,此时万分凶险,竟然灵台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手中大刀一刻不停留,脚步也是一步也没落下,但心中却有了些计较。朝着阵法的东北方一路杀去,杀得半晌正遇着曹洪,也是被杀的极为狼狈,全身多处殷红一片。

    他正和几míng dāo客交战正恶,我高声喊道:“曹将军,快过来!”

    曹洪一看来了援兵大喜,当下猛刺几枪,逼退敌军,在地上一个翻滚,要扑到我的面前。可黑暗中乱箭齐发,都是冲着他的要害而来,截断了他的退路。几支长枪刺出,一枪正中了的左手手臂,敌军复出将刀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。

    “段将军,你们快走!”曹洪凄厉地惨呼一声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他既然已被人俘虏,量暂无性命之忧。我高声喊道:“兄弟们,随我杀出去!”加快了行军的速度。

    奔行半里,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鸣金之音,我一听正是曹操的xìn hào。他也是智慧超群,知道我们陷在了阵中,故意令人不停地敲钲,发出声音来,好让我们找到方向。

    我一招“断瀑刀”向前方挥出,循声杀出阵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