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四章 远处山上有杀气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九十四章 远处山上有杀气

    古代的文人都这么能忽悠,段大虎开始有点相信了。但他问道:“既然我自己都不知,你们又何以得知?”徐庶道:“水镜先生已入了地仙之境,自然能看得透。而我未到水镜庄,便见此间龙气旺盛,早先以为是刘皇叔,却原来是将军你。”他面向水镜先生道:“料想是先生知道我要来,故意激发了段将军的龙王之气?”水镜先生笑道:“你遍寻明主,今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。既然来了,就随他们去吧。”徐庶道:“文武之道一张一弛,有人打江山也得有人守江山。将军得刘皇叔辅佐,自此内政无忧,这是诸侯的根本;而徐庶之所长,乃是行军布阵与人厮杀,不知将军肯收纳否?”段大虎忙正色一礼道:“段大虎请先生教之。”他心下惴惴:“今日方才刚到荆州,竟然就得了两位军师,难道我真是他们说的龙皇血脉,平定天下指日可待?”心里正暗自高兴,徐庶却当头给他泼了一头冷水:“主公,虽然你是龙皇血脉,但现如今局势对我们却非常不利,天下虽大,却无一处我们的容身之地。”他又补充道:“刘皇叔现如今守卫的新野城,如果曹操要南下,第一战必然就是新野!”…………第二日,段大虎正在床上练习吐纳,水镜山庄外却人声鼎沸。突听一人高声喊道:“敢问刘备刘玄德可在此处?”声音甚是熟悉,段大虎一惊而起,赤着脚跑了出去,大叫道:“芸……赵将军,我在这里。”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赵芸。原来她昨日随着刘备前往襄阳赴宴,结果中途刘备得知蔡瑁要下手,不及告诉赵芸,便自己牵马跑了出去。赵芸正和其他武将在一起喝酒,发现不见了刘备,当下追了出来。四处寻访,才终于得知了刘备的下落。却不料,在这里竟然遇到了段大虎。赵芸脸上一红,见刘备也已经迎了出来,不方便和段大虎说太多,只得抱拳道:“段将军,你也在此处。”刘备哈哈大笑,道:“今日想不到在这水镜山庄风云际会,就差了我那二弟和三弟。”当下,把徐庶和赵芸介绍了,赵芸见来了一位军师也是大喜。赵芸道:“众位兄长,现在可不是说话的时候,接到前方斥候来报,樊城守将吕旷、吕翔二人率领五千兵马,前往新野而来。这会儿,恐怕已经走了一半的路了。”刘备大惊道:“来得好快!”“事不宜迟,我们这就前往新野备战。”徐庶当机立断。当下众人辞别了水镜先生,快马前往新野而去。荆州九郡,新野便是其中之一。当时关羽和张飞并不在新野城中,而是前往其它关隘驻防,刘备当即飞马召他二人回来。段大虎并不熟悉新野城的情况,因此还是让刘备坐了主位。刘备问徐庶道:“军师,你看这二人兵马来犯,不知可有破敌良策?”徐庶慢悠悠道:“吕旷、吕翔两人原是河北降将,此番曹仁派了这两人前来攻击新野,用意其实只在试探新野城的实力。因此,打败这两人不难,在于要胜的漂亮,让曹仁不敢正视新野,投鼠忌器,方能为我军赢得喘息之机。”刘备深以为然,便令斥候不停打探曹军动向,好伺机而动。傍晚时分,刘备领着段大虎和徐庶检视兵马,新野城兵卒却也只有八千余人,况且刘表统领荆襄九郡期间,不喜战事,所以这些兵卒久未操练,反而以老弱病残多些。段大虎边看便叹着气,心凉了半截,暗付道:如此兵马怎能是曹军对手?徐庶却看得很是仔细,遇到有不清楚的地方,连连向刘备询问。第二日一早,关羽马快,先一步回到了新野城中。刘备再次升帐,恰恰斥候报道:“曹军离新野还有二十里路程。”徐庶道:“此番胜败的关键是不可让他二人攻城,需得在城外就打败此二人。”刘备赶忙文计,徐庶道:“劳烦主公引一军从右而出,切断曹军后路;关羽将军领一军前往曹军左路,敌住曹军中军;赵云将军领一军从正面冲锋,如此二吕可破。”当下众人领命去了。却说段大虎领着一千兵马伏在右路,见到曹兵经过却并不打扰。待得曹兵过完,忽听得一声号响,赵芸身披白衣白甲从正前方杀出,如一柄利剑插入了曹军的心脏之中;紧接着左路军关羽一声大喝,又领着一千兵马径直杀向二吕的大纛之下。赵芸持着长枪舞入敌阵,轻叱一声,径直杀向吕旷,可怜那吕旷刚想喊一声:“来将何人?”便被赵芸一回合挑于马下。曹军大乱,关羽又一刀砍死了吕翔,这二吕气势汹汹而来,却没料到一回合就丢了性命。段大虎抽出宝刀,大喝道:“将士们,随我冲杀下去!”一帮老弱病残士卒来了精神,发一声喊从右路山坡冲出,恰逢曹军败退,段大虎坐骑狂奔杀入敌阵,挥舞大刀势不可挡,顿时就杀了几名头目。众军士四下追赶曹兵,擒获了不少了士卒,原来这些士卒都是本地人,禁不住曹仁的招兵政策而入了伍。但这也正证实了徐庶的推测:二吕只是曹仁遣来的炮灰部队,曹军真正的精锐却并没有出现。这让段大虎想起了虎豹骑以一敌百的彪悍战力,也犹自心有余悸。可不管怎么说,还是缴获了不少曹军的粮草辎重,算得上是大胜而归。段大虎等待士卒将缴获的最后一批物品用牛车拉回新野,却在不远处的一处土坡之上,发现了一个黑衣黑甲的人。那人也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那里,但一阵微风吹过,仍然让段大虎感受到了无匹的凉意。这是杀气?段大虎决定去一探究竟。他施展逍遥游身法,几个起落朝着黑衣人奔去。“喂,你是谁?”段大虎高声问道。但黑衣人却并不打算与他照面,并不迟疑,冷哼一声骑着黑马向樊城方向疾驰而去。段大虎站在黑衣人刚刚的落脚处,看着黑衣人的背影,突然心中生出一阵不祥之感。就像黑夜中有一只鹰,站在隐秘处盯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