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章 徐庶的剑法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一百九十九章 徐庶的剑法

    新野城来了个新军师,这个消息传到了许都。曹操看着殿堂之上,痛哭流涕跪在下面负荆请罪的曹仁,面目表情。“你是说段大虎在新野,是他攻取了樊城?”曹操突然开口问道。“主公,段大虎那小子实在厉害,破了我的八门金锁阵不说,连阴阳家的黑袍布下的黑线结界都没法打败他。要不是他,我们岂能有此一败啊?”“哎,也可能是你一向太顺了,轻视了段大虎。可是,那个军师又是怎么回事?”“那名军师托名单福,其实是颍川郡长社县人,名叫徐庶。这人本是个游侠,后来潜心学习兵法,结果竟成了名士。现下正辅佐段大虎和刘备。”“诸位,你们有谁了解这个徐庶的?”谋士程昱道:“在下早年曾和徐庶相交,这人不但计谋过人,况且武功亦是不弱。只是他总以文士身份出现,世人却忽略了他的武功。有他在新野,挡住了我军的南下之路,此人不除终究是祸患!”曹仁说道:“末将已经打探清楚,徐庶家中尚有八十岁老母,可用计将徐庶骗回,然后杀之!”曹操道:“此人既是大才,何不留为我用?就用计将他骗回许都,让他归降吧。此事就交由程昱先生去办。”他顿了顿道:“曹仁你也起来吧,你一向目中无人,此番也是一个教训,战场之上切勿大意。另外,下次如果见到段大虎,一定要格外小心,我这位结拜兄弟,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初入江湖的少年人了!”众将称“是”。…………却说新野城打败了曹仁,又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樊城。荆州刘表也发来了贺书,众兄弟都心中高兴,觉得徐庶用兵如神,刘备更是感慨,早如果有了这么一位军师,恐怕江山都打下了一半。徐庶当然谦逊,说道一切都是段大虎的功能。他对段大虎却是十分恭敬,一口一个主公,段大虎听的十分别扭,却总无合适机会分辨。这一日,众人都在厅上喝酒,段大虎站起身来,向众人抱拳道:“诸位大哥,我本是终南山上的一个小道士,在这乱世之中,能遇见各位哥哥已是万幸,糊里糊涂被徐庶先生说了个是什么‘龙皇血脉’,可这‘主公’的称呼,可是万万不敢领受的。各位哥哥瞧得起我,就叫我一声兄弟好了。刘大哥是大汉宗亲,又有海内声望,他做一方诸侯最好不过了。”刘备将茶杯往桌子上重重放下,脸色一变道:“此事休得再提起!当年在北海之时,也是由段贤弟收留了我三兄弟,后来再到徐州,我三兄弟想要在这乱世之中成就一番事业,却从来没想过自立门户。段贤弟乃是乱世之中的英雄,曹操当日和我青梅煮酒论英雄,也向我断言,这天下英雄唯他和贤弟而已!”徐庶笑道:“那众兄弟当下还都以兄弟相称吧,现在新野城还是刘表的,等他日有了自己的安身之地,再让段贤弟正式称王,也好让哥哥们高兴高兴。”众人点头称是。赵芸笑盈盈地看向段大虎,目光中却有鼓励之意。正说只见,忽然斥候来报,说道徐庶家中送来了书信。徐庶本是个孝子,一听母亲来了信,自然很是高兴,忙让呈了上来。但只看了数行,却是泪如雨下,哭道:“诸位兄弟,家母现如今被曹操囚禁,赖我回去相救,恐怕不能陪伴各位哥哥了。”这下变数突生,刘备道:“先生核对过,确实是家中母亲的笔迹吗?”徐庶道:“正是。但一定并非我娘亲自所写,家母为人很是倔强,受人胁迫定不会写书信向我求救。此必是他人模仿而写,但徐庶如不回去,家母一定有难。”刘备道:“母亲有难,为人子者当不畏艰险前去营救。我们不留先生,但请先生记得今日兄弟之情,救得母亲后速回新野。”徐庶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段大虎说道:“徐庶先生,你一人前去恐怕凶多吉少,不若让我陪你走一遭?曹操谅来也不至于为难于我。”徐庶摇头:“曹操指明了让我一人前往,定是有拉拢我归降之意。如若贤弟一同前往,曹操知我归降无望,必然先杀了我母亲,这下我可就成了不孝的罪人了。”段大虎默然。关羽道:“如若先生前去,遭遇了危险可怎么办,我等兄弟救援不及,却让先生孤立无援了?”徐庶大笑道:“我早年出身剑术名门,得师傅传授武艺,也是游侠出身。这一身武功虽然久不使用,但却也并非一般人可敌。想杀我,也得赔上曹操几个将军!”他大喝一声:“拿我的剑来!”府兵很快搬来了他的剑,却是九把。徐庶抽出一把,随手挥出,无风无浪,屋外并不见任何动静。众rén miàn面相觑,张飞叫嚷道:“军师,你这武功也太差劲了,还是笔杆子靠谱啊!舞刀弄枪的事,你也交给我们粗人好了。”这话却是话糙理不糙,众人也都是一般想法。徐庶笑道:“各位兄弟随我出来。”众人不忍拂他之意,出了门,徐庶说道:“张将军,你力大,推下这棵树试试。”张飞哈哈一笑,把门口那棵水缸粗的银杏树用力一推,却只见那树应手而倒,树身中间被切的平滑工整,一剑两段!张飞惊道:“这是什么剑法?”徐庶道:“此乃是养意之剑。不瞒各位兄长,徐庶早已经入了洞玄境!不知这一剑,赵芸将军以为如何?”赵芸道:“这随手一剑,深得洞玄境玄妙。洞玄本就是求个自在,先生以儒家之剑入洞玄,真乃是当世奇才!”徐庶哈哈大笑道:“我早年间为了报仇,杀了不少人,从此才改名为徐庶。世人只知徐庶是一介书生,那曹操又可知我也有不鸣之剑!”段大虎摸摸头,笑道:“先生既然有这等绝世武功,那我也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。”徐庶脸色一肃,拱手一礼道:“我救母心切,这就向各位兄长告辞了!”