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 断其一臂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九十八章 断其一臂

    段大虎双脚离地倒掠而去,恰好环绕赵芸一人一剑,如乌鹊绕枝头一圈,然后以更快速度扑向黑袍。黑袍瞬飞轮再起,轮子出来时忽正忽歪,轮齿却运转如飞,围绕段大虎上下纷飞。第一次,段大虎觉得自己的大梦春秋没有丝毫用处,这专破护体罡气的飞轮肆无忌惮地突破着他的最后防线。随着瞬飞轮的飞起,黑袍袖中黑线伸缩,无数条黑线如灵蛇吐信,笔直飞向段大虎。段大虎大刀轮转,一招融合了全真刀法“断壁残垣”的“滚刀术”呼之而出,在面前画了一道圈。刀上所幻的光圈越来越多,过不多时,他全身已隐在无数光圈之中,光圈一个未消,另一个再生,大刀虽然轮转极快,却听不到丝毫金刃劈风之声,足见这时刀劲之柔韧已达於化境。黑袍已瞧不出他刀法中的空隙,只觉似有那千百柄屠龙刀护住了他全身。这纯采守势,端的是绝无破绽。段大虎只见黑袍身形极快,左右腾挪,黑丝线层出不穷,也不敢稍有疏忽,一边用屠龙刀抵挡,一方面却思量着对敌之法。当的一响,却是黑袍见黑线无法突破屠龙刀的刀圈,铤而走险,用瞬飞轮硬砸在了屠龙刀上,段大虎手臂一阵酸麻。趁着他光圈一滞,黑线便突入了刀中,段大虎虽然双目看不见丝线,却觉察劲风扑面,端的是锐利无比。他大惊,一个倒转退出两丈。“嘿嘿,竟然能躲过我的黑线一击,武功大有进境!”黑袍笑道,他说话声音不阴不阳,竟似太监一般。“你到底是谁?”段大虎心中所想的却是张让。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今日就要死了。”黑袍道。“邪魔外道,”段大虎嘿嘿一笑,“不足道也!”黑袍不再斗嘴,收回了瞬飞轮,他身子缓缓右转,将飞轮横於胸前,左右双掌掌心相对,如抱圆球,他飞轮未出,已然蓄势无穷。此时,赵芸仍被黑衣人围在圈中,她剑法玄妙,剑气冲天,区区黑衣人怎是她的对手?只是这黑衣人结成的黑网结界,乃是融合了八门金锁阵,阵法变幻无穷,她虽长剑光芒闪烁,剑罡一涨再涨,但始终无法突破这数百黑衣人组成的防线。阵外,徐庶让新野军马摆出鱼鳞之阵,向着八门金锁阵进行冲刺,牵制住曹仁心神,助关羽和张飞向前突围,两人已近景门!这时,黑袍也发起了最终的一击,他由瞬飞轮组成的圆环堡垒却能移动,千百个光圈犹如浪潮一般,缓缓向段大虎涌来。这却是效仿段大虎刚才用宝刀组成的守势了。只是段大虎的刀圈只是防御,却不像他的光轮这般可以移动杀敌。段大虎不知如何破法,奋起一刀,砸在光圈之上。但这瞬飞轮光圈却是十分稳固,竟然波澜不惊,他唯有再退!这光轮之中定有破绽,可段大虎只是瞧不出破绽在哪。一退再退!终无处可退!段大虎猛喝一声,大刀如长枪,刺入光圈中心之中!这一刺却甚是冒险,如若赌对了,那么瞬飞轮可破,但如果赌输了,则他这条手臂就要被飞轮的钢刀斩了下来。所幸,这一次却是赌对了!屠龙刀一往无前,插入了瞬飞轮的轮中,瞬飞轮一阵挣扎,但还是逐渐停滞了下来。黑袍一惊,笑道:“好刀法,好胆识!”却趁着他劈落了瞬飞轮,将黑丝线缠绕在了他的身上。段大虎大惊,心想还是要死在了他的手里。那黑丝线上剧毒无比,并且布满罡气如刀,被他缠中,岂有活路?赵芸显然也是发现了他的处境,惊呼一声:“段哥哥!”这时,却见一刀一矛左右杀来,长矛无峰,一股刚烈无比的真气直刺黑衣人!张飞一击,顿时伤了黑袍,他“哇”地吐出一口血来,显然被张飞的罡气所伤。而此时,关羽的青龙偃月刀一刀劈下,黑袍大骇疾退,但仍然被关羽一刀劈中了左肩,他的一条臂膀便留在了这里。三大当世高手围攻,就算是大罗金仙也得掉层皮!黑袍右手一招,收回瞬飞轮,向着黑暗中隐匿而去。关羽道:“三弟,你去帮赵云贤弟!”张飞将长矛一横,答应一声。他自己却扶住了段大虎。段大虎全身如刀绞一般,似有一层钢网朝内伸缩,挤压着他的身体。他体内大梦春秋神功已经攀升至顶峰,流转不息,保持着全身经脉的畅通。关羽也顾不得线上有毒没毒,以指做刀朝着他身上的蛛网划下,蛛网被划开,段大虎如释重负。但黑色的毒药却并没有伤到他。“好一个大金刚境!”关羽赞道。“二哥,这黑衣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,要不是你来得及时,我段大虎这条小命可就交代在这里了。”段大虎苦笑。“贤弟,你的佛门大金刚境可不是这黑线能破,即使我和三弟不来,黑衣人也不是你对手。”关羽拍拍他的肩膀。两人并肩而笑。此时,赵芸有了张飞的帮助,两人一剑一矛,将黑衣人也是杀的节节败退,片刻之间死的死,跑的跑,都消失了个干净。阵外,徐庶终于发起了破阵的命令,几大高手都出了景门,八门金锁阵顿时大乱。这一场仗,却又是段大虎的新野城胜了。曹仁携残兵败将要败回樊城,仓惶逃到樊城城门下,却不见城门打开。曹仁大怒喊:“快开城门!”却只听得一声炮响,城墙上旌旗挥舞,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“段”字。刘备站在城头哈哈大笑道:“我军已占了樊城。”原来,徐庶见关羽和张飞二人进阵,料想八门金锁阵必破,早已经让刘备趁着樊城空虚,诈作是曹仁军队,反而去袭击了樊城。曹仁当下大怒,命令士卒攻城。当时杀了一夜,已近黎明,可此时残军败将,众将士又累又饿,又如何攻取樊城?曹仁恨兵卒不听命令,杀了几人,但依然无法阻挡颓势。“将军,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,还是先撤吧!”李典拼死拉着曹仁向北河而走,要渡河前往许都。却在这时,岸上段大虎率军杀到,兵势凶猛。李典大呼:“保护曹将军先走!”一挥长枪,回身杀向段大虎,万名曹军死战,掩护曹仁离开。曹仁上了船,渡河过半。见无数曹兵被杀,还有不少人跌落水中,痛哭大呼道:“各位弟兄,曹仁定会回来为你们报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