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六章 郭嘉夜访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八十六章 郭嘉夜访

    夜已深沉。

    大帐之中,曹操召集众将,唉声叹气。自他起兵以来,从未遇到过如此厉害的大阵,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重大的挫折。

    许褚骂道:“他奶奶的!进阵去了之后难辨东南西北,只能凭着感觉向前冲杀。不料一路上机关重重,那些士兵也个个骁勇无敌,我们斗不过,折了许多兵马,请主公责罚!”

    “许将军请勿自责,这也是我的过失,还是低估了敌人。想那袁氏四世三公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有些许能人也不奇怪。”曹操安慰许褚道。

    他接着问道:“各位畅所欲言,看有何破敌良策?”

    我沉吟道:“此阵着实厉害,为今之计,恐怕只有一人能破得了九州黄河阵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曹操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郭嘉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曹操马上命令道:“吩咐下去,马上请郭嘉先生来此。他如还在病中,抬也要把他给我抬来!”

    三日后的黄昏,郭嘉果然被抬到了阵前大帐之中。他面色苍白,比前些时日见他更加消瘦了。曹操握住他的手,险些掉下泪来,问道:“先生怎地病重如此?”

    郭嘉笑笑,有气无力道:“无妨,被酒色掏空了身子,又偶感风寒,休养几日便就好了。倒是主公有何难事,要让郭嘉效劳?”

    接着,曹操便把冀州城外的九州黄河阵的大概情况向他说了。

    郭嘉思索了一会儿,道:“古时姜尚和商纣大战,商纣曾摆下‘九曲黄河阵’,此阵据说是大罗金仙也不可破。但这‘九州黄河阵’却从未听说过,不知与上古阵法有无关联?且待我前去观阵,后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曹操嘱咐他好好休养,也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当日晚,我正在营帐之中练功,也不知这身借来的大金刚境能持续到几时,因此只能勤加苦练。却不料帐外一人说道:“段将军睡了没有?郭嘉来访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起身,迎出帐外,见他独自坐在轮椅之中,身上裹着厚厚的毛皮,依然咳嗽不止。我让道:“先生快快进来!”

    进入帐中,我倒了杯热茶给他,他的咳嗽才被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郭嘉静静思索了一会儿,道:“深夜来打扰将军,实是有重要的事要和将军商议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暗付:“以他的才智,又有何事来找我商议的,看来必然是有事需要我帮忙。”便点头道:“先生请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关羽离开曹营,要北归去寻找刘备,是我请了江湖人物追杀于他的。没想到有了将军帮忙,他竟未死,看来也是天意。”郭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一开口竟然就坦诚了这件事,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既然渺无头绪,也便没有接口。

    郭嘉也没有和我交流的意思,他目光深邃,继续说道:“我杀关羽,乃是受人所托。更因为无论如何推演,他都是丞相未来的死敌,他日丞相极有可能命丧于他之手。曹丞相对我有知遇之恩,不然江湖虽大,可郭嘉这一身抱负,终究没有用武之地。因此,我虽然敬重云长义气,是当世兵家的英雄人物,但我却不能不杀他。但既然一次出手杀不了他,此事也就作罢了,以后听天由命,却也不在我思量的范围之中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关羽此人还是不错的,以后也不会对丞相不利,你也不必多虑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笑,突然问道:“你可知丞相真正的敌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灭了袁绍统一了北方,以后的敌人也就是荆州的刘表,和江东的孙策了吧。最多,再算上西凉的马腾。”我不假思索回答道。

    郭嘉摇摇头,道:“这些敌人都是明面上的,算不得什么。丞相真正的敌人其实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司马懿。这人心有远志,且有经天纬地之才,必然不甘心屈服于人之下,这些年丞相并未重用于他,可他一直蛰伏待机,拉拢士族势力,他日必将成为丞相的心腹大患。可这些话我却不能给丞相去说,他生性豁达,并且有爱才之心,让他杀了司马懿却是万万不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人莫非是刘备?”我冒失问道,曹操实则还是十分重视刘备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另外一人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呐!”郭嘉道。

    我大惊,道:“你是说我吗?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郭嘉笑道:“将军也不必惊慌,只是确实存在这种可能而已。将军虽然出身草莽,在这士族鼎立的时代很难获得支持,但将军却也有别人不可及的优势。你出身黄巾军,曾是两百万黄巾军的大首领,又执掌农家,虽说如今农家式微,但它对底层百姓的号召力依然不可小觑。伺候,将军又数次相救徐州,得了刘备三兄弟鼎力相助,在中原已经有了不少的仁义之名。此番前往匈奴,又结交了匈奴和鲜卑两大势力,放眼整个天下,还有谁能和将军争锋?”

    “我早已经和曹操说过,我并无意争霸。”我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自己在这乱世之中的使命,像你这样的人物,今日不争霸,难保明日也不争霸。即使你自己不想,也可能大势所趋,因为兄弟情义而走上王霸之路。”郭嘉道,“其实,我倒是建议过丞相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我一点也不惊讶郭嘉想杀了我,倒是曹操的态度我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丞相说,‘段大虎是我的结义兄弟,情同手足,杀了他等于是杀了我!’丞相说这话时很严厉,印象中也是第一次对我这么严厉。但是他心里明白,我说的是没错的。”郭嘉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曹操对我确实不忘旧日恩情,这也令我颇为感动。不知为什么,这一句话却让我眼睛酸了酸。

    “先生今夜前来,却是为何要和我说起这些?”我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这天下也就你和曹丞相走得近,他日如果没有了我,你替他多提防司马懿。危难时刻,也请念在他的一席话份上,救他一救。”郭嘉道,“当然一切皆有定数,我的身后之事其实也无需我多费心,但趁着今日有闲,我还是要对将军说说心里话,也好令我自己心安。”

    我拱手道:“先生一片赤诚之心,感人肺腑。请先生放心,你嘱咐的事情我一定小心在意。”

    我顿了顿,道:“就算将来会与曹操不得已而为敌,我也一定不会杀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