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八门金锁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九十五章 八门金锁

    曹军败退回樊城,樊城守将曹仁很生气,杀了不少逃兵。当时曹操还正在养兵蓄锐,曹仁不等禀告曹操,便积粮屯兵,要领兵来和刘备等人一决雌雄。副将李典劝道:“刘备乃是当世人杰,况且,得到密报段大虎也在新野。段大虎此人不仅和丞相是结义兄弟,并且他武功高强,还是小心为上。”曹仁不听,坚持领兵前往讨伐新野。七日之后,曹仁领着一万兵马,浩浩汤汤来到了新野城下。这次可不像吕旷和吕翔的兵马,乃是曹军的正规军,新野兵少,即使徐庶也不敢让众人在城外迎敌。连日以来,徐庶却是只做一件事情,便是训练士卒。这些荆州士卒久不经战阵,打起仗来犹如一盘散沙,而刘备和关羽、张飞三兄弟在此方面却并不擅长。徐庶的到来让众人大开眼界,原来训练士卒竟然也可以如此这般:每日早上五更点卯,带着兵器跑上二十里路,回来之后,马不停蹄地练习枪法和射箭。下午是实打实的搏斗时间,五人一组,排名最后的士卒不得吃饭……新野城主公段大虎这几日来却闷闷不乐,整日里以酒浇愁,他酒量惊人,喝的张飞都得借故上厕所逃跑,因为许千雪不见了。刘备也很纳闷:“到了荆州之后,许姑娘就早出晚归,到后来竟然是不见了。我派出了士卒多处打探,竟然也是一无所获,连一封书信都没有留下。真是奇哉怪哉!”但他劝慰段大虎道:“贤弟啊,许姑娘武艺高强,想是有些私事要办,却也无需着急,她知道了你在新野的消息,必定会火速赶来。”段大虎一听也是在理,谁还没有个私事了?他倒也不担心雪儿的安危,这个江湖,哪有那么多高手!听到曹仁带兵来犯新野的消息,段大虎执意要亲自去战曹仁。在曹营之中,他关系最好的是许褚,下来张辽、张郃、夏侯惇、曹洪等人,都与他私交甚密,曹仁年纪较大,平日里虽有相见,但却并无太多深交。曹仁和李典携了众将,在新野城下叫骂,要段大虎和刘备献了城池投降。骂不多时,忽然听得新野城城楼上一声鼓响,开始节奏极慢,但又能抓人心弦。后来越来越快,直似是狂风骤雨一般。城楼之上摆着大小八面石鼓,赵芸手持鼓槌,身法婀娜多姿,一身白衣飘飘欲仙,亲自擂起了战鼓。鼓声不稍歇,轰隆隆一声巨响,新野城门开处,段大虎一骑飞奔而出,直取曹军大纛。“咄!”李典大喝一声,持枪拍马迎上,挡住了段大虎的去路。段大虎此时在战阵上用刀,却与下山之时有很大不同。以前用刀大开大阖,凭勇力取胜。而此时用刀,重在刀意。一刀过后,体内长生诀内力如江河之水连绵不绝,意之所至,便是刀锋所在。李典和他交战不足十回合,段大虎的刀法并无固定套路,直杀的他胆战心惊,一枪疾刺段大虎马腹,段大虎刚刚伸刀挡住,却看李典头也不回的便拨马回阵中去了。段大虎大喝一声:“李典休走!”单枪匹马闯入了曹阵当中。新野城中一声炮响,涌出来了三路军马,却是关羽、张飞和赵云,杀气腾腾朝着曹军杀奔而来,声势震天!曹仁大惊,命令道:“众军勿慌,弓箭手射住阵脚!”一时箭如雨下,三路兵马却是难以冲突向前了。段大虎看到曹仁在此局势下也能稳住阵脚,暗赞曹操的兄弟果然有大将之风!却飞马朝着曹仁而来,曹仁也不甘示弱提枪挡住,曹军诸将都打马来援曹仁,被段大虎左劈右斩砍翻了两人,见冲锋无望,大笑声中回归新野城去了。新野城军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竟刹那间撤了个一干二净。整个战场之上,唯有曹仁带领的一万兵马鸦雀无声。良久。曹仁脸色尴尬,大怒道:“李典站前怠慢军心,今日出战又卖阵给敌将,真是奇耻大辱!给我拉下去斩了!”李典一愣,翻下马来拜伏在地,大叫道:“冤枉啊!段大虎武功盖世,真不是故意输给了他。”众将都苦苦求情,方才饶了李典。…………晚间,曹仁怒气稍平,安排众人安营扎寨。召集众将道:“段大虎勇冠三军,又有刘关张三兄弟和赵云共守新野,斗将我们处于劣势,为今之计唯一靠斗兵取胜,方才是上策。”李典问道:“斗兵却是如何斗法?”“我自幼熟读兵书,这几年来久经战阵,研习出一套阵法来,名曰‘八门金锁’阵,此阵分为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八门,有八八六十四种变化,端得是繁复异常,威力绝伦。不识此阵者,不论你进阵多少人,都是死路一条!”曹仁说道。众将大喜,夸赞曹仁智计无双。正说之间,却忽然一阵冷风吹过,营帐的帐门被风吹起,桌台上的蜡烛一明一暗。待灯烛复明,众人看时,大帐的中央却多了一个黑衣人。他披着黑色斗篷,一身这黑衣人不知从何而来,却是吓了众人一跳,都脸上变色纷纷拔剑,要杀了这不知从哪来的刺客。只听黑衣人大笑道:“曹将军,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?”曹仁脸上狐疑,但他毕竟是大将风范,沉下气来,问道:“尊驾是谁?不知夜闯曹营见曹某人有何贵干?”黑衣人“桀桀”笑道:“我乃是诸子百家中阴阳家的‘黑魔将’,受到首领委托,前来帮助将军攻破新野。”众将均议论纷纷,谁也不知道这沉寂了几百年的阴阳家到底是何来头?曹仁也是目瞪口呆,说道:“在下和阴阳家素无往来,不知阁下到此有何见教?”“哎,”黑魔将叹息道,“现如今江湖之上,竟然已经没有人知道我阴阳家了吗?”他自怨自艾之后,这才说道:“将军无需知道我是谁,只要知道在下是来帮助将军的就行。方才在帐外,听将军的八门金锁阵果然厉害,但新野城新得了一位军师姓徐名庶,此人有通天彻地之才,恐区区一个脱胎于八卦阵的阵法,是难不倒他的。但如果加上我阴阳家的‘黑线结界’,嘿嘿,恐怕这新野唾手可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