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七章 五路齐出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八十七章 五路齐出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郭嘉便让几名精赤大汉抬着,上了附近的高山。看到晌午时分才回到了营中,却闭门不出,听士卒说是在帐中演算。

    看来这九州之阵果然了得,连郭嘉这样的智囊,都无法一眼看破。曹操过去看了他几次,但都怕打扰到他,因而只是在外面张望一番,也未让人通报。

    连日来,冀州审配连番下战书,言道曹营军中无人,又派将前来寨门口辱骂,曹操都高挂免战牌。此时,早已心急如焚,又加之他的族弟曹洪被擒,郭嘉便是破阵最后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时分,郭嘉终于出来了,我和曹操迎上,他的第一句话便是:“恭喜主公,这阵法终于被我破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大喜,马上令人升帐,让大伙都听听到底要如何破了这等威力无比的阵法。待众人到齐,郭嘉才说道:“这九州黄河阵,原是脱胎于上古之阵九曲黄河阵,但中间另有无穷变化,端的是厉害非常。最为玄妙的是,此阵正如其名,借了九州中原之气运,以黄河之水拘禁天地之灵气,化为阵内种种异像,便是地仙到此也未必能破。因此,更不是一般武卒可以破得了阵的。”

    曹操问道:“既然此阵如此厉害,那怎可破得?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主公勿忧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这九州黄河阵料想也并非审配可以布得,传言江湖之中有一个公输家族,族内世代对阴阳五行之说研究十分了得,兼通机关之术,此阵颇像是他们的手法,况且要布成此阵,其中一件关键的物事——上古血玉,传言也是为公输家族所有。上古蛮荒时期,大魔王蚩尤以玄铁作兵刃,拘泥天地灵气,领风伯雨师统十万魔众与黄帝会战于涿鹿,黄帝得九天玄女授天书三卷,召旱魃败风伯雨师,造司南车破蚩尤迷雾,尽灭魔众,擒蚩尤,诛于北极寒泉地眼。蚩尤死后,精魂不散,聚十万战死神魔戾气尽凝于血中,鲜血经年凝而不涸,千年化成血玉,其坚逾铁。这块血玉因机缘巧合,落入了公输家族的手中。数千年来,他族内世代用机关真火熔炼,方才炼成的不世宝物。也正因为有了此宝物,才能借得了天下气运。”

    我暗自咋舌,这番说法却是骇人听闻,一个兵家阵法没想到竟有如此传说在其中。

    正思付间,郭嘉又道:“因此,破此阵的关键在于摧毁阵中的上古血玉。一旦血玉被毁,那么此阵不攻自破。话虽简单,但要破此阵,还需要将士用命。孙子兵法有云,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故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海。因此,不可力敌,还需以奇兵制胜!”

    他说了这许多,我一知半解,其余众人也是迷迷糊糊。但听他说得需要“将士用命”,这句话大家伙可是懂的,因此纷纷请命出战。

    郭嘉拱手道:“主公,请下军令。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众将,郭嘉先生所下军令,如我亲自下达一般,众人不得违拗!”

    众人抱拳道:“是,谨遵先生将令!”

    郭嘉也不推辞,出了营帐上了点将台,说道:“冀州用九州黄河阵御我,我们也得用阵法破之。我这里有个三十六周天大阵,暗合星象运行之术,共分五行方位,有神鬼莫测之机。”他召集统兵将领,详加解释,又道:“这阵势变化繁复,非一时所能融会贯通,因此今日之战,要请五位熟悉五行变化之术的武学高手指挥,各路人马须依这五位的号令行事。”众将躬身听令。

    郭嘉道:“中央黄陵五气,属土,由段大虎统军八千,此军直捣中央,旨在摧毁上古血玉,不在歼敌。”

    我接令,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郭嘉又道:“南方丹陵三气,属火。由许褚统军,领军八千。此一路重在牵制阵中敌军主力,为中路军争得时间,因此,需要军士重甲长戟,务求减少伤亡。”许褚接令。

    “北方玄陵七气,属水。此路须得急进,与南方兵团形成夹击之势。让敌人无所遁形。此路由曹纯将军带领八千虎豹骑前去,务求多多杀敌。”

    曹纯接令,这一路是虎豹骑为主力,他们本就是精锐中的精锐,人才极盛,因此曹纯接令时也格外有底气一些。

    郭嘉点了三路兵后,说道:“东方青陵九气,属木。此路兵由我郭嘉统军,也是统兵八千。”

    曹操大惊道:“这万万不可!先生现在仍在病中,怎可亲身涉险?不若让我先去!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主公有所不知,这阵中有不少戾气,况且有九州灵气为辅,还需要有人进阵压制才可。我早年曾学习粗浅道术,虽然不及左慈、张角之流,但总是聊胜于无,对破阵大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诸将一听也颇为有道理,曹操无奈道:“那先生可要十分保重。我派张辽张文远随你前去,护卫你的安全。”张辽领命。

    郭嘉道:“我东路军马却不以杀敌为主要任务,须得人人背上土木,要在阵眼之处搭建高台,方便我作法。”众人又道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这西路军,便由夏侯惇将军统领,将军要听我号令,为各路军马之援!”郭嘉点将已毕,命诸路军士在军器库中领取应用各物齐备,然后令旗一展,四万兵马分列东南西北中五方,朝着冀州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待到得阵前,郭嘉打起精神,朗声说道:“昔日里云台二十八将上应天象,辅佐汉光武中兴,今日这三**周天之阵,却也内含五行相生相克之术,诸君各听主将号令,今日与袁军决一死战!”众兵将齐声答应,有若雷震。

    当下四方大开,五路兵马列队而出。

    我领着轻骑兵率先shā rén阵中,那阵中北风呼啸,风云变幻,凄凄惨惨戚戚,与上次入阵又有不同。我依着郭嘉所教的阵法走势,领军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行不出里许,前方有一队袁兵手持长枪挡住了去路。我拍马加速,直往前冲去,大喝一声道:“将士们,随我杀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