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三章 论文化人的重要性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九十三章 论文化人的重要性

    屋中出来一人,正是水镜先生司马徽。他手持拂尘,依然是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施主,好久不见啊。”水镜先生先是向段大虎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刘备却恭恭敬敬,做揖道:“早就听闻了水镜先生的大名,今日终于有缘得见,实乃刘备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轻轻还礼道:“原来是刘皇叔驾临,怪不得我不能安然入寝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却高声嚷道:“你个牛鼻子老道,上次在瀑布里差点把我憋死,这笔账还没给你算呢!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笑道:“原来小施主得了佛门枯荣和尚的大金刚境,怪不得看上去英姿勃发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段大虎却有些不好意思了,道:“托你牛鼻子的洪福侥幸未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道:“好香,一定是皇叔的手艺了吧?快让我尝尝。”

    刘备端了饭菜上来,三人围坐在院中石桌上。水镜先生每样都夹了一筷子,又称赞了几句,大意是他已经很多年不曾吃过饭了。

    果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!

    段大虎问道:“你那徒弟呢?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道:“他自从有了妻室,便搬到隆中去了,我也是多日未见。”

    刘备这时却恭敬地做了一揖:“先生,我们兄弟自起兵以来,最强盛时也有过两百万兵马,雄霸北方。但如何却总是郁郁不得志,早就听说水镜先生大名,今日一见,还请先生为我等答疑解惑。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笑道:“段大虎现如今武艺已经入了大金刚境,再加之有入了纵横境的张飞,以及正处于大洞玄境的关羽,可谓猛将如云。但可惜的是,却没有能用之人,糜竺、简雍、孙乾等人,都是白面书生,都非经纶济世之才!”

    段大虎说道:“莫非牛鼻子说的是像曹操麾下的郭嘉、荀彧之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!乱世之中,虽然武将不惜命时,关键时刻可令风云突变,拧转战局。就如张角,为了一战之胜强行踏入儒圣之境界,虽然一剑破甲一千七,但终究不能改变整个战局。然战阵之上胜败多在于用谋,谋略到了自然能化腐朽为神奇。”

    刘备听得两眼精光大盛,道:“今日听先生一席话,令备茅塞顿开。可我等兄弟却去哪找此等人物?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却不回答这个问题,而问向段大虎:“你可知当日我为何要碎了那玉玺,却让你去杀了吕布?”

    段大虎摇摇头,道:“你神鬼莫测,我怎能知道?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道:“如我不碎这玉玺,则江湖上总是死水一潭,没有绝顶的武夫去谋求天下安宁,恐怕这大汉乱世又要持续个四百年!江湖人物一时鼎盛,但终究是过眼云烟,就像是那催熟的幼苗,虽然看上去郁郁葱葱,但终究在未来乱不了国。让你去杀吕布,却是因为吕布一介武夫,却能以力证道,力压江湖气运,扼守纵横之天门,让他人无从登峰。吕布当之无愧百年一遇的武学奇才,当为真武大帝转世!因此,老道我对整个江湖拔苗助长,也需杀了挡江湖之路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让我杀他?”

    “老道我算来算去,要让吕布死只有两种可能:一种是他自杀,另外一种是只有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段大虎怒道:“你这是拿我当炮灰!我还以为牛鼻子牛发了善心,要传我武功!”

    “小施主稍安勿躁。这江湖一品四境,我却也要给你们说道说道。虽是一品四境,但境界之分却只在武夫的江湖,佛家的大金刚境,道家的大洞玄境,兵家的大纵横境,却也难分高下!但儒家的入圣之境,却是陆地神仙。小施主一定要切记,来日你如遇上入了儒圣之人,可要万分小心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一听他说起了武功,顿时来了兴趣:“那么牛鼻子你一定是儒圣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圣人,却不是儒圣,而是道圣。”水镜先生淡淡一笑,“给你们说这些,是因为要说两个人,在这汉末乱世之中,卧龙、凤雏是你们唯一的机会,得一人可得天下!”

    这一番忽悠别说段大虎头晕,刘备也是眼睛发直,登时从怀中摸出一个小本本来,认真地写下了卧龙、凤雏二人的名字。段大虎看得可笑:这二人不就是诸葛亮和庞统吗?

    正说间,忽然门外踏歌走进来一人,他身材修长,葛巾布袍,看似是个饱学之士。却听他唱道:“天地反覆兮,火欲殂;大厦将崩兮,一木难扶。山谷有贤兮,欲投明主;明主求贤兮,却不知吾。”

    一见他来,水镜先生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道:“你来了,却来的真巧!”

    那人笑笑,也不客气,围在圆桌上拿起一壶酒来喝了几口,道:“你这桃花酿真是一年比一年令人沉醉了!”

    刘备赞叹道:“先生真乃仙客也!莫非是卧龙、凤雏其中一人?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向来人介绍道:“单福,这两位是刘皇叔和段大虎将军。”又向单福介绍了段大虎和刘备。

    段大虎笑道:“牛鼻子,你就不要给先生用化名了,他就是颍川徐庶吧?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笑而不语,徐庶却大惊:“段将军如何得知我的真实姓名?”

    段大虎道:“先生乃当时名士,我岂能不知?”

    徐庶却凝神看着段大虎,看了一会儿,才道:“水镜先生之言诚不欺我,将军果然是龙皇血脉!”

    刘备一怔,问道:“何为龙皇血脉?”

    “即是天选之人,帝王之相。”徐庶道。

    段大虎哭笑不得,心道刚才刘备还在劝我自立山头干出一番大事业,这一下又搞出了个“龙皇血脉”,就像是这帮人串通好的一般。他摆一摆手道:“行了,你们越说越离谱了,在下段大虎,原来是终南山上的一个小道士。”

    徐庶道:“将军只是不自知而已,乱世之中,如若上天体恤世人,便会出现一个龙皇血脉之人,就如古时的黄帝,周天子姬发,秦王嬴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