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 南下荆州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九十一章 南下荆州

    新的一卷开始,求订阅,求打赏支持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禹划九州,始有荆州。自春秋之时,楚国在此设立都城,至今已经有了千年的历史。

    当年秦始皇灭楚以后,楚国老人楚南公断言:楚虽三户亡秦必楚。霸王项羽是楚人,高祖刘邦也是楚人。因此,楚地一直是中原的咽喉,而荆州正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一匹瘦马上驮着一名年轻的侠士,身背大刀徜徉而行。春光明媚,十里之地有野花飘香。此番辞别了曹操,段大虎便南下荆州去找刘备等人,也好久未见许千雪,甚是挂念。

    官渡局势已定,曹操夺取了冀州之后,又发兵一举平定了并州、幽州。并州刺史高干兵败逃亡匈奴,却被左贤王刘豹念及与段大虎之义气,杀了高干将人头送给了曹操。

    袁尚、袁熙两兄弟没能守住幽州,逃亡了乌桓等地。乌桓族原为东胡部落联盟中的—支。原与鲜卑同为东胡部落之一,盘桓在乌桓山等地,有带甲兵士十万余人。此地离幽州尚有几百里,且山路险阻,经历过官渡这场旷日持久的大战,曹军将士也已经疲累不堪,曹操本来打算领兵回许都休养生息,但郭嘉坚持认为,袁绍生前于乌桓国王蹋顿有恩,此时袁氏两兄弟仍在,一旦曹操撤兵北方仍然不得安宁,建议曹操轻兵兼道而出,趁蹋顿不备,一举平定乌桓。

    曹操听了他的计策,果然很快平定了乌桓,至此乌桓一蹶不振。付出的代价是,原本已经身患重病的郭嘉,死在了远征乌桓的途中。曹操为此大哭不止,三天不吃不喝为郭嘉守灵。

    袁氏两兄弟又如丧家之犬,前往辽东投靠了公孙康,公孙康本是襄平人,因此熟知中原战事。见袁氏两兄弟大势已去,反而将两人杀了,献头于曹操。

    北方终于得以最终平定,曹操引兵回了许都。段大虎亦向曹操告辞,前往荆州完成自己的使命。临别时,曹操说道:“一年之内,我将南下攻取荆州,你如投靠了刘表麾下,那我们只能是战场上见了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笑笑:“上次徐州一战我输的一直不服气,这次要是有机会,也正好领教曹丞相的用兵如神。”

    曹操大笑,说道:“滚吧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一抱拳,骑马南下而去。此时,荀彧正站在曹操身边,说道:“主公,段大虎此人身负气运,又笼络了匈奴和鲜卑两国人心,此番如若被他拿了荆州,则局势就危险了。何不将他强留在许都?”

    曹操眼神深沉,说道:“我其实就想看看这小子到底能翻出多大的浪来!”他叹息道,

    “没有他,我也会寂寞的吧。”

    而曹操没有对荀彧说的是,郭嘉临终之际,曾对段大虎下了一句评语:“段大虎是友非敌”。

    其实,曹操一直没有猜透这句话的含义。但有些事是不用猜的,走着走着就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在有汉献帝参加的朝会上,曹操带剑而入。他奏请陛下:“北方既定,今可早议南下江南之策,天下一统只争朝夕。”

    献帝看着庙堂之上这个伸开手臂,看似要拥抱天下的男人,眼神中没有怨毒却有些苍凉,说道:“朕有此志久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大虎生长于北方,虽然这荆州之地比不得江南,但也是莺莺燕燕,颇有几分江南的婉约。到了荆襄之地,听路边老者说起,如今刘备正在驻守城池新野。

    他生性懒散,慢悠悠正往新野行走之间,忽然见前方尘土飞扬,喊杀声大作,前方一匹马跑得飞快,马上之人边跑边看向后边追兵。幸好他的马匹极为神骏,追兵虽然鼓噪呐喊,但毕竟追他不上。

    待得他跑至段大虎跟前,段大虎却一惊,马上之人不是别人,正是刘备!

    段大虎一闪身牵住了马的缰绳,急问道:“兄长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刘备见一人拉住了马,大惊之下差点跌下马来,待看得是段大虎,脸上一喜,但又火烧火燎说道:“贤弟啊,快跑吧,蔡瑁要杀我!”

    段大虎正待问,蔡瑁领兵已经追至眼前。这蔡瑁是刘表的心腹,历任江夏、南郡、章陵等诸郡太守,又是朝廷任命的镇南将军。当日段大虎追踪玉玺之时,也曾与他短暂相见,因此也是认得。

    “刘大哥,你先走,过了前面檀溪有个水镜山庄,你在那里等我。”段大虎低声道,“蔡瑁我来应付。”

    刘备素知他的武功无人能敌,说一句“贤弟小心”,便率先走了。

    见蔡瑁领了五百骑兵前来,段大虎也不以为意,当下拦在道中,拱手道:“蔡将军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蔡瑁远远边看着一人和刘备说话,气定神闲,却不知道是谁。此时离得近了,方才想起来,惊疑道:“是你?”

    段大虎看他认出了自己,便道:“刘使君是我故交,不知将军追赶他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蔡瑁却惊疑不定。早就听人说起,曹营中有一个年少的将军,原是黄巾军大统领,投靠曹操后屡立军功,诛文丑平定匈奴,又几番救了曹操姓名,被朝廷册封为“虎威将军”,原来就是这个泼皮?

    那日里,被这泼皮抢了玉玺,后来又被水镜先生毁掉,虽然刘表宽厚不追究此事,但蔡瑁早就恨得牙痒痒。此时见了段大虎,旧账新账一起算,也不多话,朝手下人命令道:“此人乃是曹操的间隙,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众军士发一声喊,各执刀枪,朝着段大虎冲杀而来。段大虎嘴衔干草,也不见他如何动作,一晃之下到了蔡瑁马前,蔡瑁万万没想到他身法如此之快,不及闪避,才要从鞘中抽出黄铜剑来,却被段大虎一掌按在了他的手腕之上,长剑未出鞘。

    段大虎又一掌击在了马腹之上,那马马上一阵抽搐,倒在了地下,将蔡瑁摔在了地上。段大虎一拉蔡瑁的手臂,笑道:“蔡将军客气,不必下马来迎我。”

    蔡瑁此时受制于他,脸上白一阵红一阵,但他久历guān chǎng,知道段大虎不愿正面和他为敌,也笑道:“段兄弟远道而来,我迎接下是应该的。”一众士兵本来卯足了劲要杀贼立功,此时却见两人称兄道弟了起来,拿着wǔ qì将二人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蔡瑁喝道:“放肆!快放下刀枪,我和段兄弟乃是故交,开个玩笑……”

    段大虎不由赞叹:这厮脸皮真厚!他也不放开蔡瑁的手腕,问道:“蔡兄追赶刘使君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蔡瑁笑道:“正和使君喝酒,突见刘使君匆匆忙忙走了,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特地领兵来助使君一臂之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