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蚩尤血玉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八十九章 蚩尤血玉

    站在高台之上,手持宝剑主持阵法的白衣人,正是萧寒衣!

    自上次分别之后,他也沧桑了很多,再也不是当年段大虎第一次见他时,那个稚嫩的书生模样。萧寒衣年纪轻轻,鬓角已经有了几根白发,眉头紧锁,多了几分沉稳。

    萧寒衣见是段大虎,也是吃了一惊,怔怔地看着他。陈年往事对我来说早已成过眼云烟,此时见他段大虎反而有些像故友重逢。那时,段大虎在这乱世之中可没有几个朋友。

    段大虎心情激荡,叫道:“寒衣,这些年你……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萧寒衣道:“我还好。你终究去给曹操卖命了吗?”

    段大虎摇摇头道:“打完这一仗,我就要南下去荆州寻找刘备和赵芸了。对了,雪儿现在也在荆州呢。”

    “雪儿……她……她如今都还好吗?”他停顿了几次,显然还是十分挂念许千雪。

    “我也好久没见她了,但是她有一帮哥哥们照顾着,应该都好。”段大虎想起了雪儿,心中掠过一丝甜蜜的暖意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被萧寒衣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道:“从今以后,你可要好好照顾她,别让她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点点头,道:“寒衣,现如今袁绍兵败如山倒,大势已去。你又何必执着?要完成你的胸中抱负,不如去投靠了曹操,凭你的才干也定会青史留名。要么也可以随我一起去荆州,我们兄弟二人共同闯荡出一片天地来。”

    萧寒衣苦笑道:“大虎,谢谢你还如此记挂着我,当年之事,是我对不起你。可我既然选择了袁绍,不论结局如何,我都认了。这天下终究还是乱世,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,自古便是如此。我一个墨家弟子,想实现理想却是千难万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做了该做的事,问心无愧,又有何惧怕前途险阻呢?”段大虎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完成不了使命,活着又和飞禽走兽何异?人的一生之中,重要的抉择并不多。一旦选错了,就没有回头路了。”萧寒衣道,“段兄,你我多日不见,也不知道你的武功进展如何了,我们过几招吧?”

    他刚刚说完,便一句“小心了”,提剑向我面部刺来。段大虎不欲和他动手,但他剑招精奇,也不知是何剑法。竟然逼得段大虎连连后退,差点就要跌下高台去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许褚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守在了高台的楼梯口出,见一个杀一个,见两个杀一双,不多时楼梯上已经遍是尸体。但越来越多的袁军涌上高台,许褚大叫道:“段将军,快动手,兄弟们撑不住了!”

    段大虎倏然一惊,看向台下,五路兵马虽然依靠阵法支撑攻退有序,但还是敌不过这神鬼莫测的九州黄河大阵,袁军攸忽进退,借着强大的流萤小剑漫天剑雨的支撑,将曹军杀的也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东边,郭嘉手持长剑,以剑指天,空中念念有词,突然在天空中炸起了一声天雷,天地复归晴朗起来,似乎流萤小剑的七彩光芒也弱了几分。但他也是强弩之末,又吐出一大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也容不得段大虎再思量了,抽出大刀说一声“萧兄得罪了”,便和他刀剑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萧寒衣的剑法有如瑶池碎波,青海飞腾。只听他一声轻啸,挺剑刺出,剑光幻动中,连出七剑,各刺向段大虎的胸口、喉间、人中等要害,段大虎不敢怠慢,以一招“断壁残垣”挡住,又使出一招“连绵不断”,用他的刀去贴上萧寒衣的长剑,用内力粘住。这样,他便发挥不了剑法中迅疾的优势。

    萧寒衣处变不惊,突然变招,剑身上忽然生出青色剑芒来,这剑芒长达三尺,芒光一出,灿烂夺目,望之如同火炬一般。

    段大虎的剑芒一出,无形中将宝剑的锋刃拉长了三尺,他的大刀便没有了优势,这样便粘不住他了。段大虎也随即变招,屠龙刀大开大阖,以厚重的刀刃去砸他长剑,让他精妙的招数无法施展。

    忽然,萧寒衣使出一招“霞光千道”,将长剑舞到了极致,将段大虎罩在其中。段大虎体内长生诀运转起来,生生不息,也劈出三刀。

    一刀横,一刀竖,一刀划出了一个弧形!

    萧寒衣招数再变,原是满天光华,此时却剑华归一,原来这才是他的shā shǒu一剑!

    一剑取我眉心!

    段大虎大喝一声:“斩!”将全身功力聚于刀刃之上,朝他宝剑斩去!

    长剑依然来势不止!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长剑断为两截,我的刀却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萧寒衣面色煞白,凄凉一笑道:“你赢了,我确实什么都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,空中忽然出现了那把白色光芒的大刀,一刀朝段大虎面前刺来。这把刀力大无穷,他此前曾经尝试过它的威力,此时也不敢轻捋其锋,当下收刀跃开。

    但就在我跃开的那一刹那,长刀却向着萧寒衣的背上飞去。段大虎大惊,才知道萧寒衣原是一心求死,故意召唤来大刀逼退了我,让自己不及救援。此时,段大虎离萧寒衣一丈开外,要救他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段大虎心头快似要喷出火来,大喊一声:“不!”

    大刀的光芒照着他的脸,萧寒衣笑笑,有过牵挂,了无牵挂。

    眼看大刀就要刺破他的身体,将他刺个灰飞烟灭,不料斜刺里一把血红长剑挡住了大刀,一人如天神般飞天而至,挡在了萧寒衣的身前。

    长剑只是略微地挡了挡大刀的来势,那刀直挺挺插入了来人的身体之中!

    人是萧泪血,剑是泪痕剑。

    萧泪血咳着血笑道:“还好还好,再来晚一点你可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本抱着必死之心的萧寒衣一愣,扑上前去大叫道:“师傅!”

    “寒衣,这几年师傅让你出了墨家的门,是来经历的。经历这世事无常,风云变幻,才能真正成就了你。你虽然一意孤行投了袁绍,这些年也被他排挤,终究没有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,但是毕竟你是经历了,人生就才得以圆满了。此时,正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,怎可遇到挫折便自暴自弃?但愿师傅拿我这一命,能换来你的醒悟啊!”萧泪血道。

    萧寒衣哭道:“师傅,你又何必替我死,你这样会让我愧疚一辈子的,生又有何用?!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萧泪血咳嗽道,“你不欠我的,是我欠你们公输家的。当年,我本是个江洋大盗,知道你门家有家传的蚩尤血玉之后,和你爹故意称兄道弟,混入了你的家中。最后趁着你爹不备,偷袭杀了他。你爹临死前原谅了我,并把还在襁褓之中的你托付给了我,那时我才知道,他如兄弟般真心对我,知道我想要这块血玉,本来就打算赠予我的,而我,哎!简直和禽兽无异啊!咳咳……你道这剑为何叫泪痕剑,因为这是为师一辈子的伤心事,可悔恨不及。我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‘泪血’,实则也是夜夜泣血。

    他惨然笑道:“人的一生当中,有些事错了就回不了头了,可是你,并没有做错什么啊……你,你恨为师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