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八章 破阵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八十八章 破阵

    第一百八十八章破阵

    段大虎这边八千兵马虽是轻骑,但亮甲如雪,按照大周天阵法的安排,左穿右插,蜂拥而来,袁兵看得眼睛也花了,只得放箭阻挡。

    只见东路军各人背负一根极长的木桩,也向前冲去,一千兵手执盾牌,冲前挡箭,其余七千人纷纷放下木桩,东打一根,西打一根,看来似乎杂乱无章,实则八千根木桩的位置皆依郭嘉所绘图画树立,分按五行八卦,顷刻间已在东路筑起高台。

    猛听得北方众军发喊,却是曹纯领着虎豹骑到了,虎豹骑犹如天兵天将下凡,勇不可当。少刻便往前杀出了一条血路,阵中的袁军抵挡不住,向南败退。

    却见南方烟花冲天,原是许褚突然奇想,见东路军众人都背着木桩,看上去颇具声势。便吩咐八千士卒背负木柴、火油之类,竟在阵中放起火来。袁军士卒面面相觑,只得且战且退,但许褚本就是为了引人耳目,吸引阵中袁兵朝他们聚来,虽然步步为营行军极慢,但所有将士虎吼连连,好似来了数万兵马一般。

    此时,阵中气象又是一变,忽然变得电闪雷鸣,大雨倾盆,瞬间就将众军浇了个湿透。

    段大虎冲向前方的军团之中,大刀挥舞卷龙壁,当者如潮水般纷纷退让。他这一鼓作气,杀开了一个缺口,到得阵中一处高台边上。这高台越有三丈之高,站在下面看去颇为雄伟。

    忽听得高台旁号角声响,喊声大作,地底下钻上数万顶头盔来。原来袁绍主帅也善能用兵,除了在高台四周明布四个万人队外,掘地为坑,另行伏兵数万。段大虎等人此前只道是陷马的深坑,却不料坑中却埋伏了生力军。

    这一下杀得曹军措手不及,局势马上扭转,段大虎这一路兵马顿时不少人受到围攻受了伤。段大虎奋勇持刀左冲右突,在敌军中纵横来去,但要想攻上高台却是不能了。

    忽地,大阵中冲天般的光柱再起,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,上次段大虎冲阵时的白色狂刀又重新再现,它的后面跟着无数的多彩流萤小剑。

    战鼓雷鸣,号角声震,两军大呼酣斗。许褚带领的南路军和曹纯带领的北路军数度冲前,均被这诡异的大刀和流萤小剑杀了回来。许褚是领教过这个大刀的威力的,他本是指玄境的武学高手,但一旦被大刀缠住,却也是无法脱身,反而险象环生。两军斗了半个时辰,一时胜败未分。郭嘉站在刚刚自己搭建的高台上青旗招展,猛地里西路军攻南,东路军攻北,阵法变动。

    段大虎进阵厮杀了这半晌,早已发觉这周天大阵暗伏五行生克之理。南路许褚的红旗军抢向中央,助他攻上高台;曹纯的青旗军奔西,敌住袁兵大队军马;夏侯惇的黄旗军冲向北方,张辽带着四千黑旗军转向南路。

    这五行大转,是谓火生土、土生金、金生水、水生木、木生火。曹军这四万大军均是好手,领头的个个武艺高强,激战良久,在郭嘉的号令之下,这阵法又是一变,五行逆转,是谓木克土、土克水、水克火、火克金、金克木。

    说来这五行生克变化似乎玄妙,但实则是古人精研天象、物性之变,因而悟出来的自然至理,能通阴阳之道,反鬼神之说,古时的天文历法等等,均依此为据,所谓“五运更始,上应天期,阴阳往复,寒暑迎随,真邪相薄,内外分离,六经波荡,五气倾移”,在当时可谓举世无匹。

    汉末武功鼎盛,郭嘉又有通天彻地之才,因此这三**周天之阵,虽然不如对面的九州黄河阵那般奇诡,却也是极尽变化之能。

    在郭嘉的连番催动变阵之下,曹军终于稳住了阵脚。但阵中的白色大刀依然来回流转不息,漫天剑雨却是难以抵挡。段大虎心知,这定是上古血玉作祟,如果不能毁了血玉,终究是难敌这古怪的阵法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便鼓起精神,强行向前冲锋去。一刀卷龙壁,却是一往无前的拼命招数。这龙壁卷起了一阵罡风,挡者莫不深死,瞬间便杀了五六人。此时天空中一声雷响,闪电照亮荒野,恍惚之中只见一人站在高台之上,执剑指挥着九州大阵。

    那身形看似颇为熟悉,段大虎却一时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刀随身转,冲入了袁军的长枪方阵之中,那方阵也是密密麻麻,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。但此时也无暇顾及那许多,段大虎大叫道:“中路的将士们,随我冲杀上高台,毁了血玉!”

    众人虽然身处逆境,但仍是鼓足勇气,杀向方阵之中。倒是此时许褚的重甲兵前来援手,他们并不顾及箭矢和空中漂浮的流萤小剑,一味猛砍猛进,如许褚的性情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许褚冲杀到段大虎身前,大刀挥舞起来,如江潮一般,比段大虎还密,气势还要足,武功高强竟不在段大虎之下。段大虎心下大赞:“真不愧曹操手下第一勇将!”他二人合力冲杀,顿时在阵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来,段大虎一个跳跃上了高台的台阶。

    沿途之中军士见他上来,却多有阻挡,都是些河北的将领。段大虎杀得兴起,如惊起旋风一般,一层层拾阶而上,挡我者皆死。此时,只见一杆长枪朝他面门刺来,段大虎喝道:“来得好!”身形一侧左手抓住长枪,大力向台下一个牵引,那将领收势不住跌下了高台,台下正有人将手中长戟朝天立起,可怜那员跌下的将军却被戳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前方一员将领扭头就跑,段大虎大喝道:“哪里跑?”正待提刀赶上,一刀了结了这厮的性命,那人却蓦然转过头来,道:“别杀,是我啊段将军!”段大虎定睛一看,原是当日他在乌巢做押粮官时的副将,段大虎一见是他,便收刀道:“兄弟别来无恙啊!”

    可这位兄弟此时早已被吓破了胆,别来虽是无恙,但此时却是大大不妙。惶恐道:“将军,你饶了我吧,我这就找地方逃个性命,再也不愿意打仗了!”

    段大虎顺手一刀刚刚斩杀了一个想偷袭我的敌将,说道:“兄弟你快跑,遇到危险报我的名号。但刀枪无眼,可得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声“谢谢将军”,便一溜烟消失在人海之中。段大虎终于抢上了高台,只觉豁然间剑风扑面,分刺他全身六大穴位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

    段大虎向后急忙跳开,看清楚了面前站的人物,不由得失声叫道:“萧寒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