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 龙之军师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九十二章 龙之军师

    蔡瑁也算是有急智,片刻之间也能编出这么天衣无缝的段子来,也令段大虎哭笑不得。可哪有人追着别人去帮忙的,况且,还带着五百甲士拿着刀枪?

    段大虎也不戳破他,说道:“如此就不劳烦将军了,有我段大虎在,可保刘使君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蔡瑁迟疑道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段大虎略微加强了手指上的力道,用上了七分力,蔡瑁“哎呦”一声,道:“都听段兄弟的,我们就不添乱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段大虎令蔡瑁先命令五百轻骑兵回去,这才放开了他:“蔡将军得罪了!”

    蔡瑁揉了揉手腕,冷哼一声,本想说几句狠话,但见段大虎武功厉害,也只是拱了拱手,便离去了。

    段大虎这才骑马往水镜山庄而去,凭着印象摸索,也是走了许久才找到地方。他将马拴在庄子外拴马桩上,见水镜山庄里桃花盛开,正是人间四月天的美丽景象。心下高兴,大喊道:“水镜牛鼻子,我段大虎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牛鼻子没出来,刘备倒是一脸烟熏火燎地跑了出来。见段大虎连忙摆手道:“贤弟啊,别喊了,老先生正在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一惊:难道上次一别好几年,真像他所说,现在还在睡着?

    刘备伸手将他拉进了伙房,道:“贤弟啊,你会不会烧火啊?咱俩做点饭吃。”段大虎一瞧,难怪刘备一副被三昧真火烧了的模样,原来却在此地烧火做饭……

    段大虎在终南山上这些粗活当然是干习惯了的,当下撸起袖子添了柴,刘备这才风风火火地切菜、炒菜,倒也是头头是道。不大一会功夫,刘备一喜,道:“好了!”

    两人先把菜盛到盘子里,却一人拿了一块红薯坐在了门槛上啃了起来,留着饭菜等水镜先生起床享用。段大虎这才问起刘备,为何会被蔡瑁追杀?

    刘备喝了一口水,叹气道:“怪只怪前几日刘表约我到襄阳商议要事,说他有一件心事委实难决,要我给他出个主意。我是个老实人,便想给他出个主意。没料想他说的却是废立之事,刘表有两个儿子,长子刘琦生性比较软弱些,刘表不太喜欢他;二子刘琮,生性聪明很讨刘表欢心,所以刘表就想废长立幼,将刘琮立为荆州之主。但如果立了幼子,那于礼法不合;要是立了长子呢,这刘琮的娘就是蔡瑁的姐姐,现如今蔡瑁执掌荆州兵权,刘表又担心以后生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建议他立长子了?”段大虎问道。

    刘备白了他一眼,又吃了一口红薯,继续说道:“我心下盘算,这废立之事非同小可,其实他立谁都无所谓了。可是如果立了刘琮,这件事就麻烦了,意味着荆州很可能在数年之内都很稳固,断断无我兄弟的插手之处,这样拿下荆州再以川蜀之地为依托起事,就成了泡影。我给刘表建言之时,却不料给蔡夫人听到了,所以蔡瑁才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恍然大悟:“你这是故意让荆州内乱,好浑水摸鱼?”

    刘备叹口气道:“贤弟,不瞒你说,这荆州还是要拿下的,并且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。刘表生性淡泊,无意于天下纷争,而他的两个儿子都不是角逐天下之人,正如刘表所说,长公子刘琦生性懦弱,且体弱多病;二儿子刘琮却又还年幼,凡事都是蔡夫人和蔡瑁做主,可这天下之争岂是儿戏?一不留神就是个全军覆没啊!但这荆州是天下必争之地,如若有朝一日被曹操夺取,或者被江东的孙权拿了,那我们就永无翻身之日了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点点头道:“我临别曹操之际,他确实说过,一年之内要南下夺取荆州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但现今局势我给刘表说过很多次,但他根本听不进去。他是荆襄名士,将自己的声名看得比这荆州还要重要,并不相信曹操会南下攻击他……可曹操回师许都之后,第一件事便是让曹仁领着三万精兵前来扼守樊城,这就是荆州的门户啊!看来,曹操对荆州已经是势在必得了,可叹刘表竟然毫无防备。”

    “刘大哥,曹操是我义兄,我们真的要以他为敌吗?”这个问题已经成了他的心结,此时,方才向刘备问出。

    “贤弟,在这乱世之中,不是你吃人就是人吃你。我当年以织席贩履为生,活到了三十几岁,才发觉人活着没意义。因此,我才和关张二兄弟桃园三结义,要闯荡出一番事业来。活在这乱世,就和活在狼群中一样,每头狼都有它的使命,那些混日子的迟早要被狼群抛弃,死了其他狼还会吃它的肉,喝它的血。”

    刘备顿了顿:“我知道贤弟你一直无意在乱世中成为一方诸侯,甚至是一统河山,但是天下纷纷攘攘,舍你其谁?曹操和你私交是不错,可是岂能因私交而废天下大义?何况,你未必懂你自己,但哥哥懂你。你何尝甘心呆在曹操身边,成为他麾下武将中的一员?要是那样,你也不会来荆州了!你不去争夺天下,天下谁有知道还有你一个段大虎?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曹操一定可以一统汉室江山?没错,他现在是风头正劲,但天下事瞬息万变,何时不是城头变幻大王旗!自己的命运、这天下的命运,只有抓在自己手中,才能真正结束这乱世!你不见那秦始皇,一将功成万骨枯,但春秋战国各国分裂互相征伐上百年,这真的就好吗?虽然经历了一番残酷的杀伐,天下一统了,可是至少不用再打仗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这番话说的段大虎心潮澎湃,不由得自己思付起来这乱世的原因来。既然天下事有因必有果,那自己为何会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汉末?

    “难道,让这天下一统,让百姓脱离战争的苦难,便是自己来到这里的使命吗?”

    段大虎顿时豪气干云,道:“刘大哥,你有帝王之才,我便留下来助你一臂之力吧!”

    刘备摇摇头道:“贤弟,我修**王之道已经多年。你是真龙之命,统一天下自然事半功倍。而我,就做你的军师吧,以后,我就是龙之军师。”

    此时,只听得屋内传来一阵大笑,里面一人说道:“好,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