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官渡尾声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九十章 官渡尾声

    萧寒衣咋遇巨变,被骇的说不出话来。过了良久,他才带着哭腔道:“不恨,你抚养我长大,我又怎能恨得起来……况且,我爹临死之前也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萧泪血欣慰地笑笑,抚摸着他的头道:“这件事,在为师的心中藏了二十多年,藏不住了,今天终于能说了出来,这下死也瞑目。来,让为师好好看看你,这么多年了,都没好好看你呢,你都长这么大了。在我心中,你还是那个小孩儿啊!记住,你姓公输,叫公输寒衣,你家可是机关之术的世家,将来等你长大了,一定要将它……它……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他眼神恍惚,显然已经支持不住。萧寒衣也早已经长大,而看在此时的他眼中,好似还是那个小孩童一般。

    萧寒衣哭着大叫道:“师傅,师傅,你别死!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的亲生爹爹啊!”

    萧泪血猛地睁开双眼,平和笑道:“傻孩子,别总顾着哭,都多大了还哭!为师的时间不多了,你骑着神兽飞鸟,将我送回去,葬在墨家的后山中吧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说道:“萧兄,前辈说的对,你赶快送他回墨家吧。此地离墨家不远,华佗前辈一定要治好他的。”

    萧寒衣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,他拿出一瓶红色药剂一股脑倒在了师傅的伤口之上,匆忙道:“对,对,华佗师傅一定能救他。”大鸟飞起,萧寒衣抱着师傅跨上鸟背,回头看了我一眼道:“大虎,你多保重,我对不起你,你……你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点头故作潇洒笑道:“你快扶萧前辈走吧,一定要医好他!我一直当你是兄弟啊!”

    他“嗯”了一声,控制着神兽飞鸟向天空中翱翔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,九州黄河大阵已经消失,阵中那些奇异的幻象都消失不见了。段大虎低头看去,地下掉了一块红色的玉石,记得正是那柄白色大刀刺中了萧泪血,吸食了他的血液之后,而变成了这块血玉!

    原来,那柄天地间至凶至刚的大刀,就是当年上古魔神蚩尤的wǔ qì啊!而这把wǔ qì历经千年,在公输家族的炼化之中,终于形成了这块血玉。

    没有了九州黄河大阵的支撑,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。袁军慌乱成了一团,曹操吹起了嘹亮的冲锋号角,大军掩杀而至,冀州城上,审配不停地指挥着众将士射箭、落石,但毕竟大势已去,他手下将领绑缚了审配,大开城门迎接曹操入城。

    曹操见着审配,说道:“现如今袁绍已死,几个儿子无能,卿何不投降于我?”

    审配骂道:“吾生为袁氏臣,死为袁氏鬼,快快斩了我!”

    曹操知劝降无望,也不多言,吩咐刀斧手将审配推出斩首。临受刑,审配叱行刑者道:“我主在北,不可使我面南而死!”说罢向北跪下,慷慨赴死。

    他的死激励起了几名投降的军士,他们突然冲起,去抢夺曹军兵卒的兵刃,这种行为和自杀无异,均被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曹操叹道:“河北义士,何其之多!”当下吩咐士卒厚葬审配及几名不知姓名的士卒。

    城门口,却见一人骑着高头大马,耀武扬威,这人段大虎认识,正是曹操的发小许攸。当日是我设了局,让他去通知曹操烧粮的。

    许攸见曹操前来,也不下马。拿着马鞭指着城门,大叫道:“阿瞒,要不是我,你能进得了冀州的城门吗?”

    曹操神色一变,但他掩饰的极快,仰天大笑。他走了几步,回头低声给段大虎说道:“大虎,你替我去把许攸那厮去暴打一顿。”段大虎霎时间就明白了,便拍拍胸脯,意思是包到我的身上了。曹操没事人一样,继续往袁绍府中走去。

    段大虎四下一看,许褚正默默走在身后,便暗自拉住许褚,道:“许将军,刚才那个许攸你可认识?丞相可对他不满的很,你要去打他一顿,那可是大功一件!”

    许褚怀疑道:“刚才他喊丞相的乳名,好像和丞相很熟的样子,敢打?”

    段大虎悄声道:“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丞相啊!攻下冀州城,明明是你们弟兄们出生入死的功劳,哪里轮得到许攸了?丞相嘴上不说,实际上是想给你们讨回个面子,哪里能容得了他在此耀武扬威?”

    许褚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道:“这厮俺早就看不惯了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快走几步,随着曹操进了袁绍的府中,远远便听到女眷的哭泣声。其中一人,长发似乌云,双眸含泪如梨花带雨,即使在这逆境之中,随意一个表情也是绝色天香。正是我和赵芸的义妹甄宓。

    堂上,一年轻人按剑而立,指着甄宓大声喝问道:“你到底从还是不从?”

    甄宓头迎着宝剑,凛然不惧,站起身来道:“甄宓虽是女子,但也不惧刀剑加身,如果这般威逼,我宁死不从!”

    曹操脸色尴尬,怒骂道:“逆子,你到底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这小子段大虎以前见过,名叫曹丕。可许多年没见,已经长大了。他约莫十六七岁年纪,古铜色皮肤,穿着一身红色的鱼鳞铠甲。这时见到曹操来,放下剑跪地道:“爹,孩儿要娶这小娘子!”

    段大虎赶忙走过去扶过甄宓,说道:“mèi mèi,让你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脸上怒气稍平,对曹丕道:“你如要娶甄宓,也有一个条件,必须立她为正室,你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曹丕不假思索:“孩儿答应!”

    曹操点点头,走到我和甄宓面前,低声商议道:“甄姑娘,你即是大虎的义妹,也算我曹操的mèi mèi。现如今袁熙下落不明,你跟着他终究没有幸福。我儿曹丕要立你为正室,却也不曾辱没了你。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甄宓不答,眼泪扑扑而下,却只是泪眼汪汪地看向段大虎,道:“一切但请哥哥为我做主!”

    段大虎见她落泪,也是十分不忍。但如此婚姻大事,他又如何为她做得了主?

    正没处商量,却见许褚哈哈大笑,提着许攸的人头走了上来。曹操神色淡定,问道:“我和子远乃是故交,将军为何杀之啊?”

    许褚脸色一变,看了一眼段大虎,段大虎点点头以示鼓励,许褚这才说道:“许攸目中无人,如此无礼,军中兄弟都看不过,所以俺才杀之!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以后切不可如此鲁莽行事。”他这话说得也并无责备之意,许褚一愣,笑道:“下次一定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曹操看到了中堂之上,袁绍常坐的那把椅子,上面铺着一块完整的虎皮。曹操走上前去坐在了这张椅子之上,手扶双侧,笑道:“本初,至此中原之地,皆归我所有矣!”

    远远看去,坐在椅子上的是曹操还是袁绍,段大虎已经有些分不清了。

    (本卷完。第三卷会更加明确武力体系,节奏更爽快,同时司马懿和诸葛亮等人物会一一登场,更精彩,求打赏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