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可怕的黑袍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九十七章 可怕的黑袍

    赵芸受伤只不过是在电光火石之间,众人都来不及反应。唯有段大虎时时刻刻注视着她的安危,见她受伤坠马,早已按捺不住。一刀卷龙壁!段大虎虽在急怒之中,但依然记得军师徐庶吩咐的破阵之法:从东南角生门击入,往正西景门而出。屠龙宝刀在前,段大虎紧随其后。刀势所过之处,一片血肉模糊。芸儿受伤,他安能不怒?世间总有一位女子,是让你愿意为她不惜性命的吧。只是今时今日,段大虎已经分不清对赵芸是什么样的感情了。爱情?亲情?还是兄弟之情?他却知道,一旦她有危险,他一定会拼尽了全力去守护。因为,如果自己有了危险,她也会如此的吧?段大虎有如猛虎下山,势不可挡,眨眼功夫已经杀到了赵芸身旁。赵芸对他笑了笑,温柔的就像一片羽毛落入了缓缓而流的春水中。但下一秒,赵芸却剑法一变,全是大开大阖之势,就如同手中拿的不是一把极为细薄的宝剑,而是一把降魔杵!有她赵芸在,世间谁敢言勇?两人背靠着背杀在一处,一刀一剑,相互辉映。发出的光芒,就像夜间的繁星。这边厢杀的猛烈,那边厢刘备一看段大虎单枪匹马冲进去救赵芸,也着急起来,道:“军师,你快想个办法啊,这可如何是好?”徐庶摇头道:“这八门金锁阵阵中看来另有机关,此时天色已晚,贸然前去破阵只会招致更大的伤亡。除非……”“除非什么,你快说啊!”刘备急的直跺脚。这时,却只见左右两边一个红脸的汉子和一个黑脸的汉子,二话不说相继冲入了阵中。刘备瞠目结舌:你们也太心急了吧?好歹听军师把话说完。这时,徐庶才道:“除非有高手进阵去,先杀了那些黑衣人。不过,现在他们已经去了……”段大虎进了阵之后才发现机关的玄妙所在,黑暗中虽然看不到具体的物事,但黑暗中却有无数条丝线纵横交错,随着黑衣人的跑动而不停变换方位,他体内护体神功运转,虽然不能将黑线挡在身体之外,却能感受到它们细微的颤动。它们已经不是普通的线,而是shā rén的利器!线上喂有剧毒,触碰者死!他们不仅要应对用黑色布条包裹的wǔ qì的偷袭,更要面对这如蛛网一般的黑线结界!这让段大虎想起了张让,那个大太监的红色丝线和绣花针。可是,太监的红色丝线上,没有剧毒。赵芸虽然已经负伤,但她面寒如霜,右手握住可剑柄,长剑颤鸣不止,响彻整个战阵之中。只见她手中剑气暴涨横生三丈,继续蔓延,粗如碗口,如彗星拖尾,气势凌人。月光之下,她一身武力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!段大虎虽然见过赵芸出手,但从未像这次一样让他目眩神迷,这才是赵芸真正的武力吗?赵芸忽然踉跄而走,她步伐混乱,剑势扭曲。她给人的错觉是剑招和身形很乱,但速度却极快!不,那并不是凌乱,而是忽然之间她施展绝世轻功,踩踏了几个不可思议的方位,而产生的错觉。人随剑走,没有气冲斗牛的恢弘剑罡,没有的浩然正大的剑意,就这样歪歪斜斜来行走于黑线之间。黑衣人顿时乱了阵脚,那无形的黑线织就的结界,顿时出现了破绽。赵芸长剑朝前轻轻划出一道剑弧。剑是温柔剑,剑气却凌厉如罡!这一抹剑气割裂黑网之后,仍是直刺云霄十余丈,才慢慢消散。段大虎顿时压力一轻,以刀划地,撩起一堆泥土来,一刀劈在土上,那灰土四射,打向周围的黑衣人。黑衣人攻势立减,却不料一件圆形物事正朝着他的胸前砸来!段大虎横刀,用刀身挡住了这件奇门兵刃,两件wǔ qì相撞,生出了刺眼的火花来。圆形兵器一触即回,回到了一个黑衣人的手中。来时如环,去时如刀。圆环四边生长出刀状的齿轮来,悠忽来回,落入了一个黑衣人的手中。那黑衣人段大虎是似曾相识,正是前几日在山坡顶见过他背影的黑衣人。月如钩。火把通明,照亮了整个战场,远处,战鼓依然铮鸣!关羽和张飞两兄弟冲入阵来,却遭到了曹军的层层堵截,段大虎只见远处天空之上,青龙掩月,巨蛇狂舞,如平地之上起了高山,压向地下跌跌撞撞的人群。两兄弟均是“万人敌”。可万人敌终究只是一个说法而已,除了仙人,世间又有谁真的可敌万人?当日张角出天人一剑,也不过破甲一千六!当这样的剑,却不是时时能出,伤敌一千自伤八百。但是,段大虎知道他二人既然已经来了,就一定帮助赵芸破了黑衣人的黑丝结界。现在,他所面对的,只有那个身穿黑袍的男人。段大虎率先出手,屠龙刀在黑衣人身前炸开一道璀璨光彩,如沧海升明月。黑袍笑笑,手中“瞬飞轮”急速旋转,破开凌冽刀罡之后,直接砸向段大虎的眉心。传说这“瞬飞轮”乃是秦时著名贼王盗拓的wǔ qì,形如小轮,薄巧锋利;既能拿在手中当做近战wǔ qì,又能飞出击敌,破空而去,它飞速旋转起来专能破人护体罡气。屠龙刀在千钧一发之际回掠击中瞬飞轮,可瞬飞轮似有灵性一般,寻找段大虎身上的破绽不停旋转刺入,屠龙刀与它三击之下,瞬飞轮竟然去势不竭。段大虎再击飞轮,却急向掠起十丈,一刀撩向黑袍的腋下,后面,瞬飞轮急追他而至!黑袍伸出一拳,砸向段大虎的额头,同时收起手肘,试图夹死那柄威震天下的屠龙刀。被击中额头的段大虎身体后仰,一脚踹在黑袍胸口,借此势头从他腋下抽出了屠龙刀。刀势本如奔雷,一切护体罡气都破得,却不料只是划破了黑袍的衣衫,在挨近他皮肤的那一刹那,段大虎只觉得刀身上似有蜘蛛结网,那网绵软无比却又坚韧异常,遇到至阳至刚的宝刀,竟然让它割不进去。段大虎这才知道,原来这八门金锁阵中的黑网结界,就是眼前这位黑衣人的杰作。它困住了赵芸,却又引诱段大虎来,是要杀了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